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277章 值得吗
  “是黄石开出事的报道!”看到张坤拿出报纸,旁边中年汉子默默的开口道。

  “黄石开平日里就喜欢助人为乐,大家都喜欢,可是为什么这次,人救上来了,可是却把自己填进去。”

  “一条命换一条命,还真是等价交换。可是,值得吗?”中年汉子望着棚子顶部,脑海中突然出现那个平日里总是笑嘻嘻的面孔。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正是生命最精彩一部分的开始,而那老人据说七十多岁了,就算这次没出事,可还有几年能活?

  这些话中年汉子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不可能说出口,虽然也许很多人会这么想,但是说出来就显得太过冷血。

  不过,旁边的张坤却似乎明白了他的想法,想了想终于开口道:“生命的价值不是以活过了多久来计算的。”

  中年汉子一愣,随即摇头叹息一声:“不愧是一个村出来的,如果黄石开还在的话,他恐怕也会这么说吧!”

  是吗?张坤眼角的余光望了一眼旁边悬浮着的黄石开,事实上,那句话正是黄石开自己所说。

  “大叔,这张报纸,能送给我吗?”张坤拿着报纸望着中年汉子扬了扬。

  中年汉子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张坤小心的将报纸叠好,放入自己口袋。

  继续清理,中年汉子似乎经过刚才那句话,一时也沉默了下来,两人安安静静的呆着,棚子里只有清理东西的声音。

  终于,张坤在黄石开的指导下,将所有属于他的东西全部打包装了起来,然后提着有四十来斤重的包站了起来。

  “大叔,打扰了,那么我先走了!”张坤望着中年大汉道。

  中年大汉按熄了手中的烟头,点了点头。

  压抑的气氛让张坤有点难过,在中年大汉点头后,便要转身离开,不过中年大汉突然又叫住了张坤。

  “等等,黄石开好像还有十天的工资,你一起带回去吧!”

  张坤一愣,然后转头,只见中年汉子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数出十张老人头,然后轻轻交到张坤手中。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黄石开会这么下米赚钱,但一定是有原因的,虽然黄石开不在了,可该他的工资,我们绝对一分不少,麻烦你帮忙一起带回去吧!”

  望着手中十张红色老人头,张坤迟疑了一下,这个黄石开之前可没有和他说,张坤转头望向旁边半透明的身影。

  只见半空中的黄石开张了张嘴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看到黄石开点头,张坤抿了抿嘴,然后小心的将钱收起来:“大叔放心,我会亲自交到他家里人手中。”

  点了点头,然后收好那一千块钱,张坤转身离开了,但是,在刚刚走到大棚门口的时候,张坤却再次站住了,他迟疑了一会,但最终还是转过头,望着身后的中年大汉。

  “刘叔,这两个月,多谢您的照顾!”

  说完,张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身影飞快的消失在阴暗处,只留下大棚内中年大汉呆呆的站在那里。

  走出工地后,张坤突然顿下身来,转头望着身后黑漆漆的一片,迟疑了一会,但终于还是转头望向旁边的黄石开:“这钱……。”

  没等张坤说完,黄石开低垂着头打断道:“我出事前一天,刚发过工资!”

  “是这样吗,我知道了!”张坤默默的点了点头,望着身后的工地。

  谢谢!

  ……

  第二天,张坤没有去学校,而是坐上了前往洪山县的汽车。

  虽然现在已经快到了期末,但是正如以前所说,现在上不上学对张坤真的影响不大了,去不去吧,也就那样。

  而既然有黄石开需要帮忙,那么不去也就不去了。

  而且……周雅琪回来了!

  两个小时车程很快就过去,可是此时张坤脸色难看的要死。

  没错,坐车只需要两个小时,但是,黄石开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坐车两个小时后,还需要两个小时的步行。

  我靠……!

  此时,张坤脸色臭臭的走在一条土黄的泥巴路上,旁边黄石开满脸尴尬。

  “这个,乡下有点偏僻,不通车,否则的话半个小时就到了,麻烦你了,真不好意思。”

  张坤横眉怒目的望了一眼,随即哼的一声转过头去,继续埋头赶路。

  黄土砂石,冬天田间也是一片荒凉,远处的大树也都是满叶凋零,总之,一片苍凉的气息。

  迎着北风,慢慢走过两个小时,终于开始渐渐出现一些人家住户。

  不过所有的房子都是小,土黄色的泥砖盖成,并不是现在外面常用泥土烧制而成的那种。

  张坤外婆家还有一间偏房没有拆掉,用的就是这种土砖。

  而且,所有的房子好像看上去都有些年头了,有些地方甚至开始破烂了起来,挡雨但不挡风。

  这就是黄石开的家乡吗?

  张坤沉默了,他真的不知道现在南湖省居然还有如此贫困的乡区。

  来到了这里,黄石开似乎精神好上不少,脸上居然有种精神奕奕的感觉,而且似乎完全忘记了之前的尴尬,边为张坤带路,还一边介绍着。

  这家人是谁,叫什么,性格怎么样,然后那块地平常种着什么,然后那座山有多高,能看好远。

  边说边走,张坤默默的听着,也不说话,又走了一段,黄石开突然停了下来,一双眼睛望着前方。

  那边有一个稍大一点的房子,同样是土砖围成,不过有一边墙已经完全空掉了,土砖都消失不见,空空的还留下一点底座。

  黄石开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的往前飘,然后来到那间稍大的房子面前,叹息一声,转头望向张坤,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就是我家!”

  张坤快走两步来到门口,只见木制的大门边还挂着一张墨绿色的牌匾,牌匾上用白漆写着几个早已经模糊的大字。

  “石桥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