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296章 跪
  唐经理半真半假的道,刘承德公司的困境在有心人眼里当真不是什么秘密,只要一问就知道。

  而他刘承德面临的问题,唐经理所说的解决办法确实是大家所都认可的,可是偏偏就是刘承德这个犟脾气,老是那句话。

  “这是我爸辛辛苦苦创立起来的公司,留给了我,那么就绝对不能丢在我手里。”

  很多人都说了,这又不是你家的地产,只不过租下的铺面而已,有必要这么当真么?丢了也就丢了,大不了以后有机会在租回来嘛。

  可是刘承德却始终魔怔了一般,就是不肯,不止是曹老爷子曾经劝过他,刘中正以前一些老朋友也曾经劝说过,甚至刘承德老妈活着的时候也曾经劝说过他。

  可是,都没用。

  刘承德一辈子就坚守了这一句话,他为此而努力,为此而奋斗。

  为了保下父亲的这点家业,他辛苦努力二十五年,人一辈子有几个二十五年?

  那么辛苦困难的二十五年都过来了,这临老的时候怎么能够放弃?

  这是刘承德的信念,坚守的东西,为此而不惜一切。

  刘承德看到五十万的支票也毫无办法的时候,刘承德满脸的苦涩。

  五十万,这已经是他能抽出最多的资金了,他不是给不了更多,可是给了更多,有意义吗?

  假如这里的铺面能够租下来,到时候租金就要马上付给,喂饱了这唐经理,他拿什么钱交付租金?

  而且,不仅仅是这一个店面,其他三家鸿运超市的铺面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唐经理这里他如果给多了,其他两家又怎么办?

  而且,刘承德不是没听到过风声。

  有人就曾经放出过话,要租下鸿运超市的那三家玉器铺面。

  说这话的有好几家,都是实力雄厚的大公司,看着玉石市场火爆,强行插入。

  和那几家大公司相比,刘承德的公司真的不算什么。

  螳臂当车!

  刘承德心里猛然跳出这么一个词语,可是,这老爸留下的产业,不能丢在我的手里啊。

  刘承德突然脸色一白,他望着对面一脸淡然,喝着茶水的唐经理,颤颤抖抖的站了起来。

  此时张坤正低头想着除了自己出面,还有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实在是和周家的关系现在让张坤自己也十分迷糊。

  可就在这里,刘中正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半透明的脸上突然冒出点点荧光,如泪水一般:“不……。”

  张坤猛地抬头望向办公室内,只见刘承德脸色苍白的慢慢弯下膝盖,噗通一声,跪倒在那唐经理面前,嘴巴蠕动着。

  张坤呆了,他呆呆的望着办公室内,那么跪倒在地上的身影。

  半百的头发,满是皱纹的脸颊,苍白的面色,此时嘴巴蠕动,但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突然,张坤脸色猛地涨红了起来,他浑身发颤,然后瞬间一脚踢在办公室大门之上,轰的一声,办公室大门被猛的踹开。

  剧烈的声音顿时吸引了办公室内的两人,两人全都惊讶的望着门外的张坤。

  张坤双眼开始散发出危险的红光,他一步一步走到刘承德面前,死死的盯着依旧跪倒在地上的刘承德。

  “值得吗?”三个字张坤当真是咬牙切齿,一字一字的挤了出来。

  沙发上的唐经理猛的站了起来,双眼闪烁的盯着张坤叫道:“你是谁,这里是私人办公室,闲人免入……!”

  “闭嘴!”张坤猛的回头怒吼一声,声音之大,震得茶几上的杯子都是一颤。

  巨大的声音让唐经理浑身一颤,而且此时张坤身上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

  对着唐经理怒吼完毕,张坤慢慢转过头来,望着刘承德。

  “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

  “他是爹,还是你妈?”张坤对着刘承德怒吼。

  张坤的怒吼虽然不是对着自己,但那唐经理却依旧浑身一颤,这时他看到跪倒在地的刘承德,脸上一阵火烧,立刻强自道:“我不知道你是谁,这里是我们私人地方,而且我和老刘只是开个玩笑……。”

  “屁的玩笑,你给我滚!”

  张坤怒吼,他此时已经气愤的头脑一片混沌,他的脑袋全是燃烧的怒火,此时张坤就是一个即将爆炸的炸弹,谁惹炸谁!

  张坤浑身颤抖,他回过头来望着地上的刘承德,双眼已经开始发红,那是血气冲顶。

  “刘承德,你不是想要保住这几个铺面吗?行,我给你!”张坤右手颤抖的摸出电话,找到吕老爷子的号码拨了过去。

  “老爷子,你知道周天理的电话吗?”

  张坤声音有点冷,对面的老爷子一愣,随即连忙问道:“张坤,你怎么了,没事吧!”

  老爷子的声音传来,张坤脸色一僵。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火爆?那边是老爷子啊,自己怎么这么说话。

  突然清醒了一点,明白自己此时心情波动太大,张坤深呼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终于好了一点,这才点了点头。

  “我没事,老爷子你帮我找找周家周天理的电话,我找他有事!”

  听到张坤声音稍稍正常了一些,那边老爷子脸色总算一松:“怎么了,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张坤摇了摇头:“暂时还不需要,我先和周天理谈谈!”

  “我明白了,你等等!”老爷子点了点头,过了一会,老爷子说出一个号码,张坤记下后挂断了老爷子电话,然后按照老爷子给的号码拨了过去。

  很快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一个中气十足,带着丝丝威严气息的声音。

  “我是周天理,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