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328章 童叟无欺


    结账离开酒店时才一点不到,张坤和刘承德再次回到石场。

    因为是中午,所以石场内的人并不多。人都是要吃饭的,而且今天最引人注目的拍卖会要两点后才继续,所以大家都不急,吃饭的吃饭,休息的休息。

    只有一些石场的工作人员还呆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不敢擅自离开。

    开什么玩笑,这石场里可是放着近乎几亿的原石,当然要严加看管才行。

    至于棚区的一些老板,自然也守候在自家棚子内,他们大多本身就是翡翠村的村民,中午自有家里人送来午餐,就地解决。

    这中午虽然人少,但也不是没有,能多做一单生意那也是好的啊。

    进入石场,张坤二话不说就领着刘承德朝着解石的平台跑去,在缴纳了押金后便从工作人员那里租下了一个中型拖车。

    张坤身后的刘承德眨着眼睛,一脸迷糊的望着张坤,他有点不明白张坤拿拖车做什么,不是说要赌石的吗?

    但是最终刘承德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跟在张坤身后。

    既然已经决定要死死抓住张坤这根救命稻草,那么就随便张坤做什么吧,反正了不得就是今天把钱全部撂这了。

    租下了拖车,张坤满意的点了点头,还行,拖车长一米半,宽一米左右,周边还有不锈钢栏杆,用来装东西正好。

    满意了,张坤便拉着拖车朝着棚区走去。

    棚区内现在人流很少,只有三三两两几个人走动,偶尔看看原石,当看到张坤拉着这么大一个拖车走过来的时候,那些人全都好奇的望了过来。

    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对于那些好奇的目光,张坤直接无视了,他深呼吸,一双眼睛望着棚区内大大小小的原石,脸上突然闪烁起了兴奋的神色。

    “ok,终于轮到我了,准备干活!”张坤低声喃喃道,眼角撇向旁边的刘中正,刘老爷子轻轻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张坤嘴角一扬,然后拉着拖车走到了棚区第一家原石铺子。

    张坤笑眯眯的走了进去,棚区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正坐在一张简陋的桌子旁,喝着功夫茶。

    当看到张坤拉着拖车走进来的时候,那老板明显一愣,然后连忙站了起来。

    “哎哎,这位小兄弟,你做什么呢,你这车可不能拉进来。”老板的语气有点急。

    这棚区内的棚子面积都一样,不大,张坤这一拉着拖车进来,棚子口基本就被挡了大半。这做生意的,最忌讳挡人门面,张坤拖车这么一拉,那老板自然是坐不住了。

    老板脸色焦急,可是张坤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做什么?到你这还能做什么,当然是买原石拉,怎么的,我带个车过来拉原石不行?”

    “买原石?”那中年老板一愣,眨了眨眼,随即脸上连忙挂上亲切的笑容:“那你可来对地方了,我这里卖的可都是蒙砂坑里的乌砂石,十大坑场之一……!”

    张坤一说起是来买原石的,那老板的脸色可是变的那叫一个快,至于什么拖车挡住大门之类的话,自然是不会再提,而是满脸笑盈盈的望着张坤,口若悬河的介绍起自己原石的特点。

    什么水头足啊,绿阳正,出翡翠的几率高等等,说起来那叫一个头头是道,好像只要买了他这里的原石,那肯定会赌涨一样。

    这要是一个刚接触赌石的人,被老板这么一吹嘘,说不定还就真忍不住买几块。

    看着老板那介绍似乎永远不会停止的模样,张坤哭笑不得的摆了摆手。

    “得,老板,你这些话就不用说了,我只是赌石的新人,你说的这些我不懂,还不如给我个实在点的价格,我也许还多买几块。”

    张坤的话音刚落,那中年老板就双眼一瞪:“怎么可能是新人?我这人做赌石行当这么多年,认人的眼光那可是出了名的,小兄弟你一看就是火眼金睛,赌石的高手。”

    老板双眼一瞪,满是“不屑”的望着张坤,似乎很直接的就看穿了张坤的伪装,不过很快,那老板就又笑眯眯的转口。

    “当然看,我知道你们这些赌石的高手都喜欢低调,恨不得别人都不认识你们才好,这样才方便你们捡漏不是,你放心,我绝对不说出去。”

    说完,那老板一脸你放心的模样,狠狠点了点头。

    这一番模样,看的张坤满是哭笑不得,得,这就算真是个赌石的新人来,被老板这么一吹捧,血气一上来,或者以激动,那么怎么还不得多买上几块原石,否则如何对得起这赌石高手的称号?

    那老板看着张坤哭笑不得的神色,似乎也察觉张坤不好糊弄,于是轻声咳嗽一声,终于收起了平常对付那些散客的话语。

    “价格嘛你放心,我这里绝对是翡翠村乌砂石最便宜的,童叟无欺,八百一斤。”

    “八百?”张坤双眼一瞪,然后拉着拖车转身就走:“这么贵,你还是卖给别人吧!”

    不过张坤还没完全转身,那中年老板就连忙一把拉住张坤,然后猛的咳嗽一声:“这位小兄弟,你别急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我这地童叟无欺,这八百嘛,是给别人的价格,小兄弟你我一眼看到就觉得有缘,七百,七百一斤如何,也就是小兄弟你了,别人我真不给这个价!”

    老板一脸认真,很是肯定的道,似乎真就认了张坤这人。

    不过张坤很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七百,你留给后面的有缘人吧!”

    说完,张坤推着拖车就要走,可是那老板却死死的抓住张坤的手:“小兄弟小兄弟,这价格好说,你觉得贵,我们还可以再谈谈,六百八,六百八了,怎么样,这真的是最便宜的价格了。”

    “老哥我大老远的从缅甸拿货,都要六百,你总得给我留点运费钱吧!”说出六百八的时候,那老板满脸的痛苦,似乎少了那二十就好像割肉一样。

    不过对此,张坤翻了翻白眼“六百,爱卖不卖,同意我就留下,不行我就去下一家!”

    “六百?”中年老板猛的惊呼一声,随即连忙摇头:“不行不行,小兄弟,我这从缅甸拿回来就是六百的价格,这路上的运费,还有其他费用可也不小,六百我可就亏本了啊!”

    说完,那中年老板一咬牙:“六百五,真的是最低价格了,小兄弟,你是做大买卖的人,肯定也不靠着几块钱,就给老哥流口汤喝吧!”

    听到这,张坤直接转过头,然后推着拖车就走。

    拖车动了,眼看就要走出棚子大门,那中年老板脸上变换,终于猛的大叫一声:“好了,六百就六百拉,今天和小兄弟你投缘,就当是亏本交你这个朋友了。”

    说完,那中年老板满脸苦笑:“不过这价格你可绝对不能说出去啊,要是别人来也要这价格,那我可就真亏到姥姥家了!”

    看到那老板终于同意六百的价格,张坤终于停下脚步,然后满脸笑嘻嘻的望着一脸苦笑的老板。

    “八百到六百,这就是你说的童叟无欺?”

    老板猛的咳嗽一声,然后毫不在意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