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356章 谁是猪,谁是老虎?

霉运阴阳眼 第356章 谁是猪,谁是老虎?

  没错,就是扮猪吃老虎。

  望着现在站在切割机旁,满脸自信的张坤,再回想起中午看到的那个,在一个个棚子里跑来跑去,随手抱原石的张坤,完全就不像一个人嘛。

  一个仿佛初入行的新人,一个则好像是在赌石行当内浸泡多年的高手,大师。

  如此强烈的对比,让大家仿佛造成了张坤好像变成了两个人一样的感觉。

  而周围人群的议论纷纷让龙海脸色通红,不过很快龙海就冷哼一声。

  “狗屎运好罢了!”

  声音不大,但却也足够让全场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而听到龙海的冷哼,张坤淡淡的望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却并没有开口反驳,而是转头望向切割机旁的精壮汉子。

  “继续切!”

  淡淡的三个字,却让骚动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望向切割机旁的精壮汉子。

  突然被如此多的目光集中,那精壮汉子也不自觉的咽了咽口中的唾沫,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死劲让自己脑海里回想着一句话:“一千块钱,一千块钱,加油!”

  有了这类似心里暗示的手法,那精壮汉子果然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然后完全无视了周围人群的目光,将已经切开的第一块原石拿开,然后拿过最近的又一块原石,固定在切割机上。

  切割机的磨砂轮再次发出了刺耳又动人的咔擦之声,精壮汉子紧握切割机操纵杆,原石在一分多钟的时间里,就瞬间分成了四分。

  三块灰白的废石散乱的倒在地上,而在切割机上,一块淡绿色的冰晶翡翠,绽放出微微的光芒。

  整个人群所有人全都呆呆的望着切割机上,那一块青绿色的冰晶翡翠,完全的愣住了。

  又开出翡翠了?而且,似乎线也画的完全正确,三刀切下来,直接让翡翠出现在大家面前,并丝毫没有伤到玉肉。

  如果说一次的话,还能说走了狗屎运,可是接连两次都如此的精准,那可就不是狗屎运什么的能够说明的了。

  此时所有人望向张坤的目光再次一变,如果说之前也许还只是怀疑,但现在,他们几乎已经能肯定了,张坤,肯定是在扮猪吃老虎。

  而且,随着切割机造成的漫天灰尘慢慢落下,旁边立刻有工作人员拿着水管对着切割机上带着灰尘的原石冲洗了一会。

  原石上的泥灰被冲走,清澈的水流让翡翠露出了最真实的模样,原本微微的绿光,此时变得清晰而耀眼。

  而此时,站在人群最前方,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年人双眼无神的望着切割机上那已经被清洗出来的翡翠,满眼不敢相信的神色。

  “冰,冰种,青绿,好货色啊,起码一百万以上……。”

  那老年人喃喃的声音让周围人群都是一愣,随即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全部集中到了那块翡翠之上。

  顿时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没错,那老人没有看错,在切割机上,那一块闪闪耀眼的翡翠,洋溢着冰晶般的光泽,清澈透亮,仿佛绿色的冰晶,迷人而耀眼。

  是冰种无疑,绿虽不深,但就这模样,一百万的价格,那可以说是板上钉钉。

  而龙海也愣住了,他不敢相信的望着切割机上那一块青绿的翡翠,那平日里他最喜欢的绿色,此时却仿佛格外的刺眼。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啊……。

  不过很快龙海就脸色一沉,满脸青黑,冷哼道:“狗屎运也会有踩两次的时候。”

  而对此,张坤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切!”

  “哎,好嘞。”而这时,接连切出两块翡翠,而没有一点失误的的精壮汉子也切出了自信,脸上闪耀着兴奋的神色,立刻又拿着第三块原石,固定在切割机上。

  两分钟后,周围人群呆呆的望着切割机上又一块耀眼的绿色光芒。

  “水种,深绿……。”

  第四块。

  “水种,阳绿……。”

  第五块。

  “冰种……。”

  半个小时候,整个石场此时安静的落针可闻,而此时包围着张坤等人的人群已经越来越大。基本上石场所有人都跑了过来。

  包括来石场的客人,也有石场的工作人员,甚至那之前组织拍卖会的翡翠村村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人群最内圈。

  还有曹浩然,吕老爷子,袁凯,李逵,龙海……,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切割机,还有一脸神色平静的站在切割机旁的张坤。

  十块原石已经全部切开了,共计开出四块冰种翡翠,六块水种翡翠。

  十块原石开出十块翡翠,而且无一切垮,或者说,全部大涨。

  是的,大涨。在十块原石里,就算那块最差的,水种,淡绿色翡翠,也起码值个二十五万以上,而那开出的第七块翡翠,更是真正的高冰种,深绿而正阳,其价值,起码在一百八十万到两百万之间。

  也就是说,仅仅张坤开出的这十块原石,其翡翠价值,就超过六百万。

  这还是翡翠本身的价值,如果做成成品出售,那起码是上千万了。

  而此时,就算不计算远处那一箱子的原石,仅仅是张坤开出的这十块翡翠,刘承德所有的资金可以说完全回本。

  这还不算在此之前刘承德开出的那两块。

  于是,整个场地变得安安静静的,只有放在切割机旁的那十块原石翡翠,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依旧耀眼,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