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310章 神仙


    宁以远拿起磨砂轮,在原石上看了看,然后选中一个地方慢慢打磨了起来。

    整个机器旁边全都静悄悄的,只有磨砂轮转动打磨的吱吱之声,因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不由自主的汇聚在宁以远手下的那块原石上。

    磨砂轮擦出无数的泥灰,慢慢五六分钟,宁以远选中的地方依旧没有擦去绿来,宁以远居然心头一松,不过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然后他正要换一个方向继续打磨的时候,宁以远却突然双手一颤。

    按着的磨砂轮开关的右手拇指不由自主的松了开来,磨砂轮停止了转动。

    宁以远呆呆的望着磨砂轮擦出的窗口,那里隐隐约约显出一丝绿意。

    “出雾了,真的出雾了……!”围观的人群中有那眼尖的在宁以远停下磨砂轮后,也看到了原石上出现的那点点绿意,顿时惊呼了起来。

    “不是吧,真擦出雾了?难道又被他猜中了?”一些人开始目瞪口呆的望向张坤。

    不过很快又有很反驳了起来:“擦出雾来也不一定说里面就一定会涨吧。”

    但是刚说完,那人自己就一愣,随即苦笑一声:“好吧,忘记了,我们赌的是里面有没有翡翠……。”

    这擦出绿来,就表明原石里面,多少不说,但起码是存在翡翠的,哪怕只有小小的一片,或者一点点,但那也是翡翠不是。

    于是那人愣了一愣后,便无可奈何的掏出一百块钱,送到张坤面前:“得,你这运气,我们服了,六次猜六次中,你今天不去买彩票,真的可惜了!”

    而旁边其他人听到这话也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参与赌注的全都掏出钱来,一一送到张坤手中。

    这愿赌服输,一两百块钱的游戏,也没谁会去赖账。

    于是张坤接二连三的又收下了三千二百块钱,看着手里半叠的钞票,脸上满是幸福的神色。

    这钱嘛,说起来算是世上最脏的东西都没错,但偏偏还就是招人喜欢,谁都爱。

    “擦出绿来了,就是不知道这块原石会不会涨!”

    所有人给了赌注,但却依旧没有散去,而是全都望着宁以远手下的那块原石。

    这赌石的刺激就在于解石的那一刻,现在这才只是擦出绿来,只能表明说原石里是有翡翠的,但是翡翠的多少和质量如何都还未可知。

    所谓擦涨不叫涨,切涨才是真的涨。

    所以切石的那一刻,到底是立马身价百倍,还是瞬间轮为一文不值,才是无数人期待的时候。

    正兴高采烈将一大叠红崭崭的老人头放进自己口袋的张坤,听到这句话,突然眼珠子一转,脸上却再次露出笑意:“要不,我们再来赌一次?”

    “再赌一次?”刚才说话的那人一愣,随即不由自主的望向宁以远身旁空空的篮子:“你们那没有原石了啊。”

    不过张坤连忙摇头:“不不不,我们换个赌法。”

    “你刚才不是说不知道这块原石里面切出的翡翠到底会不会涨吗,那我们就赌这个,我看那原石表现很不错,我说这块石头一定会涨!”

    “一定会涨?”那人也是一愣,随即脸上哭笑不得的望着张坤,这小家伙,不会是看自己连赢六场,就有点自信过头了吧。

    真以为今天自己运气好,还想来?

    这赌涨和赌原石里有没有翡翠可不一样。

    这原石从坑场里出来的,不说赌涨赌垮,但是里面有没有翡翠,那真是一半一半的概率。

    甚至有一些有名坑场的原石,出翡翠的几率较高,甚至能达到平均三块原石里差不多能切出两块翡翠来。

    可是这赌涨赌垮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赌石有个说法,十赌九垮。

    其实这说法还算好的,真正赌石多的人都知道,赌涨的人那永远只是少数,而赌垮的那当真是不计其数。

    所以现在张坤提出的这个赌注,看似好像也同样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涨,要么垮,和之前那赌翡翠里有没有翡翠是一样的。

    可是里面的道道绝对不能这么算的。

    这赌石,有出过一些人连切十六块原石,全都赌垮的事情,可绝对没有出过连续赌涨五次以上的事情。

    一般来说,十块原石里,能有一两块原石赌涨,那就算手气不错了。

    赌石就是如此,在真正切开原石之前,谁都不能断定原石里翡翠到底如何,这就是常说的,神仙难断寸玉。

    可是张坤此时的口气,一定会涨?

    你真以为自己是神仙啊。

    而且,如果张坤说一定会垮,也许那人还不至于发笑,毕竟真正算起来,赌石赌垮的时候还是占多数,而赌涨当真是十中一二。

    看到那人发笑的模样,张坤却毫不在意,反而笑眯眯的望着那人,脸上有着神秘莫测的笑容:“怎么样,到底赌不赌?想翻本可就这一次了啊,赔率依旧哦!”

    被张坤盯着那人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突然蹿出一人扬手就拍出一百块钱:“好,我跟你赌。”

    不仅是一人,旁边其他人自然也听到了张坤的话,对于张坤“自大”的话,大多是心里嗤笑不已,这小家伙估计是第一次看到赌石吧。

    这“一定会涨”的话都说出来了,外行就是外行,好吧,既然你自己想要送钱,那别的不说,先把之前输掉的赢回来再说。

    这一次几乎所有人全都下注,下注到底有多少人,张坤没来得及去数,不过望着周围密密麻麻的人几乎都叫着下注,他的嘴巴笑的都快要咧开了。

    而旁边刘承德脸上就完全是苦笑的神色,这周围起码有四五十个人全都赌他的原石切垮,这脸上能高兴的起来那就奇怪了。

    可是这一切却又是张坤故意挑起来的,刘承德却也只能无奈的苦笑一声,然后默默的望着宁以远手下的那块原石。

    在擦出窗口后,宁以远冲洗了一会,然后拿着强光灯往里看了一会,随即眼角不由自主的望向张坤,嘴角一颤,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而是默默的固定好原石,然后操纵切割机切割了起来。

    排球大小的原石在切割机吱吱之声下,慢慢变得苗条,最终只留下一块巴掌大小的翡翠。

    用水冲洗了一会,翡翠在阳光之下散发着浓绿的光芒,晶莹透亮。

    而人群最内层,眼尖的家伙望见那块晶莹透亮的翡翠后完全愣住了,然后呆呆的吐出两个字:“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