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307章 神仙难断寸玉

霉运阴阳眼 第307章 神仙难断寸玉

  如果宁以远这次解不出翡翠,那么张坤自然有的是办法,说动刘承德放弃宁以远,然后自己给他选些石头。

  可是如果这次宁以远解石涨了,那自己就不好说话了。

  毕竟人家选出来的原石涨了,刘承德自然会更加相信宁以远,毕竟宁以远还有个大师的名头。

  可是那宁以远就算真有本事,但本事再大,总也大不过张坤和曹老爷子他们的联手吧。

  既然曹老爷子和刘中正能够直接穿过原石表层看到里面的翡翠,那么就说如果张坤去选石头,那就是走一路看一路,只要能涨的全部买下,还绝不会走眼。

  宁以远做得到吗?

  而且,刘承德现在公司资金紧张,张坤自然要想办法尽可能的让刘承德这些资金使用最大化。

  所以如果是张坤去挑原石,那不仅是要挑里面有翡翠的,而且还要选那些大涨的,一般的翡翠原石,张坤还看不上眼。

  所以,想来想去,自己都要比那什么宁以远强无数倍,那么为了刘承德资金使用最大化,自然要想办法把宁以远搞走才行。

  可是怎么办呢。

  张坤眉头微皱,忽然抬头望向远处正在擦石的宁以远还有那几块原石,突然双眼一亮,有了!

  张坤招呼下来曹老爷子,然后小声的说了几句,便一脸笑容的走到刘承德身边。

  “刘叔,你说宁以远大师现在擦的石头怎么样,到底会不会出翡翠?”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聚精会神的刘承德一愣,当回过神来发现是张坤后笑了笑:“这赌石我虽然看过不少资料,但真正接触这也是第一回,我可看不出来。”

  “有那么难吗?”张坤“愕然”一愣,随即望了望宁以远正擦着的那块原石:“以我看,那块石头里肯定有翡翠!”

  说完张坤还特意加重了语气,十分肯定的道:“没错,看那表现,一定有!”

  不过张坤话音刚落,旁边立刻传来噗嗤一声,原来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看到这边有解石,就跑过来凑热闹。

  不过一听到张坤的话,他就立刻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一脸哭笑不得的望着张坤。

  “我说小兄弟啊,这赌石啊,在没有真正解出来前,可没谁敢百分百肯定里面有没有翡翠。”

  “这赌石有句老话,神仙难断寸玉,这神仙都不一定看得出来,我们凡人就更不行了。”

  “即使是那云南尊称翡翠王的老爷子,也不敢说自己就能百分百断定一块原石里有没有翡翠。”

  “所以小兄弟,没有小瞧你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少说,惹人笑话!”

  那中年男子边说边笑,不过确实没有嘲笑的意思,只不过觉得乐呵。

  而旁边的刘承德也有点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没错张坤,这赌石嘛,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但是都没有一种机器能够断定原石里到底有没有翡翠,这人,就更不可能了。”

  “如果真有人能百分百断定原石里有没有翡翠,那人也不用做事了,光赌石,世界首富也许不敢说,但一个中国首富绝对跑不了!”

  “可是我就是觉得,这里面百分百有翡翠!”不过张坤依旧十分“倔强”的道。

  “这不可能的,原石没解出来前,神仙都下不了决断!”新来的那中年男子也肯定的摇了摇头。

  张坤眼珠一转,然后笑嘻嘻的转头望向新来的那中年男子:“要不我们打赌,我赌里面一定有翡翠,赢了你给我一百块,输了我给你十倍一千块!”

  “如何,赌不赌!”说着,张坤还当着掏出钱包,数出一千块钱来。

  “这话当真?”那中年人眼睛一眨问道。

  对此张坤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有曹老爷子和刘中正帮忙作弊,张坤要是输了那才真的怪了。

  不过看到张坤点头,那中年人还转头望向张坤身边的刘承德。

  能进的来赌石场的人也许看不上这一千多块钱,但这小赌怡情嘛,看热闹,偶尔小赌上一把,也算是加点乐子。

  而且,赌石确实如他所说,这在没完全解开前,就算翡翠王在场也不敢说完全就能肯定一块原石里到底有没有翡翠,更何况眼前这小家伙。

  所以他们赌这个,基本上算是一半一半的概率,可是这小家伙居然开出一赔十,得,那就玩玩,就当晚餐钱了。

  不过有一点,这张坤确实年纪较小,而旁边站着的刘承德似乎是他长辈的样子,所以真要玩几把,还是向人家家长示意一下,免得说大人欺负小孩。

  而对此刘承德自然不可能反对啊,这张坤跟着过来在他看来就是为了玩,原本看张坤似乎有点索然无味的样子,他还有点担心。

  既然现在张坤有兴趣玩玩,他自然不会反对,而且在他看来,以张坤“神秘莫测”的家事,几千块钱而已,算的了什么。

  实在大不了,这钱输了,算我的。

  所以刘承德自然是大方的点了点头。

  而那中年人的模样张坤自然看在眼里,笑着道:“怎么,怕我输不起?那这一千块钱先放你那,如何?”

  “别!”得了刘承德点头,那中年人自然放心了:“这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又没多少钱,成,我和你赌了。”

  看到那人终于应下,张坤一脸得意,看的旁边那中年人一脸哭笑不得,你就这么肯定?

  到时候输了,看你脸色如何。

  有了赌注,虽然钱不多,但那中年人也开始兴致勃勃的看起了宁以远解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