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282章 代课
  “黄老师,黄老师怎么了!”被张坤一把拉开的小男孩看到翻过身来的黄国旺恐怖的脸孔,眼眶终于蓄不住泪水,大哭了起来。

  “别闹!”张坤此时已经顾不上安慰小孩了,大吼一声,然后一把用力的拉开黄国旺胸前的衣物,将黄国旺胸口露了出来。

  然后张坤将脑袋贴在黄国旺胸上,听了一下心跳,还好,心跳没有停止跳动,张坤心里总算一松。

  然后只见张坤右手拇指,狠狠掐在黄国旺人中。

  用力的掐着,过了十几秒中,黄国旺嘴巴一张,终于开始缓缓呼吸了起来。

  脸上的暗紫色渐渐退去,苍白的嘴唇也慢慢开始恢复血色。

  又过了小半分钟,黄国旺的眼皮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眼睛。

  一睁开眼,立刻就是通红的眼珠,黄国旺望着俯身望着他的张坤,眼中悲伤的神色依旧,一滴清痕慢慢滑落床头。

  他颤抖着嘴唇,张了张,但最终却没有说出话来。

  看到黄国旺终于醒来,张坤的心头一松,还好进来的及时,如果再晚几分钟的话,以这里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就算有张坤这个医生在,恐怕也无力回天。

  望着嘴唇颤抖的黄国旺,张坤看了看旁边,似乎因为刚才张坤一吼,害怕的捂着嘴巴不敢说话的小男孩,挥了挥手,让他先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张坤和黄国旺两人,当然,还有飞在半空的黄石开。

  张坤望着满脸悲伤,嘴唇一抖一抖的黄国旺:“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黄国旺昏迷休克,明显就是心里郁气攻心,一时缓不过气来,然后昏迷,并身体呼吸不畅,没有氧气供应,渐渐进入休克状态。

  说到底,还是黄国旺承受不住黄石开的消息。

  躺在床上的黄国旺颤颤抖抖的张嘴:“我怎么能够想得开啊,我们二十多年在一起的日子,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我们相依相伴,我们就是兄弟一样,比亲兄弟还亲。”

  “可是,你突然告诉我,我的兄弟,我唯一的亲人就这么走了,离开了我,你让我怎么想的开。”

  “黄石开,你好狠的心啊,你怎么就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就这么走了!”黄国旺颤抖的说完,泪水终于忍不住痛哭了出来。

  听着黄国旺悲伤的话语,张坤一时沉默了。

  “黄石开走了,我们大家都很悲伤,可是黄国旺,你要想,至少他走的值得,他是为了救人。”

  “人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

  “黄国旺,假如黄石开在天有灵,也绝对不会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黄国旺一时沉默了,过了一会,黄国旺挣扎着坐了起来,然后努力想要下床。

  张坤一愣,随即一把拉住他:“你要干什么?”

  “该上课了,已经耽误很多时间,我要赶紧去给孩子们上课。”黄国旺挣扎开张坤的手,然后撑着床沿就要下来。

  可是张坤眼睛一瞪,再次狠狠的将他压回去:“你不要命了,人都这样了,还上什么课。”

  黄国旺努力挣扎着,可是张坤死死的按着他,就是不让他起来。

  黄国旺脸色通红:“放开,我要去给孩子们上课!”

  不过张坤也怒了:“不放,你人都这样子了,必须要好好休息。”

  “那些小家伙,停一节课有什么关系,到底是上课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

  “如果你这样子黄石开知道了的话,就算他死了,也不会安心的。”

  可是张坤想不到自己这句话刚一出口,黄国旺挣扎的却更加厉害了,张坤脸上怒气一闪:“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

  黄国旺死命的挣扎,可是刚刚进入休克状态,此时身体还没有回复,怎么也挣脱不了张坤的压制。

  黄国旺突然一下停止了挣扎,他双眼望着张坤,语气悲凉的道:“我只想去上课。”

  说完,黄国旺抬头望着头上破烂的屋顶:“如果黄石开还在的话,他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漏过任何一节课,他不会因为自己,而浪费了学生的时间。”

  “黄石开走了,但是我要让黄石开知道,他走了,却还是有人站在讲台上的。”

  “那家伙平时虽然不说,但是我知道,和我相比,他更加在乎这些学生。”

  “而且,恐怕在那家伙走的时候,他心里最后想的恐怕还会是他的这些学生,他甚至也许会想,如果还能再给他们上一节课多好!”

  说着,黄国旺摇了摇头,死死的抿着嘴:“对,以他的脾性,他一定会这么想。”

  “所以我要去,这一节课,就当是我帮黄石开上的最后一节课。”

  听完黄国旺的话,张坤愣了,他呆呆的望着黄国旺。

  “多想给你们再上一节课啊!”

  没错,黄石开刚才确实说过这句话,也许他在死之前也确实是如此想的。

  可是,有一个黄石开也就算了,你黄国旺凑什么热闹。

  刚刚休克苏醒,现在不好好休养,真不要命了?为了那些小家伙?

  到底是为什么?

  你们就这么高尚?一个个高尚到为了别人连命都不要了?

  “所以,放开我好吗,这一节课就当是我帮黄石开上的!”黄国旺祈求的望着张坤。

  张坤眼角一颤,脸色陡然难看了起来。

  “好好好,你们都高尚,就我一个人无情是吧。”

  “疯了,全他妈疯了!”

  张坤怒吼着然后用力将黄国旺按了回去,然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书呢,书放在哪?”张坤怒吼。

  黄国旺呆了,愣愣的望着突然莫名其妙发怒的张坤,一时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教科书,在哪!”张坤再次一声怒吼。

  黄国旺心头一跳,然后小心的指了指床边,那里正好有一堆书籍整齐的摆放着。

  张坤站起身来,走到书桌前,然后冷冷的道:“这一节课教什么!”

  “数,数学!”黄国旺咽了咽口中的唾沫,此时张坤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他有点……害怕!

  张坤冷着脸,抽出数学书,然后转身朝着屋外走去,在走到屋门口的时候,张坤顿下身来,头也不回的道。

  “这一节课,我帮黄石开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