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346章 再出绿


    张坤接连喷出三个你知不知道,一时间把刘承德整个人喷的顿时僵在了那里。

    过了好一会儿,刘承德才回过神来,顿时无语了。

    好吧,选原石是累,但那是前半段吧。后面我们都请了专门的劳力,你就这里点点那里点点,也会累?

    而且,花了好多心思?

    就你那,随便这里点一块,那里点一块,基本看都没看,这也花了很多心思?

    更夸张的是昨晚彻夜未眠……。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晚吃过烧烤,你就直接睡了吧,而且今天早上,要不是我去叫你起床,你还不知道懒到什么时候。

    这也叫彻夜未眠?

    刘承德无语了。

    可是,刚才眼看第一块原石居然切出翡翠,而且还是翡翠中的上品,刘承德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第一时间冒出的就是刚才一下午中,张坤脸上自信的神色。

    他……似乎对自己选的原石很有信心?

    想到这,刘承德心里猛然一跳。

    所以此时刘承德站在张坤面前,那叫一个小心,所以即使张坤睁着眼睛说瞎话,刘承德也不反驳,反而小声问道:“那我该怎么做?”

    “怎么做?自然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啊。”张坤狠狠的瞪了刘承德一眼。

    “解石这么累的活,我才不干呢,所以当然是你做啦。”

    “不过!”张坤双眼瞪着刘承德:“后面你可要用心了,要是再切废一块原石,嘿嘿……!”

    张坤冷笑两声,刘承德连忙干笑着道:“不会不会。”

    “那还不快去,早点干完,早点回酒店休息,今天累死我了!”张坤咧牙抱怨着道。

    听得如此说,刘承德心里却是一松,然后连忙拿着那两块切开的原石,跑回切割机旁。

    放下手中切开的原石,然后又从拖车内摸出一块略微四方的原石,固定在切割机上。

    不过这一次刘承德可是不敢操纵着切割机直接开切了,而是拿起旁边的磨砂轮,接通电源,然后握着磨砂轮开始在原石上慢慢打磨了起来。

    这才是一般情况下解石的顺序,先擦,擦过之后再切,而切了之后再磨。

    看到这,张坤总算心里一松,看刘承德握着磨砂轮也是有模有样的,之前他说会解石看来也不是吹牛。

    现在宁以远阴谋暴露跑了,而如果刘承德不会解石的话,那张坤可就抓瞎了,别买了原石却不知道怎么解,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话。

    至于依靠张坤。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第一次接触赌石,之前别说切割机了,就连磨砂轮都没碰过。

    张坤唯一的优点就在于他那一双眼睛上了,通过和刘老爷子的沟通,买原石那自然是没问题,但是如果让张坤来解石。

    得,除了和刘承德那样一下从中间切开外,张坤也不会其他的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即使赌石大涨,也会给张坤切的价值大跌。

    所以看到刘承德有模有样的开始擦石,张坤也是心理一松。

    而周围人群在刘承德再次开始解石,也就慢慢安静了下来,静静的望着刘承德打磨原石。

    一阵阵咔擦的声音,还有飞舞起的灰尘,刘承德手下的原石一角开始慢慢被打磨了去。

    几分钟后,刘承德突然双眼一亮,右手连忙移开了磨砂轮,然后拿起水管对着打磨处清洗了一会。

    当水流过后后,灰白色的原石上,隐隐露出一丝蒙蒙的绿意。

    “靠,又出绿了?”有眼尖的人立刻看到了原石一角上的绿色,虽然很淡,但绝对没错。

    刘承德也满脸惊喜,没错,真的出绿了,虽然颜色不是很明显,但确实是绿色晶体状。

    第一块是,第二块也出了翡翠,难道……。

    刘承德心头猛跳,眼角的余光撇了张坤一眼,但很快刘承德就收敛了心神。

    不想,先不想那么多,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先把原石解出来再说。

    刘承德深呼吸,然后拿起旁边工作人员早就准备好的强光灯对着擦出来的窗口仔细看了看。

    刘承德看的很仔细,他解石的经验也不是很多,所以只能多花点精力了。

    两分钟后,刘承德终于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的神色。

    刚才透过强光灯从窗口往里看去,隐隐约约刘承德看到里面的翡翠个头似乎也不小,而最重要的是,透出来的绿,颜色十分正,透明度较高。

    刘承德隐隐觉得,这一块原石内,很有可能又是一块水种翡翠。

    一想到这,刘承德精神一振,然后调整了一下原石的位置,便打开了切割机的电源,双手紧握操纵杆,沿着自己估算的位置,切了下去。

    这一次刘承德控制的还不错,一刀下来,大块灰白石块掉落,但是却没有伤到丝毫翡翠,或者说,一刀切下来还没有丝毫翡翠的影子。

    其实这却是刘承德故意为之,刚才就切废了一块上好的翡翠,现在原石内很有可能又是一块水种的料子,刘承德怎么可能不小心。

    他宁可多花点时间,慢慢切,也要争取不再伤到翡翠。

    眼看切口没有出绿,刘承德便又抬起操纵杆,沿着切口边缘望里面又切了一点点。

    咔擦之声,又一片石块掉落,灰尘慢慢扬起。

    当灰尘散去,刘承德移开切割轮后,双眼顿时一凝,一双眼睛呆呆的望着原石切面上那一片淡淡的绿色。

    明亮,清澈,鲜绿,宛如透明玻璃一般!

    玻璃种?

    刘承德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