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306章 解石


    张坤和刘承德也跟着走了过去,只见那中年老板在电子秤上操作了几下,然后一脸笑容。

    “几位老板,一共六块原石,总计二十六斤,扣掉两斤篮子的重量,刚好二十四斤,一万零八百整,您看是现金还是刷卡?”

    “一万零八?”张坤眼角一扬。

    靠,就这么几块石头,就一万八,赌石这东西,果然没点钱还真玩不起。

    就在张坤感叹的时候,刘承德二话不说,掏出银行卡刷的一声,得,一万八没了。

    不过此时刘承德却没有丝毫心疼的样子,而是一脸期待的望着宁以远和现在属于他们的六块原石。

    宁以远点了点头也不多说:“走,我们去解石,看看这次手气如何!”

    说话间那中年老板笑着将篮子提起送到宁以远手中:“各位慢走,祝诸位解石大涨,如果觉得不错,以后还请多来本店,下次还是这个优惠的价格!”

    “成您吉言!”刘承德满脸红光的拱了拱手,然后三人宁以远带头,走向张坤之前看到的那个解石的平台。

    石场生意火爆,这现场解石的自然也不少,这不,张坤三人来到解石平台的时候,这里已经围满了一圈人。

    这里面有买了原石现场解石的,而更多的则是看热闹的。

    这赌石,最刺激的环节无疑就是解石了。

    所谓一刀穷一道富,就在这一刻。一块石头也许瞬间就能让人身价百倍,但也可能让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甚至以前有传说,一些玉石商人在赌石后,当真正切开解石的时候,一般都不敢亲自在场,而是在附近烧香,求神佛保佑。

    如果这切开的赌石内有许多正阳高绿的翡翠,那么一夜之间便可成为富翁。而如果切开赌石后里面空空如也,或者切出翡翠,但翡翠少或邪色而暗,那么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也是小然。

    所以这解石,当之无愧是赌石中最刺激,也是最吸引人的一刻。

    平台大小机器十几台,其中七台已经在或切割,或打磨,而每一台机器面前都站满了好奇而紧张的观看者。

    这解石,不仅本人紧张,旁观的人也会觉得十分刺激。

    转头看见还有好几台空余的机器,宁以远便提着篮子来到一架小型切割器旁,看到宁以远,旁边立刻一人跑了过来。

    那人袖子上带着一个红色臂套,胸前还挂着块工作人员的牌子,来到张坤三人面前,看见宁以远手中篮子里的原石便笑着道:“几位解石?这小型切割机一次五十。”

    “靠,这也要钱?”这下张坤终于忍不住了,进来买原石要交门票费也就算了,可这用一下里面的工具解石也要收费?

    有没有这么死要钱啊!

    听到张坤的话那人也不生气,笑眯眯的解释道:“这位朋友,这样说就不对了。”

    “我们提供各种机器,这机器的磨损,维护,都要钱啊,而且砂轮,磨砂纸,水,电,这些也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所以,理解,理解万岁。”

    看到那人一脸笑眯眯的模样,张坤眼角一颤,然后无可奈何的笑了笑。算了,总算知道为什么这里明明死要钱,结果生意还这么好。

    这服务,当真不错,一脸笑容,就算想生气也生气不起来啊。

    得,五十就五十吧,这么点钱刘承德也觉得放不到心上,反倒是现在刘承德迫切的想要知道宁以远的眼光,毕竟这一次刘承德的成败,可以说大半是在宁以远身上了。

    所以刘承德二话不说,就从钱包里掏出五十,爽快的递了过去。

    交了钱,那红臂章便笑着退开了,宁以远提着篮子走到切割机旁,十分利索的从篮子里拿出一块原石,固定在机器上,然后拿起旁边的砂轮机,插上电源。

    这解石也有讲究,一般通过擦,切,磨三种,而现在宁以远要做的就是擦石。

    这一次他挑选的六块原石,大多较小,最大的一块也不过排球大小,所以可以先从外边擦一下。

    如果能擦出雾来,那么便可以通过强光灯往里看,能大致分辨出里面绿色的深度,宽度和浓度,这样也方便之后的切石。

    宁以远既然被称为赌石大师,这些自然是轻车驾熟,熟练的操纵着砂轮机,在原石左侧慢慢打磨了起来。

    看着宁以远慢吞吞的打磨,张坤看了两分钟就有点不耐烦了,看了看刘承德,发现他一双眼睛聚精会神的全盯在宁以远打磨的原石上,张坤便轻轻后退几步。

    走远一点,看到周围没人,张坤立刻小心的轻声道:“怎么样,能穿进去看吗?”

    而这时,两道旁人看不到的身影满脸笑容的飞到张坤面前,刘中正满脸的激动,而曹老爷子连连点头。

    “没问题,果然穿的进去,原石里面是什么,我们看的清清楚楚!”

    听到这张坤心头一松,那么这样一来,他们的计划就完全没问题了,接下来只要想办法让刘承德按照他的指示买原石就可以了。

    眼睛一转,张坤突然轻声问道:“对了,你们刚才看了没,那宁以远选的几块石头如何,里面有没有翡翠?”

    曹老爷子轻笑一声:“那宁以远看样子还是有几分本事,选的六块石头,倒是四块里面就有翡翠,而且其中有一块似乎颜色不错,应该能涨!”

    “能涨?”张坤眉头一扬。

    这可有点不好办了,这宁以远如果真有点本事,那该如何把他给挤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