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380章 全是笨蛋
  远处的金总一直静静的站在车旁,默默的看着,看着张坤逗弄那些小孩子,看着那些小家伙们拿着糖果肆意的奔跑,看着张坤和那后出来的青年交谈。

  他有点看不明白了,这里到底是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小孩,而且,为什么他们会叫张坤老师?

  而直到所有人再度回到那低矮的围墙内后,荒凉的大地上再次只有他和张坤两人时,金总这才慢慢朝着张坤走去,来到那低矮围墙外。

  而当真正走近后,金总这才发现,这面前唯一的房子比远处看到的更加破烂。

  泥砖开裂,漏风,一些地方,甚至能伸过手臂。

  而慢慢走到张坤身旁,一块墨绿色的牌匾让金总双眼一凝。

  木质的牌匾上,用白漆写着几个早已经模糊的打字,金总看了很久,才隐隐约约认出上面的字来。

  “石桥小学!”

  金总心里默念着这四个字,突然金总脸色猛的一变,他呆呆的望着牌匾上的四个大字,脑海里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念想。

  不过很快金总脸色就恢复了正常,他目光从牌匾上慢慢移开,然后转头望向大门内。

  黄国旺站在黑板前,拿着书本,开始给小家伙们上课。

  崭新的黑板,白色的粉笔,刷着红漆的课桌。

  这里是学校,有这些很正常,可是当这些东西和周围一些其他事物放在一起的时候,却格外的让人注目。

  老旧的黄铜大钟,贴在墙壁上,已经脱落油漆的挂钟,墙壁角落里,放着一对对的木头架子,当和这些东西在一起时,教室中间,那一个个崭新的课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金总沉默了,他仿佛若无其事的将整个教室都扫了一眼,然后目光再次慢慢汇聚到大门外挂着的那块木质牌匾。

  牌匾上四个大字,虽然早已经模糊,但是却依旧隐约可见其中的苍劲有力。

  “你要建的是学校?”望着牌匾的金总突然莫名其妙的开口道。

  自从黄国旺进去后,就一直处于发呆中的张坤一愣,随即奇怪的望了金总一眼:“之前不是说了吗,我建的就是学校啊!”

  听到张坤的话,金总为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不过很快就又若无其事了起来,转头望向张坤:“你是这里的老师?”

  “你是说那些小家伙叫我老师吗?”说到这个,张坤摇了摇头:“不是,他们叫我老师是因为我上次来的时候帮他们上过一节课,所以他们才叫我老师而已。”

  “是这样吗?”金总低声喃喃道。

  “那建好的学校会改名吗?”金总突然抬起头又问了一句。

  “改名?”张坤愣了,然后奇怪的望向金总:“为什么要改名?石桥小学这个名字我觉得很好啊。”

  “这样啊!”听完张坤的话,金总再次陷入沉默,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坤奇怪的望着金总,这家伙,怎么老是问些莫名其妙的话,真是怪了。

  不过说到学校,张坤开口道:“金总,这图纸也做了,实地考察你也看了,大体上就是这么个环境,你现在应该能大致估算出房子的造价了吧。”

  “房子的造价啊……。”金总突然抬起头来,用力抓了抓后脑勺,满脸无奈和犹豫的神色。

  看到金总这模样,张坤眉头一皱:“还没算出来?”

  不过张坤话音刚落,金总便连忙摆手“没没,出来了出来了!”

  张坤愕然,眨了眨眼望着金总:“出来了,那到底是多少?你总要给我个大概的数值吧!”

  “大概的数值……!”金总突然莫名其妙的低头叹息一声,然后再次抬起头来时,脸上已经换上了灿烂的笑容。

  “大概的数值就是……一百五十万咯!”

  一百五十万?

  听到这个数字,张坤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然后满脸奇怪的望着金总。

  “之前我在车上好像听到你说,不是要一百七十万,还是一百八十万来着?当时有点走神,但应该不是一百五十万啊?”

  “呀,什么啊,你听错啦,我在车上说的就是一百五十万啊。”

  “可是,我好像真的有听到什么一百七十万啊!”张坤有点迷糊。

  “你都说自己走神啦,而且,我自己说的话难道我还会记错,我说的就是一百五十万。”金总无比肯定的道。

  “是,这样吗?”

  “没错,肯定,就是这样!”

  “那,那好吧,一百五十万就一百五十万吧!”

  “恩,成交。”

  ……

  两天后,四五辆大货车运载着一大堆的东西来到了石桥小学,往日一片荒凉,安静的让人有点害怕的这里,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在破旧的石桥小学不远处,一个临时工地就这么暂时搭建了起来。

  而更远处,一大堆的人则在测量,勘测,还有设计。

  而远处,张坤和金总坐在椅子上,笑嘻嘻的交谈着。

  “你说那老先生是不是真的很笨啊,到这里来教书,一教就是三四十年,到死了,连个婚都没结,就这么去了。”

  “活了一辈子,倒有大半辈子扔在了这里,你说这人,是不是蠢得可以?”

  “还有现在那黄国旺,好好的正经大学生不做,繁华都市不待,非要到这穷山沟沟里,教着那些脏兮兮的小屁孩。”

  “也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脑袋读书都读死了,不会转弯?你说这大好的年华,就这么扔这了,多可惜啊!”

  “还有一个你不知道,叫黄石开的,和黄国旺一样,一根筋,死脑袋,受不了人家老头几个可怜的眼神,就签下了一辈子的卖身契。”

  “不过,这命啊真看不懂,他就是一不小心出去一趟,就再也不能回来了!”

  “恩?他怎么了?”一直静静听着的金总忍不住问了。

  张坤脸色平淡的撇了撇嘴:“死了,舍己救人!”

  “笨,都他妈是笨蛋,笨的无药可救的混蛋。”

  狠狠咒骂了几句,张坤脸色才平静了下来,他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的太阳:“好了,金总,我也要走了,那么这里就拜托你了。”

  “七十万定金我已经转到你账号,剩下的八十万,等学校交期检查后再一次结清。”

  对此,金总笑着点了点头:“ok,那么就这么说定了,要不要我送送你?”

  张坤摇了摇头:“没事,不正好有要回去的货车吗,我搭顺风车就好了,那么,下次见了,金总。”

  张坤站起身来,拉了拉背上的旅行包,然后挥了挥手,朝着远处将要离开的货车跑去。

  而当张坤走远后,金总脸上的笑容这才慢慢消散,他望着远处那年幼的背影,忍不住叹息一声,低声喃喃了起来。

  “他们笨吗?可是你又能聪明到哪去?一百五十万啊。”

  不过刚说完,金总突然又自嘲的笑了起来:“如果这样说的话,我似乎也不怎么聪明啊,三十万!”

  一想到这个,金总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然后右手放在心上,低头望着胸口。

  “痛吗?我数三声,如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不痛了啊!”

  ……………………

  ps:那啥,司徒可怜的伸着手:排骨大哥,你看,三更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