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302章 宁以远大师


    看到张坤一脸惊呆的模样,曹老爷子得意的笑了,不过很快曹老爷子脸色一变,猛地惊呼一声:“小心前面车……!”

    张坤一愣,随即猛踩刹车,好不容易停下车,张坤这才发现,差一点点就撞上前面那辆出租车。

    “好险……!”张坤擦去额头的冷汗,差一点就出车祸了,哎,开车果然不能三心二意。

    “等着,我们回去说!”说完,张坤专心开车,直接回到吕老爷子别墅。

    下了车张坤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拉着曹老爷子和刘中正讨论了起来。

    翡翠原石的买卖是珠宝界最神秘的一种交易,她的神秘就在这“赌”字上,因而买玉又有赌玉、赌石的说法。

    赌石确实风险性十分之大,虽然经常也有爆出一些人开出极品翡翠,然后一夜暴富,但是更多的却是赌输失败,多少人因为赌石而倾家荡产。

    而珠宝界也有一句行话:赌石如赌命。

    赌赢了,十倍百倍地赚,一夜之间成富翁。赌垮了,则一切都输尽赔光。

    与赌石交易相比,股票、地产等冒险交易均属温情而相形见绌。

    因为翡翠在开采出来时,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须切割后方能知道,所以一般仅从外表,并不能一眼看出其“庐山”真面目。

    即使到了科学昌明的今天,也没有一种仪器能通过这层外壳很快判出其内是“宝玉”还是“败絮”。因而买卖风险很大,也很“刺激”,所以吸引了无数玉石客商参与其中。

    可是现在,这种所谓的“刺激”,张坤他们却发现了一种作弊的方法。

    灵魂,飞天遁地,穿墙过水,无拘无束,就张坤目前所知,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够阻拦灵魂的穿透。

    假如去赌石,只要曹老爷子或者刘中正穿透那层风化皮,就能看到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如此一来,所谓的赌石对张坤而言就没有丝毫秘密了。

    基本就是稳赚不赔啊!

    “我们就是这么觉得的,所以只要你陪着刘承德去一趟石场,有你我在,刘承德绝对不会亏。”

    “而只要有了玉石原料,再加上你帮忙压住了刘承德三个主要铺面租借费的上涨,刘氏玉器应该就能渡过这个难关了!”曹老爷子点头道。

    旁边刘中正也连连点头:“张大师,这次您出去,也不用太辛苦,只要您能张张嘴,我刘中正一辈子记住您大恩!”

    张坤摆了摆手:“不要这么说,既然我答应了你,自然会帮忙到底。”

    “不过,就算我告诉刘承德那块石头里有玉也得刘承德信啊,这个我们得想点办法才行!”

    “要知道我对赌石最多也就是知道个名字,具体如何,我可是一窍不通。”张坤眉头一皱。

    听到张坤的话,曹老爷子眉头一皱:“这个,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到时候临场发挥吧。”

    “不过在去之前,建议你多找点关于赌石和翡翠的资料看看,虽说我们也就是装装样子,但装样子也装的像点也好吧。”

    张坤点了点头:“行,那就这样,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我压着刘承德买几块石头,只要开出几块翡翠来,刘承德自然相信我了!”

    “这也是个办法……!”曹老爷子和刘中正连连点头。

    于是接下来几天,张坤基本就呆在别墅里没怎么出去过。每天除了陪着幸福玩耍一会,就是呆在电脑面前翻找有关赌石翡翠的资料。

    就如曹老爷子说的那样,装模作样也装的像点。

    日子就这样慢慢滚过,四天后……。

    在港岛九龙,刘氏玉器总店门口,刘承德有点焦急的左张右望着,还不时看看手腕上的时间。

    而在刘承德身后还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身穿白色绸缎休闲装,他眉头微皱。

    “刘总,到底是还有谁要来啊,这都过了约定时间了,怎么还不到。难道那人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听到身后那人抱怨,刘承德脸上连忙转过身来,尴尬的笑了笑:“宁大师,是我一个朋友说没去看过赌石,所以想要和我一起去,麻烦你再等等,应该很快就来了。”

    刘承德话刚说完,突然一个声音从远处响起:“来了来了……!”

    随着声音,背着一个大大包裹的张坤匆忙从对面马路跑了过来,来到刘承德两人面前张坤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啊,路上堵车,所以来的晚了点,久等!”

    看到张坤时,刘承德却突然愣住了,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张坤可没少给刘承德脸色,当真是难看的要死,可是现在,张坤脸上笑容翼翼。

    突然的转变让刘承德都有点反应不过来,小心的叫了一声:“张先生,这是有什么喜事?”

    张坤猛地咳嗽一声,摆了摆手:“别叫我张先生,说起来你比我爸还大一点,我就叫你刘叔吧,你叫张坤就行。”

    “前几天心情不好,火气太大,说话太冲,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刘叔也请你别见怪。”

    张坤这两天也算是想明白了,所谓人各有志,虽然张坤自己对下跪求人非常不齿,但刘承德也确实是形势所逼。

    而且,说到底,刘承德也是为了他父亲留下的那点东西,将心比心吧。

    至于张坤叫了刘承德刘叔,那么刘中正自然就自动升级为刘老爷子了。

    好吧,虽然刘老爷子看上去才四十多岁,但终归是和曹老爷子一个年代走过来的,叫一声老爷子,张坤也不吃亏。

    听到张坤的话,刘承德当场就愣在了那里,过了好久这才回过神来,仔细的望着张坤,确认张坤不是什么客气的话,刘承德心里这才一松。

    “那,张,张坤?我们这就出发吧。”

    “行,我随时都可以!”张坤笑了笑,不过说完转头望向刘承德身后那白色休闲装的中年男子:“对了,这位是?”

    刘承德脸上恍然一动:“哦哦,忘了介绍了,这位是宁以远大师,是赌石的高手,特地来给我帮忙的,我们这次一行,就全看宁大师的了!”

    “宁大师?”张坤眼角一颤,脸上强忍着不要露出笑容。

    这,想不到刘承德居然还请了帮手。不过,现在有什么人还敢在我面前称赌石大师?

    赌石,现在在张坤心目中那不叫赌了,而是捡,这一趟张坤就打算去帮刘承德捡一些翡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