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297章 周天理
  周天理?

  被张坤两度怒吼的唐经理终于怒火冲了上来,正要发飙,可是猛然听见张坤口中吐出的名字,瞬间冷汗就下来了。

  周天理是谁?他当然知道。

  那是鸿运超市上面的goodluck集团董事长,港岛顶级豪门周家掌门人。

  而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直呼周董事长的名字?

  唐经理心里顿时发苦了起来。

  这么年轻就敢直呼周董的名讳,要么是神经病,要么就是丝毫不把周董放在眼里。

  而眼前这人虽然此时在暴怒中,但是唐经理多年识人的眼光看来,绝对没有丝毫神经病的姿态。

  如果不是神经病,那么眼前这年轻人的身份那就变得可怕了。

  在港岛,大名鼎鼎的周家掌门人,能与其身份比肩的也没多少了,就算十个手指头数不够,但算上脚趾那可就绰绰有余了。

  所以,论影响力,周董事长绝对在港岛前二十之列。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面前这年轻人居然直呼其名字,而且,口气十分的不客气……。

  唐经理咽了咽口中的唾沫,他完全闭上了嘴巴,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经理可以掺和的起了。

  可是,面前这人似乎是为了刘承德而来。

  怎么办?

  不行,看看再说,这小子也许是在诈我,对,看看再说。

  电话接通,听着那边传来的声音,张坤居然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这就是周雅琪的父亲。

  不过很快张坤就回过神来,勉强保持着自己平静的口气:“我是张坤,不知道周伯父听说过我的名字没有!”

  电话那边传来一片沉寂,过了很久,周天理的声音慢慢传来:“张坤,周雅琪同学,同时也是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寻回曹家老爷子尸骨的高人,是吗,张大师!”

  后面张大师三个字,周天理慢吞吞的说着,语气十分的平淡,平淡的有着丝丝冷意。

  张坤沉默了一会,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没错,是我。”

  “那么不知道张大师找我有何贵干?”周天理淡淡的道。

  听着周天理平淡的话语,张坤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一阵火气,脸色也开始渐渐阴沉了起来,语气也开始渐渐冷淡。

  “在goodluck旗下的三间鸿运超市,有我朋友租借的玉石铺面柜台,你们超市的经理说今年开始租借的费用要往上涨,我希望能延后几年。”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阵:“你是以张坤的身份,还是张大师的身份提出这个要求!”

  张坤眉头一扬,这有什么关系吗?张坤,张大师不都是我吗?

  不过张坤很快回过神来,冷冷的道:“在港岛我就是张大师!”

  电话再次沉默了,过了一会,周天理淡淡的道:“我明白了,可以,一切都按你说的办。”

  “我现在就在你们鸿运超市内,对面坐着的就是你们经理!”张坤话刚说完,沙发上的唐经理立刻弹了起来,站在张坤面前,尴尬的笑了笑。

  “把电话给他!”

  张坤毫不迟疑,将电话递到那唐经理面前,唐经理右手微微颤抖的接过,然后放在耳边。

  “我是周天理,关于那个玉石铺面的租借合约,一切内容,你面前那人,他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周天理的声音很平静,可是内容却让唐经理眼中闪烁出了惊骇的目光,他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唐经理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却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如何开口,需要说些什么。

  声音没错,确实是曾经在总部开会时,周董事长的声音,而且这些事情也做不了假,周董发话了,过段时间,总部自然还会有命令下来。

  可是,真的完全按照他的要求?

  这,这也太过头了吧,难道面前这人他想要零费用租下那个铺面,也给他满足?

  想了很多,可最终到了嘴边,唐经理无奈的发现,自己完全说不出其他任何的话,一切的一切都只能点头应下。

  满脸苦涩的将电话恭敬的送回张坤手中,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去猜测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了。

  光凭他能够让周天理说出刚才那句话,唐经理就已经知道,面前这人不管是谁,但有一点就是,绝对不是自己所能招惹的起的。

  至于某些人答应他的两百万,就当是一场梦好了。

  而且就算最终的结果被那些人知道了,他们也会理解的,毕竟一个能和周天理对话,并提出自己的要求,而最重要的是,周天理还完全答应的人,是他们也招惹不起的。

  否则他们就不会找到自己给两百万,而是直接让周天理开口了。

  想到这,唐经理脸上露出一丝恭敬,静静的望着张坤,等待着他的命令。

  接过电话,电话还没有挂断,张坤放在耳边,沉默了一会,终于还是道了声谢谢!

  听着张坤的谢谢,电话那头却一片沉寂。

  张坤沉默着,犹豫了一会,张坤却突然再次开口:“如果,如果我刚才以张坤的身份提出那个要求会怎么样?”

  “如果你以张坤的身份说那句话,那么我就给你一句话。”

  电话那边沉默着,过了一会,一丝暴怒的声音传来。

  “你张坤凭什么管我的事,想要插手我公司的事物,等你什么时候成了我周家的女婿再说!”

  咆哮声怒吼完毕,电话直接传来挂断的滴滴声。

  张坤拿着手机,脸色又红又紫,最后默默的叹息一声,然后收起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