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155章 幸福要死了吗

霉运阴阳眼 第155章 幸福要死了吗

  护士们推着推车快速的朝着里面冲去,其余众人紧紧地围绕在推车周围。

  老爷子此时已经恢复了平常冷静的神色,他脸色略微冰冷:“李院长,手术室准备的怎么样了!”

  李大伟院长连忙点头:“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进行手术,这两位就是我们医院脑神经外科最好的医生,他们已经深刻研究过小姐的病情。”

  “虽然核磁共振无法透射出小姐颅内肿瘤情况,但是他们也做了相应的应对措施,他们假设了很多种可能的情况,设计出了数种应对方法,尽可能将手术成功率提到最高……。”

  不过,李大伟话还没说完,张坤直接打断道:“不用了,这场手术我来做!”

  幸福爸妈已经将幸福颅内肿瘤的变化尽可能的转告给了他,如果说,谁要是对幸福病情最了解,那么自然是非张坤莫属。

  再加上张坤的自信,他的手术能力绝对不下于这些医生,中心医院在南湖省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医院,张坤能在中心医院获得外科手术第一刀的名号,放眼内地,那都算是前列。

  相比这两个还不是知根知底的医生,张坤更愿意相信自己。

  “这……!”李大伟一愣。

  张坤他自然还记得,当初吕老爷子来医院要手术室的时候,李大伟就已经猜测过,要的那手术室似乎就是为了眼前这人所要。

  但是李大伟奇怪的是,自从吕老爷子来过后,半个月了却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不仅是吕老爷子,还有这个年轻人也再没有来过一次。

  那手术室就这么停用在那里,也就是吕老爷子威名还够,再加上又是养和医院最大的股东,所以一时倒也没有人说三道四。

  不过,暂时停用一个手术室倒还不算什么,可是,如果让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在养和医院利用医院的手术室做手术,这可就很麻烦了。

  万一出了什么事故,就算到时候养和医院的股东们不追究,但是港岛的医学会可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

  所以,李大伟迟疑了一会,然后看向吕老爷子:“老爷子,这,这不合规矩啊……!”

  不过,此时幸福危在旦夕,吕老爷子哪有心情来说这些,冷冷的望了李大伟一眼:“就按他说的办,幸福的手术由他来进行,出了事,我负责!”

  对吕老爷子来说,张坤来为幸福做手术本来就是早已经定下的事情,自然不用多想。

  而且,张坤之前半个月呆在静室里努力,平常甚至不出门一步,老爷子都看在眼里,还有前面叶涛手术成功的病例。

  相比养和医院这些,以前对幸福毫无办法的医生,老爷子更愿意相信张坤。

  更何况,今天张坤上演的一出神棍大戏,老爷子莫名的对张坤又多出一些信心来。

  也许,就是因为张坤有这些本事,才能帮助叶涛完成手术吧,所以,老爷子此刻已经将幸福的安危完全寄托在了张坤身上。

  被吕老爷子冷冷的盯了一眼,李大伟脸上立刻冒出无数冷汗,那是吓得。

  吕老爷子平时本就气势十足,此时心情不好,自然更加的气势迫人,被吕老爷子冷冷一盯,李大伟感觉好像进了冰窟一样,浑身一个冷颤。

  自此,李大伟再也不敢说什么了,连忙点头:“是是是,我这就去安排!”

  李大伟连忙跑上前,拉住那两个白大褂,低声嘀咕了几句,那两位白大褂脸上先是一惊,随即就立刻平缓了下来,甚至隐隐还能看到一丝放松的神色。

  没错,确实是放松了下来,原本幸福的手术他们也是不想做的,只不过是限于在养和医院任职,身为养和医院最好的两位脑神经外科医生,他们就算想推也推不掉啊。

  可是,对于手术,虽然他们正如李大伟所说,确实有过专门的研究,准备了数套应对各种肿瘤的办法。

  但是,相对于幸福的手术,其实他们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把握。

  实在是,没有核磁共振和ct的辅助,想要完成任何一例开颅手术都非常的困难。

  颅内组织,任何一点都非常的重要,如果破坏了任何正常组织结构,那么,就很有可能造成病人的死亡。

  就算不死,但恐怕也会有剧烈的后遗症,变成白痴植物人都是很有可能的。

  再加上吕家在港岛的地位,手术成功了,他们自然的好处无数,但是,如果失败了呢?

  他们甚至不敢去想象这个后果。

  所以,幸福的手术,真的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他们真不想接,可是又不敢不接。

  而现在突然有人冒出来横插一手,他们自然是喜不胜喜,这烫手的山芋终于扔出去了,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反对。

  对两位白大褂做完沟通后,李大伟连忙又朝着手术室冲去,他还要对里面的那几个手术护士交代一翻。

  而就在此时,移动推车上的幸福,突然眼角动了一动,然后一双眼睛慢慢的睁了开来。

  幸福睁开眼,她立刻望到了紧随着推车旁的张坤,幸福努力的张了张嘴:“大,大哥哥……。”

  听到推车上传来熟悉的声音,张坤先是一愣,随即立刻转头望向推车上的幸福,脸上传出一丝喜色,连忙问道。

  “幸福,你怎么样,头还痛不痛!”

  听到张坤的话,后面的吕老爷子连忙冲了上来,一把推开旁边的护士。

  “幸福,幸福……。”

  幸福努力的转过头,望着推车旁的老爷子,苍白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爷,爷爷……!”

  “哎……!”吕老爷子脸上的冷静立刻被这一声“爷爷”击打的破碎淋漓。

  说过两个名字,幸福努力喘息了一会,她很仔细的望着爷爷,还有张坤,然后转头望着医院洁白的墙壁,苍白的小脸轻轻叹息一声。

  “爷爷,大哥哥,幸福要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