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289章 曹家保镖


    一辆轿车停在曹家别墅门口,自然引起了里面保镖的注意。

    只见一个黑衣保镖走了出来,站在铁门之后,一脸惊疑的望着铁门外的轿车:“这里是曹家别墅,请问您哪位,找谁?”

    能在曹家工作的保镖,自然都是有点眼力劲的,知道往常能进出曹家别墅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所以接待起来大多是客客气气。

    可是那保镖望着面前的汽车,比亚迪?而且还是最普通的那款。能进的了曹家大门的客人,什么时候有开过这种低档小车的?

    停在曹家别墅门口的汽车自然是张坤开着的那辆,因为这次出门张坤只打算自己一人,要自己开车,所以就没想着借老爷子那辆宾利,只是从车库了拿了一辆最普通的保镖用的比亚迪。

    虽然不知道自己从谁那里继承了开车的本事,但多少总是第一回实际操作。

    万一出现点什么问题,或者有个什么磕磕碰碰的,比亚迪还好说,大不了返修也就个几千块钱,可如果是老爷子那台宾利,得,真撞坏了,张坤可没钱去修理。

    听到铁门内保镖的问话,张坤头伸出窗外:“我张坤,和曹浩然说好的,到这里找点东西!”

    不过张坤话一出口,门内保镖脸色陡然一变,十分难看了起来。

    眼前这人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居然直呼自家老板的名字,这家伙,是来找茬的吗?

    在整个港岛,谁见到自家老板不是称呼一声曹董事长,或者曹总。

    而能直呼老板名字的也不是没有,但哪个不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起码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一辈,他们直接称呼老板名字,那是亲近的表现。

    而平辈中,能直呼自家老板的名字的都没有,更何况一个十七八岁的晚辈,这不是来找茬是什么?

    保镖脸色立刻阴沉了起来,冷冷的望着张坤:“张坤?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今天老板也没吩咐过会有客人上门。”

    “小子,胆子不小啊,坑蒙拐骗到曹家来了,也不打听打听,我家老板是什么人物。”

    张坤愣了,眨眼望着那保镖,也没生气,反而忍不住发出笑声:“我说,你新来的吧?”

    这曹家我来的也不是两三回了,不说曹老爷子那次浩大的丧礼,那一次整个曹家别墅,谁没见过我?

    而且之后两三次到曹家,动静估计都不小吧,曹家还有不认识我的?

    听到张坤的笑声,保镖脸色一僵,没错,他确实是新到别墅负责安保工作,以前他都是在公司保安部工作。

    难道这家伙真是老板的客人?

    可是,太年轻了吧,而且,开着比亚迪?

    保镖一时拿不定主意了,不过就在这时,突然远处一个黑衣保镖立刻跑了过来,看到铁门外的小车,脸色一变,立刻加快了脚步。

    当跑近后,看到车内的张坤时,那后来的保镖立刻挂上恭敬的神色,向着铁门外的张坤微微躬身:“张大师。”

    说完,保镖望着旁边已经目瞪口呆的家伙,双眼一瞪:“还不快开门,让张大师进来,这是老板的贵客!”

    “领,领队,这真是老板的客人?”那新来的保镖眼角一颤,依旧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保镖领队脸色一变,狠狠的瞪了一眼:“废话,张大师我还会认错,而且刚才老板特意打电话回来交代,张大师马上会上门来访,让我们好生招待着。”

    说完,领队望着依旧愣在那里的保镖,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还愣住干什么,开门啊!”

    被领队一吼,那保镖总算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找出铁门的遥控钥匙,立刻打开大门。不过开门后,保镖此时脸色已经完全苍白了起来。

    完了完了,这人居然真的是老板的客人,刚才自己说话可是很不客气,万一他在老板面前说两句,那自己这份工作可就完蛋了。

    一想到这,保镖脸上更加的没有了血色。

    看到铁门终于打开,张坤轻笑一声,一踩油门,慢慢将汽车开进去,找到一个停车的地方。

    而那领队连忙跑到车旁,帮张坤拉开车门,一脸的恭敬:“张大师,老板刚才打过电话回来,说您会上门,我来的晚了,还请见谅!”

    “老板说了,让我跟着您,好好招待,您有什么吩咐,请尽管直说。”

    张坤向着帮他开门的领队先是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摆了摆手:“没什么事情,你们忙你们的,不用跟着我,我就到处走走看看,找点东西!”

    说完,张坤摆了摆手,然后径直朝着别墅里走去,他是来找曹老爷子的,可不想有不相干的人跟着。

    听的张坤的话,那领队一愣,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继续跟上去。上几次张坤来的时候他正好都在,记得那两次张坤也是不让人跟着,就自己一个人在别墅里乱转。

    而再一想到张坤的身份。那可是玄学大师,谁知道张大师是在忙活什么?

    而且,听别人隐隐说起,似乎在哪里看到过张大师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说着些什么,总之奇奇怪怪的。

    一想到这,领队浑身一颤。得,大师的事,咱还是别掺和的好,免得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东西。

    张坤离开后,之前那门口的保镖小心的走到领队身后,满脸苦意:“领队,这真是老板的客人?坏了,我刚才好像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怎么办?”

    听到门口保镖的话,领队脸色猛的一变:“你说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