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324章 命
  说完两句莫名其妙的话,曲总便嘴角一扬,转身离去。

  不过在转过身后,那曲总脸上的笑容便猛的收敛了起来,一脸阴沉。

  刘承德,有你的,等着吧,等回了港岛我再和你算总账。

  不过很快那曲总又深呼吸,强压下心里的烦闷,脸上也慢慢摆上一副职业性的笑容。

  果然还是被心里的情绪影响到了,居然会做出如此“打草惊蛇”的举动,这下子刘承德估计有了防备,以后想做什么,估计会更难一点了吧。

  不过,实在是原本周全的计划,准备狠狠干刘承德一把,可是最终结果却是自己反被阴了,真是让人恼火啊。

  而且只要一想到三百五十一万,却拍下了一块“极品”原石,即使以他的资产,也不由感到一阵肉痛。

  不过到底该不该换回那块原石?

  现在他还只是拍下而已,却还并没有交易,如果他反悔不要的话,拍卖场也拿他没办法,唯一损失的就是那一百万的押金,还有今后一年之内禁止进入翡翠石场而已。

  曲总心里暗暗犹豫着,三百五十一万,如果反悔的话,只要损失一百万。

  可是,那块原石宁以远到底看准了没有?难道真的没有翡翠在里面?

  老话都说了,神仙难断寸玉,万一里面有翡翠呢?

  而且,如果反悔的话,今后一年之内都不能再到翡翠石场,这对他公司今后几年的布局会有一定的影响。

  那么多加两百五十万赌一把?

  可如果宁以远真看准了,那就是白白将两百五十万扔水里了,两百五十万,也不是一笔小数啊……。

  一直到走出石场,曲总都在不停犹豫着,始终下不了决心,不过因此他对刘承德的恨意也更加了。

  而此时,拍卖舞台楼梯口,张坤怒气冲冲的望着那曲总的背影。

  “什么人嘛,这家伙,一嘴巴的阴阳怪气,到底是谁先设计谁啊,搞得好像自己才是受害者一样。”

  “这人就真不要脸了?妈的,真惹火我了,就搞死他!”

  张坤真的怒了,你说你阴谋设计别人也就算了,现在阴谋破裂,还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人可以无耻,但不能不要脸吧。

  看着张坤怒气冲冲的模样,旁边事件的主角刘承德却反而笑了。

  “张坤别太在意,这些东西,我早看清楚了,不值得生气。”

  “他还有什么手段,就让他来吧,我刘承德那么艰难的日子都过来了,还怕这些!”

  “不说这些了,走,吃饭去!”

  刘承德笑嘻嘻的揽着张坤的肩膀,就朝着石场外走去。

  走出石场,刘承德满脸的笑容在阳光下是那么的灿烂,半百的头发随风飘扬,揽着张坤,两人直接来到宾馆。

  早上出门的时候他们就预订了饭桌,否则以这次来的这么多人,来的晚了,说不定吃饭的地方都没。

  来到预订的包间,然后拿着菜单,两人点了六道前两天还没吃过的菜,在服务员拿着点菜单出去后,包厢内便只剩下了张坤和刘承德两人。

  包间靠窗,两人都坐在窗户前,也没开空调,就是直接将窗户打开,威风慢慢吹拂了进来,吹在两人的脸上。

  虽然是冬季,但是广粤这边难得有寒冷的天气,所以此时威风吹拂,反倒有一股凉意,不冷,而且很舒服。

  张坤深呼吸,闻着此时的空气,刚才因为那曲总而引起的烦闷似乎都开始渐渐散去。

  不过当张坤转头望向刘承德的时候,张坤却猛然愣住了。

  刘承德将凳子移动了一下,背靠着圆桌,面向窗户,一双眼睛静静的望着窗外远处的天空。

  刘承德脸色很平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望着刘承德此时的脸庞,张坤却心里一紧:“刘叔,你,没事吧!”

  张坤的声音传来,刘承德双眼慢慢闭上,不过张坤嘴巴瞬间猛张,只见一道清痕慢慢从刘承德眼角滑落。

  哭了……!

  刘承德哭了!

  张坤张大了嘴巴,呆呆的望着刘承德。

  四十多岁的刘承德原本就十分显老,满脸的皱纹,半白的头发,一股子的沧桑。而此时,随着那一滴泪痕的滑落,一种悲伤的情绪瞬间笼罩整个包厢。

  一时间张坤看的目瞪口呆,这,这又是怎么了,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一下就这样了。

  刘承德睁开眼,擦去眼角的泪痕,脸上泛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张坤,你说真的有运气存在吗?”

  刘承德说完,不等张坤回答,又低垂着头喃喃道。

  “我们家从小就很穷,我出生的时候,我爸还在码头搬货,辛辛苦苦维持着一个家庭。”

  “然后好不容易老爸辛辛苦苦建立起了刘氏玉器,而且慢慢红火了起来,可是突然一天,警察告诉我,我爸没了。”

  “而且,当时看上去十分红火的刘氏玉器也因为老爸的借债,而陷入资不抵债的地步。”

  “我不甘心,我不希望看到老爸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刘氏玉器就这么没了,所以我把他承担了起来。”

  “二十多年的辛苦,省吃俭用,日夜辛劳,好不容易还清债务,原本以为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又要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

  刘承德语气渐高,他抬头死死的望着窗外的天空,牙齿紧咬。

  “我刘承德一生不信命,命是什么?天命,还是命中注定?”

  “不,我命由我不由天。所以我挣扎了,我拼命了,可是……。”

  刘承德嘴角列出一丝苦涩:“我却好像挣脱不出命运的泥潭,这就是我的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