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347章 玻璃种
  切口面上,一块拳头大小面积的翡翠,在灯光下闪耀着绿色的光芒。

  绿色纯净,透亮,隐隐有一种晶莹透亮的感觉,在翡翠之下,甚至还能看到一点原石的灰白,这也说明了翡翠的透明度。

  看到这,刘承德心里猛的蹦出三个字,玻璃种!

  而当一想到这三个字,刘承德脸色瞬间涨红了起来。

  玻璃种啊,翡翠中的极品,万金难求,价值极高。

  在刘承德的印象中,在港岛的一些拍卖会中,偶尔会出现一些玻璃种的翡翠饰品,无一不是拍出了天价。

  比如一次拍卖会上,一个玻璃种翡翠挂件,成交价达几百万元。而一块拇指大小的戒面,也曾经拍出过千万成交额,还有一只手镯,更是被人以一千九百万的价格收入囊中。

  而刘承德印象中最珍贵则是一串完全由玻璃种满绿翡翠制作而成的珠链,那一次的拍卖价格,高达八千万……!

  八千万……,刘氏玉器一年的营业额也不过如此了,而那仅仅是一串珠链啊。

  由此可知,玻璃种翡翠的价值。

  所以,当刘承德发现自己手下这块原石中的翡翠居然有点像那玻璃种时,刘承德心里的激动可想而知。

  看现在切面的情况,这块原石内的翡翠体积也不算小了,估计能有拳头那么大,而如果品质能达到玻璃种,那这一块翡翠的价格起码超过三千万,甚至四千万。

  而如果做成饰品的话,然后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五千万卖出去都不是不可能。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在刘氏玉器现在这种紧要关头,能够拿出一块玻璃种翡翠饰品,那么对稳定刘氏玉器在玉器行业的地位,有很大的作用。

  而此时,周围的人群也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

  “出绿了,颜色好鲜艳啊,靠,又涨了?”

  而这时,人群正中,一个四五十来岁的中年人,眨了眨眼,死劲的望着切割机上原石的切面。

  那颜色,那透明度。

  突然,他用力挤开人群,然后猛地朝着刘承德冲去。

  猛的人群中冲出一人,而且还是朝着自己冲来,刘承德下意识的朝着脚下那块原石望去,然后双眼一红,一甩手就放开了握着的切割机操纵杆。

  只见刘承德一把抱住已经切开的原石,也不管原石上刚刚喷过水流,**的,还占着水泥粉尘,一股扭扭捏捏的感觉。

  不过此时刘承德可顾不得这些,死死的将原石抱在怀中,然后双眼瞪着跑来的中年男子:“你想干嘛?”

  刘承德声音充满了警惕,一双眼睛死死望着对面那人。

  而这时,周围的工作人员才反应过来,顿时四五个人也冲出人群,将刘承德和那中年人包围在中间。

  那突然冲出的中年人看到刘承德如此过激的反应,脸上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一丝哭笑不得的神色。

  “我说刘总,别这么夸张好不好,我,我就是想跑过来,近距离看一下你刚才切出来的那块原石,到底,额,到底是不是那个!”

  至于周围石场的工作人员,他则自动无视了。

  只要不在石场做什么破坏规矩的事,石场是不会干涉客户任何行动。而这中年人自然也没有想要做什么破坏规矩的事。

  那中年人解释完毕,刘承德却依旧怀疑的望着他,手中**的原石仍旧不肯放手。

  不是刘承德不愿意相信他,而是,手中这块原石很有可能会是那传说中的玻璃种,价值巨大,那么自然怎么小心都不为过了。

  不过,那人如此解释了,刘承德脸色总算稍稍好了一些,而且再看到周围突然又出现了大批石场工作人员,将周围隐隐包围住,他这心头才算一松。

  有这么多人保护着,原石至少在这里应该还是安全的。

  于是刘承德脸色稍安,然后一双眼睛略带着奇怪的望向那人:“你也看出来了?”

  刘承德没有说是什么,但是那中年人却是双眼立刻一亮,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难道,难道真的是……那个?”

  中年人明显十分激动,可是在最后还是没有将那几个字说出口。

  而这时周围人群也似乎发现不对劲了,一个家伙莫名其妙的跑出去,然后刘承德夸张的动作,还有现在那中年人激动的表情……。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有人想不明白,可是也有人双眼闪烁着思考的神色,一双眼睛望向了刘承德怀中湿漉漉的原石。

  而突然人群中又有人双眼猛的闪烁出惊骇的神色,然后瞬间推开前面的人群,也是冲到了刘承德身前。

  “难道,难道你这原石里,开出那个了?”

  又突然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周围人群更加的好奇了,到底是什么啊?

  等等,原石,开出来……。

  “玻璃种?”人群中猛的一人惊呼了出来,然后满眼不敢相信的望着刘承德手中的原石。

  “不,不会吧,棚区的原石,开出玻璃种?”

  而随着那人将玻璃种三个字叫了出来,周围人群先是一愣,随即脸上全都闪烁起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棚区?开什么玩笑?

  就那棚区,几百块钱一斤的原石,能开出玻璃种?捡漏也不可能是这么捡的吧。

  可想是这么想,但是周围人群所有人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全部望向了刘承德怀中的原石上。

  还有那一些不能自己的家伙,也忍不住挤出了人群,朝着刘承德冲去。

  场面一时居然混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