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344章 解石


    得了张坤点头,刘承德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朝着远处的人群走去,找到之前开条件的那位,笑着说着什么。

    而张坤,望着刘承德的背影,也不说什么伤感,但总还是有点郁闷的。他心里好像有一种淡淡背叛的感觉。

    被刘承德背叛?

    心里这个想法一起,张坤就忍不住摇头苦笑一声。

    什么背叛不背叛的,原本两人就没什么,唯一的纽带,也只有旁边那飞着的,刘承德死去的老爸而已。

    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答应了刘中正老爷子,帮助刘承德公司而已。

    那么既然切几块原石,对刘氏玉器有帮助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张坤心里便也释然了。

    不过此时张坤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低声喃喃道:“还好我有先见之明!”

    一直站在旁边的袁凯老哥,模模糊糊听到张坤的话,笑着问了一声:“什么先见之明?你这家伙,总感觉神神秘秘的。”

    “明明是一个年轻人,却有着一股子老成的气味,我说张坤,年少不知愁滋味,这年轻人嘛,就应该什么都不想,怎么好玩怎么玩。”

    “我说像你这么老成,老的快哦,到了三四十岁,你就算想年轻都年轻不了了啊!”

    袁凯一阵调笑,张坤也毫不在意,笑了笑:“年少的人想快快长大,长大了的人,又想回来年少的时候,人就是这么矛盾,不是吗?”

    不是反驳的反驳,可是袁凯听了一愣,随即无奈笑了笑:“是这么个说法没错,得,说不过你小子。”

    “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一下午买了那么多原石,棚区里都快被你端了一半了吧,你还真是视钱财如粪土啊。”袁凯苦笑着摇头道。

    明明中午分开的时候再三劝阻过张坤来着,像他那样赌石,真的是有多少钱都不够扔的,可是结果倒好,中午才两三百块原石,而这会,那一箱子原石,怕不下六七百块了。

    袁凯说完,看到张坤立刻想要解释什么,连忙摆了摆手:“什么都别说了,既然都已经买下了,那就不要后悔,原石这东西,售出后概不退换。”

    “而现在就看你小子的运气到底是不是真好了,如果那堆原石能开出五分之一的翡翠,那你多少还能回点本。”

    不过刚说完,袁凯就不由自主苦笑一声。

    五分之一?

    好吧,以张坤那选原石的方法,可能有五分之一出翡翠的概率吗?

    要知道,就算袁凯自己来,精挑细选的,也不一定能有一半的概率,正常是三块原石能出个一块翡翠,出两块那都算运气好的了。

    所以袁凯又连忙道:“算了,别想这么多,出多少算多少吧。对了,你那朋友现在要解石了,要不我们去看看?”

    听到袁凯的话,张坤转头向着人群方向望去,果然刘承德已经在从硬木箱子里拿原石了,看脸上满脸笑意,似乎之前说的条件谈的不错。

    看到这,张坤脸上闪过一丝无奈,点了点头:“看看就看看吧!”

    事已至此,张坤已经不想再阻止什么了,顺其自然发展吧。

    张坤点头了,袁凯和李逵便笑着一起,三人也走向了人群。

    说起来,其实张坤自己对这批原石也很好奇。他很想知道,刘老爷子选的这些原石,到底能出些什么翡翠。

    只见刘承德在那巨大的硬木箱子内随便挑选了六七块原石,放在旁边的拖车内,然后拉着就朝着切割机走去。

    周围的人群立刻跟上,而石场的工作人员也立刻追了上去,有人就立刻准备好解石工具。

    交了租用机器的费用,刘承德轻轻呼吸了一会,然后从拖车内随便拿了一块原石,直接放到切割机上,固定。

    一切准备就绪,刘承德打开切割机电源,切割机的滚轮飞速转动了起来,然后双手握住切割机操纵杆,控制着滚轮直接朝着原石中间切下,锋利转动的磨砂轮立刻深入原石之中。

    而这时,张坤和袁凯三人正好挤入人群,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张坤整个人顿时一呆。

    不过很快张坤就回过神来,然后猛的大叫:“停,停下……!”

    张坤此时的叫声那叫一个悲愤啊,可是,随着张坤的声音刚落,切割机上的原石咔擦一声,一分两半……。

    刘承德选的第一块原石并不是很大,大概排球大小,重七八斤左右。

    在切割机快速转动的锋利滚轮之下,很快的就被从中切开。

    看到这,张坤猛的一拍额头,满脸的懊恼……。

    而这时周围的人群突然发出一阵惊呼,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不由自主的望着切割机上分成两半的原石。

    勉强算是圆形的石块十分整齐的从中间一分为二,而在分开的两半原石中,灰白之间,两片深绿色的光芒格外的刺眼。

    “真,真开出翡翠了?”周围人群全都目瞪口呆,吃惊的望着原石中间,那被分开的两片绿色。

    绿色区域不是很大,大概成人巴掌左右。而整片绿色十分浓郁,在阳光照射下,散发着清透的光芒。

    “水种,这绝对是上好的水种翡翠啊,涨了,大涨!”人群最内圈一人仔细瞧了很久,终于下出了结论。

    不过那人立刻又摇头晃脑,满脸叹息的神色:“可惜了,这一块好好的翡翠,居然被切成两半,价值起码下跌三成,可惜,可惜!”

    而此时,双手还握着切割机的刘承德也愣住了,他呆呆的望着脚下分成两半的原石,中间那一抹绿色,格外的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