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299章 无缘无故的爱

霉运阴阳眼 第299章 无缘无故的爱

  默默的收起电话,张坤心里一阵烦闷,周天理最后那一句怒吼,让他果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就如同周奇的态度一样,周天理对他揭穿周棋的事恐怕也是抱着怨恨的态度。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张坤想起了周雅琪,心里的苦涩更甚。

  成为周家的女婿?恐怕您不会给我这个机会了吧。

  周奇的感激和恨,周天理的怒吼,周雅琪的痛哭……,揭穿周棋的身份到底是对是错?

  明明是想要帮助周雅琪,帮助周家,可是为什么得到的却是这个结果?

  张坤心里苦笑一声,抬起头望向唐经理,脸色依旧十分的难看。

  不过眼角的余光望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的刘承德,张坤的脸色立刻冷了起来,然后冷冷的道:“刚才周天理的话你全听到了?”

  唐经理连忙点头。

  “合约其他不变,但租借费……五年不得上涨!”张坤冷眼望着唐经理道。

  “五年?”唐经理脸色陡然一变,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到张坤冷冰冰的脸颊,喉咙一咽,顿时将所有想要说的话全都憋了回去。

  五年?现在港岛物价,地价都在飞速上涨,现在港岛的门面租金之类的,比去年起码要上涨百分之三十,而以后几年恐怕还会持续上升。

  这一下就是五年不得上涨,其中所代表的价值……。

  唐经理咽了咽口中的唾沫,不过很快他就暗暗叹息一声。

  算了,反正周董事长已经发过话了,自己又何必来做这个小人,五年就五年吧,刘承德这下可是占大便宜了。

  想到这,唐经理连连点头:“您放心,我马上去拟定合约!”

  张坤脸色总算稍好,点了点头便转头望向刘承德。

  刘承德此时脸色通红,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听到张坤的话激动的。

  冷眼望着刘承德,张坤却突然沉默了,初时的愤怒经过吕老爷子和周天理的电话突然冷淡了下来。

  张坤做人随意,不拘小节,但是却也有着自己的底线。

  比如,对张坤自己怎么开玩笑都行,但是千万千万别开到自己父母亲人的头上。

  而张坤之前那句话也一样: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膝下有黄金!

  做人可以穷,但人穷志不穷。

  尤其是你刘承德,你还不算穷吧!即使你公司面临困境,可是没有负债,有吃有穿有喝,有房有车,有自己的事业。

  那么你的志气呢?

  张坤冷着脸,望着刘承德,在张坤的目光下,明明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可是刘承德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烧痛。

  “把合约签好,我在外面等你!”冷冰冰的望了很久,张坤最终丢下一句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此时这里还有唐经理的存在,很多话是张坤不方便说的,而且现在张坤的心一片混乱,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愤怒刘承德没有志气的下跪,可是,张坤却突然想起曹老爷子之前给他说的刘承德的一生。

  “这是我爸辛辛苦苦创立起来的公司,留给了我,那么就绝对不能丢在我手里。”

  一句话的承诺,以此为目标,为之坚守,二十五年的努力……。

  张坤一直认为,一个有目标,并能为之坚守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

  那么为了一个目标而坚守了二十五年的人,明明四十多岁,却半白了头发,满脸的皱纹。

  如果是自己,为了死去的父亲留下的产业,我能做到他的地步吗?

  也许不能吧。

  张坤冷着脸,浑身散发着寒气,一路走出超市,然后站在门外的柱子边,望着天空的太阳。

  过了二十多分钟,刘承德匆忙跑出超市,当看到门外柱子边的张坤时,身形一顿,迟疑了一会后,还是慢慢走了过来。

  当最终走到张坤面前,望着张坤那年轻的有点过分的脸,刘承德内心无数的紧张突然化成一声叹息:“谢谢!”

  一声谢谢却包含了无数的苦涩,张坤的心一颤。

  抬起头望着那近半的白发,满脸的皱纹,张坤原本酝酿的咆哮却怎么也出不了口。

  张坤嘴巴蠕动了很久,最终狠狠的闭上双眼,深呼吸,再次睁开眼时,张坤的脸色已经慢慢趋于平静。

  “你后悔吗?向一个比你年轻十几岁的人下跪!”

  “后悔?”刘承德喃喃着这两个字,然后脸上露出无数的苦涩:“如果失去了这个铺面我才真会后悔。”

  “为了你那死了三十多年的父亲?”张坤眼角一扬。

  “看来你对我很了解!”刘承德先是苦笑一声,随即自嘲道:“也许是,也许……不是!”

  说完,刘承德深吸一口气,然后望着张坤:“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刘承德辛苦三十年,人操劳了,但是东西也学到了很多,人情世故,为人处世,阴谋阳谋……。

  而其中最让刘承德深信不疑的就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他不相信,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突然跳出来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帮助他。

  面对刘承德的问题,张坤淡淡的道:“我叫张坤,至于为什么会帮你,因为我家曾经欠你父亲刘中正一个人情!”

  “我爸?”刘承德愣住了,他怎么想也绝对没有想到这一点,已经过去三十多年的今天,他,他居然再一次受到他父亲的余荫。

  想到这,刘承德一时脸上居然阴沉不定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