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300章 翡翠


    刘承德阴沉着脸,过了很久,刘承德突然笑了,满脸苦涩的笑容:“到头来我终究还是比不上父亲!”

    刘承德叹息着,然后望向张坤,神情索然的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谢谢你!”

    因为父亲,一个严重的问题被解决了。可是,父亲都死了三十年了……。

    自己,果然还是不争气!

    一想到自己如何都解决不了的问题,甚至为之下跪,可是,在那个死去三十年的父亲手里,却是如此的轻忽。

    “也许,自己这一辈子都比不上父亲了吧!”刘承德心里暗暗苦涩的道。

    之前张坤曾经问过一句话,自己如此的坚持,是为了自己那死去三十年的父亲?

    是,也不是。

    说是,没错,自己确实是为了保住父亲留下的那点基业。

    说不是,则是因为刘承德自己,他想要向那已经死去了的父亲证明,自己并非不如他。

    可是现在看来,结果很明显……。

    刘承德沉默着,心里五味陈杂。

    望着刘承德那苦涩的笑容,张坤最后一点怒火也渐渐隐匿。

    承德,果然是承先人之德,名字起的真好。

    张坤叹息一声:“铺面的问题我帮你解决了,可是据我所知,你公司面对的问题不仅仅只是这个吧!”

    张坤的问题让刘承德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脸色总算恢复了正常,然后望向张坤。

    “原本这是我公司的商业秘密,不过您不仅帮我解决了公司最严重的问题,而且还能和周董那一层次的人说的上话,想必也看不上我这公司这点东西,告诉您也没关系!”

    “没错,除了在铺面上外,我公司还面临严重的货源问题,事实上我公司的玉器已经所剩无几了。”

    “可是我现在还没能找到新的玉石来源,不仅成品玉器,就连玉石原料现在都有价无市,我就算拿着钱都买不到!”

    刘承德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刘氏玉器虽然在港岛并不算什么,但是在玉器行业中,毕竟是四十多年的老牌子了。”

    “现在玉器行业大火,无数巨鳄涌入这个行业,他们可不仅仅只是想要分一块蛋糕,甚至还想着把以前分蛋糕的人挤出去一些。”

    “我刘氏玉器树大招风,而且底子也破,偏偏还占据了好几个黄金店铺。”刘承德苦笑一声:“所以,他们想要把我挤出去!”

    “而这次我数个铺面同时提出增加租借费,恐怕就有他们的推手在里面,我刘承德也不是傻子,看得出来!”

    “至于玉石来源,那些供货商更是有奶便是娘,谁出的钱多自然卖给谁,于是那些人又断了我公司玉石原料的来源。”

    “没有玉石原料,我公司就没有了货源,而没有了货源,我就算再死守着公司的铺面那也是无米之炊。”

    “再加上租借费上涨,以我公司的烂底子,不用两年,迟早把自己拖死。”

    听到刘承德的解说,张坤恍然大悟,原来之前曹老爷子所说的,刘承德公司面临的问题在环境上,原来就是这样了。

    说的直接点就是挡人财路,别人想要把刘承德踢开。

    “这些东西我都看得通彻,那些家伙也没有假惺惺的装模作样,直接就是阳谋。”

    “可是就算我看出来了又如何?说句不好听的话,张先生,在您出现前,我真的没办法。”

    “公司的流动资金有限,我假如同意了铺面租借费的上涨,那么我货源的问题就注定无法解决。”

    “而如果不解决铺面的问题,我就算找来货源也没得地方去卖!”

    “其实之前老唐说的那句话没错,生意是一点一点来的,如果我收缩一些摊子,放弃掉一些铺面,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就当全部重新再来。”

    可是,刘承德面露一声苦笑:“真的放不下啊,三十年的坚持……。”

    刘承德摇了摇头,然后叹息一声:“不过现在,张先生,真的很谢谢您,您帮我解决了最困难的问题,而接下来的就只有货源了。”

    说到这个刘承德脸上居然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笑容中甚至带着点点自信。

    “没错,现在玉石行业大火,可是那些家伙眼中看得到只有软玉,自以为买通了新疆和田那边的供货商,我就拿不到货源。”

    “可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现在在内地,除了和田软玉,硬玉翡翠的市场也在渐渐扩大。”

    “翡翠,质地更硬,色泽光滑,颜色通透,以前主要是因为翡翠稀少,价格一直占据高位,所以反而无法如和田玉一样,市场广大。”

    “但是现在人们渐渐富裕,消费能力比之以往也大幅度上升,以前很多人无法消费的起的翡翠,现在也渐渐变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我相信,在未来三五年,翡翠所潜在的市场绝对不在和田玉等软玉之下,甚至还要更高!”

    “所以,我决定改变公司玉石的种类,今后五年,将以硬玉为主要经营。”

    说到这,刘承德哼的一声:“原本我是没有下定这个决心的,毕竟如果我猜测错误,那么很可能给公司经营带来严重的错误。”

    “可是他们既然断了我软玉的玉料来源,那么干脆就拼死一搏吧!”

    听完刘承德的话,张坤眨了眨眼。

    硬玉?翡翠?

    这,玉还分硬软?翡翠他倒是知道,但是翡翠也是玉?

    不过很快张坤眉头一皱道:“他们既然能断了你软玉玉料的来源,如果被他们知道你打算改经营硬玉,难保他们也不会再来一次……。”

    不过张坤话还没说完,刘承德嘴角一扬:“不,他们能断了我新疆那边的软玉货源,可是他们却绝对断不了我硬玉。”

    “因为,我要去赌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