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319章 失踪
  于是就在宁以远惊讶的目光中,刘承德消失了。

  而又两块原石的拍卖之后,终于轮到宁以远选中的第二块“极品”原石,可是……,刘承德没有回来!

  宁以远一双眼睛望着舞台的楼梯和刘承德离开的方向,可是那里却没有丝毫刘承德的身影。

  至于叫价牌倒是留在刘承德座位上,可是拍卖会的规则,叫价牌是与登记人身份证绑定的。

  也就是说,只有登记人举起叫价牌才能生效,而其他人的话,那是完全无效不说,甚至石场如果要追究的话,还能告你一个诈骗……。

  于是宁以远最终还是只能眼角一颤一颤的望着又一块他“精心”选中的原石被别人拍走。

  宁以远望着再次溜走的一块“极品”原石,他的心充满了可惜。

  不过发生这样的事,确实是无法预测,不过好在他昨天挑选了二十多块“极品”。

  没事没事,后面还有机会,应该还足够将刘承德所有资金留下来。

  宁以远如此安慰着自己,可是……。

  二十分钟过后,刘承德依旧没有回来。

  四十分钟……,一个小时……。

  宁以远脸色已经开始非常难看了起来。

  而当一个半小时后刘承德依旧没有出现,宁以远终于坐不住了,谁上个厕所还有一个半小时的?

  于是他猛的站了起来,跑下了舞台,拉过一个工作人员询问了厕所的位置后狂奔而去。

  结果……,厕所空空如也,屁都没有一个。

  宁以远脸色完全阴沉了下来,他终于发现,似乎事情有了一些超出他预料的转变。

  “难道他发现什么了?”宁以远双眼闪烁不定。

  可是宁以远回想和刘承德接触的这些天,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觉得自己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啊。

  难道是出了其他什么问题?

  想到这,宁以远深思了一会,然后掏出手机,找到刘承德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宁以远立刻焦急的问道:“刘总,你到底跑哪去了,这拍卖会都进行两个小时了。”

  听到宁以远焦急的声音,电话那头刘承德带着充满歉意的话:“宁大师,对不起对不起,张坤他拉肚子拉出血了,我正带着他在医院呢。”

  “医生正在检查,很快就好了,我们马上回来!”

  听到刘承德的话,宁以远心头一松,不过很快他就语气焦急的催促道:“那刘总,你可得快点了,我们都错过五块原石了。”

  “再耽误下去,我们这次就真的白来了!”

  “我知道,我们很快的!”刘承德语气也开始焦急了起来,连忙答应道。

  说完,挂断电话,宁以远焦急的脸色完全散去,嘴角一扬,然后离开厕所回到舞台上。

  去医院了,那就是说不是我这里出什么问题了。

  只要不是自己暴露了,那么计划依旧可以进行,只不过想要把刘承德资金全部留下,看来还是要让曲总出来衬托一下了。

  回到舞台,在经过一个身形微胖的男子身边时,宁以远轻轻咳嗽一声,脸上带着笑容微微点头,然后直接走回自己座位,安静等待着刘承德。

  可是……。

  一个小时后,宁以远脸色开始僵硬了起来,因为,刘承德居然还没有回来。而且他连续拨打刘承德的电话,也开始没人接听。

  宁以远心头一悬,再次猜疑起自己是否哪里露出了破绽,同时手中电话依旧不停的拨打刘承德的号码。

  此时拍卖会已经进行了将近三个小时,眼看就要到十二点,马上就要进入午间休息的时间。

  参加拍卖会的也是人啊,是人就要吃饭,所以一整天的拍卖,不可能连续不停。

  可是,眼看一天的拍卖会就要过去一半,可是刘承德的资金却没有消耗一点。

  宁以远几乎能看见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两百万,开始长出翅膀渐渐离自己而去。

  一想到这,宁以远脸上的阴沉更甚,而就在这时,两道气喘吁吁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石场,飞快的朝着舞台跑来,挤过人群冲到宁以远身边,然后一屁股坐下。

  是刘承德和张坤。

  两人额头冒出无数的汗渍,再加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完全可以看出两人似乎经过快速的奔跑。

  刘承德艰难的咽了咽口中的唾沫,一双眼睛望着舞台前方的电子屏幕焦急的问道:“宁大师,怎么样了,我赶上了吧!”

  看到终于出现的刘承德,宁以远心头一松,可是脸上却瞬间通红的起来,他此时想要怒吼,可是转头望见周围一大片人群,宁以远终于咬牙将胸中的怒火一点一点咽了回去。

  “刘总,你们这一下‘很快’还真是快啊,才两个半小时……!”宁以远说这句话的时候差点就是咬牙切齿了。

  两个半小时,他不停的怀疑这怀疑那,尤其是眼看即将到手的两百万,如果就这样飞了,宁以远那可就真要伤心了。

  别看他挂着个赌石大师的名头,但是他平常一年的收入还没有两百万,所以曲总答应下的两百万酬劳,对他而言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所以,两个半小时的煎熬,真的让宁以远万分恼火。

  听到宁以远的话,刘承德连连道歉:“宁大师,真的很对不起,可是张坤他上厕所拉出血了,我放心不下,这才带着他去医院检查了一下。”

  “不过还好,医生检查说应该只是痔疮,吃点药就好了。”

  刘承德说完,张坤也伸过头来,满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宁大师您看,这真是肚子不争取,偏偏这时候拉肚子。”

  “不过现在我们应该也还不晚吧,宁大师,下面,下面绝对不会再出什么岔子了。”

  “就算再要拉肚子,我也一定忍着。”张坤带着歉意,连忙保证。

  如此宁以远这才脸色稍戚,叹息着点了点头:“刘总,这次来拍卖会,我也就是出点力气,赚点零花钱,有没有收获对我而言倒无所谓。”

  “但是你,这批原石对你的意义,你可是清楚啊,要不是因为对你实在太重要,我还不一定会答应这一次出行。”

  “所以,你也得自己抓住机会才行啊!”宁以远语重心长的说道。

  听到宁以远的话,刘承德脸色一正,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宁大师,不会让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