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295章 棘手


    张坤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曹老爷子。

    不过让张坤失望的是,曹老爷子轻笑着点了点头:“没错,鸿运超市就是goodluck旗下的连锁超市。”

    “你上次帮忙周家,揭穿了周棋的阴谋,再加上你和周家那小丫头之间的关系,所以,只要你肯张张嘴,刘承德不仅这里的问题解决了,而且,还有其他两处地方!”

    “说来真的巧了,鸿运超市在港岛也就五家大型卖场,但其中三家就有刘家租借的玉器铺子,这要涨价的可不仅仅只是这一个店面。”

    “刘老头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你能帮忙说一声,让goodluck在今年的合约上,暂时先不要提高租借费。”

    “只要撑过一年,我们就有办法让刘承德缓过劲来。”

    说完,曹老爷子呵呵笑的望着张坤:“你看,我哪里有骗你?这不就是张张嘴就能解决的事情?”

    不过张坤此时却满脸的苦涩,望着曹老爷子摇了摇头:“老爷子,恐怕您这次真的失算了!”

    “我和周家的关系,现在恐怕已经僵到不行了。”

    “没错,上次我是揭穿了周棋的阴谋,可是,说到底,周家到底希不希望揭穿还是个问题,说不定我多管闲事,反而让周家暗恨不已也难说。”

    “周奇死了,可是因为我的关系,周家的私生子也被我送进了监狱,如果周棋这辈子都出不来的话,那周家可就绝后了!”

    “至于周雅琪……,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了!”

    “我们……分手了!”张坤一脸的黯然,心里也微微的疼痛。

    听完张坤的话,曹老爷子猛的咳嗽一声,然后不敢相信的望着张坤:“你说什么?你和周家那小丫头完了?”

    “不会吧,你上次那么努力辛苦的,好不容易揭穿周棋的阴谋,还不就是为了保护那丫头吗?你们到底怎么搞的?”

    “倒是周天理那家伙,我以前活着的时候接触过,那不是不懂道理的人,他不会怨恨你的。”

    但是刚说完,曹老爷子眉头一皱:“不过,你这么一说倒也真不一定了,这关系到香火传承,对哪个大家族而言都是最重要的事情。”

    “那周棋虽然犯下了弑兄的罪行,但终归是现在周家唯一的男丁,如果他真出不来的话,那还真就难办了!”

    曹老爷子话刚说完,旁边的刘中正脸色也猛地难看了起来。

    原本在他们想来,能够轻松解决的事情,却突然变得这么棘手起来。

    张坤脸色也有点黯然,提起周雅琪的事情,终归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不过望着刘中正那难看的脸色,张坤轻声道。

    “你放心,也许曹老爷子这个方法行不通,但既然我答应了你,那么这件事我一定会努力想办法解决的。”

    听到张坤的话,刘中正苦笑一声,但还是感激的望着张坤点了点头。

    张坤暗暗叹息一声,其实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这件事他听来,明明就是缺钱嘛,了不得就是张坤豁出这个面子,向吕老爷子张嘴借点钱。

    大不了就当是自己借的,以后我来还。

    可是又想起刚才曹老爷子的话,他说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环境。

    好吧,张坤真的不明白,他迷糊了,完全弄不懂这里面的道道。

    张坤不得不承认,自己果然不是块做生意的料,曹老爷子既然这么说了,那么这里面肯定还有点其他什么原因是自己所没想到的。

    不过,如果这件事最终是要通过周家帮忙,那么既然自己出面不行,那么就去求求吕老爷子吧,以吕老爷子在港岛的地位,想必周家还是会给点面子的。

    而这时,在办公室内,刘承德好话说尽,可是那唐经理始终没有松口,这时,刘承德暗暗叹息一声,然后小心的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放在茶几上推了过去。

    “唐经理,这是一点小小意思,不管如何,还是请唐经理多帮忙想想办法,只要唐经理能帮我老刘撑过这一回,老刘绝对不会忘记的!”

    唐经理端起茶杯轻饮一口,眼角的余光望向茶几上那张支票。

    五十万?

    还真是大方啊。

    唐经理嘴角一扬,放下茶杯,然后目不斜视的望着刘承德:“老刘,你这是干什么,收起来吧,这事情和以往不一样,我真的无能为力。”

    说罢,唐经理暗哼一声,五十万?打发叫花子呢。

    如果是以往,这五十万,唐经理还真舍不得,可是这次,五十万他还真看不上眼。

    这回不仅是上面总部有人盯着,他不方便上下其手,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人出两百万,想让他把刘承德挤出去,然后接下原本的玉器铺面,而且租金也完全按照总部的要求来,让他没有丝毫为难的地方。

    而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刘承德挤出去而已,这样两百万就轻松到手,对此他怎么可能让刘承德继续留下?

    这里的地段实在太好了,而且现在玉石生意大火,也就是刘承德公司当真陷入了死循环,否则凭着这里的黄金位置,怎么可能赚不到钱?即使租借费再高一点又如何。

    说到底,还是刘承德公司的底子,真的太破烂了。

    想到这,唐经理嘴角咧出一丝笑容:“老刘啊,俗话说忠言逆耳,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就算继续强撑着租下那个位置,可是你的货呢?”

    “我去看过,你现在台面上,稀稀拉拉的摆着那么几块玉,就算有客人上门,可是你卖什么?”

    “你货源不足,就算摊子铺的再大又如何,依我看啊,还不如收缩几个铺面,然后集中货物,这样也许还好过一点。”

    “生意是一点一点起来的,你就不要死脑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