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381章 回家了


    走下长途车,看着熟悉的环境,张坤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终于,回来了!

    张坤拉了拉背着的旅行包,然后带着微笑快步朝着家的方向走着。

    这次出去的时间本来并不算长,即使从遇到黄石开算起,也才十天不到,可是这一段时间,张坤却好像过去了半年之久一样。

    因为这些天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从黄石开到黄国旺,从刘承德到刘中正老爷子,还有曲胖子,宁以远,甚至还认了一个大哥袁凯,还有金总。

    在这些人中,张坤发现,自己对社会的了解又更深入了一些。

    在以往,张坤总是相信,世界是美好的,人心总是善良的,可是曲胖子和宁以远用事实告诉他,完全和谐的社会是不可能存在的,总会有那么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乱七八糟的人。

    那时候张坤曾一度对自己于社会的理解产生了怀疑,世界真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吗?

    是的,他怀疑自己的理念,怀疑自己曾经所看到的那些。

    可是之后刘承德和刘老爷子之间的故事让张坤发现,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只看表面。

    在刘承德口中,刘老爷子是一个近乎心理变态的父亲,让一个十岁的小男孩自己去赚取学费和所有开支?这是一个正常父亲会做的吗。

    可是事实告诉张坤,会的,如果那个父亲患了绝症,很快就要离开他亲爱的妻子,可爱的儿子,那么他要做的,就是在他还有限的时间里,教会儿子如何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活下去。

    在他还在的日子里,儿子可以犯错,可以失败,但是如果他走了呢?

    所以,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他没有把时间留给自己,而是争分夺秒的为自己离开后,妻儿的生活努力铺垫,只希望在自己走后的时间里,妻子,儿子,能够过的更好。

    这样原本是没错的,为了妻子,为了儿子,他付出了一切,从某方面来说,他无愧于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

    可是呢,对刘承德而言,这真的是对他好吗?

    殊不知在张坤离开的时候,刘承德依旧深深的恨着刘老爷子,因为,老爷子没有给他幡然悔悟,浪子回头的机会。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和父亲说一声对不起,没有最后一次拥抱,没有喊出最后一声“爸”。

    人生最大苦,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

    对刘中正老爷子来说,他尽到了自己身为父亲的责任,无愧于心。

    可是对刘承德而言,他却没有尽到自己身为儿子的义务,尤其是在知道真相后,张坤看得出来,刘承德阴沉的心。

    他嘴里说着恨刘老爷子,但其实真正恨的是他自己吧。

    张坤又学了一些,他的人生,他的社会经验都在慢慢丰满,可是张坤的心却更加沉重。

    走在人行道上的张坤突然咧嘴一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想起这些,也许真的是累了吧,既然累了,那么就好好休息一下。

    不都说家是心灵的港湾吗,那就让自己这艘历经艰险,已经破破烂烂的心灵之船好好回港返修吧。

    想到这,张坤脚步再次加快了一些,突然莫名其妙的想要更快的回到那个土砖瓦房,相比吕老爷子别墅,就连狗窝都不如的家里。

    快步走着,慢慢回到人民路,路上开始渐渐出现熟悉的人影。

    “哟,这不是张坤吗,多久没看到你了,这段时间干啥去了啊。”一位遛狗的大爷看到张坤惊讶的道。

    “二大爷,出去玩了,刚回来!”

    “出去玩好啊,人啊就要趁着年轻,多出去玩玩,走动见识,否则到老了,你就算想出去都不行咯。”

    “那是那是!”

    和二大爷说了几句张坤继续朝着家走去,一路上邻里熟人看到张坤都笑呵呵的叫下张坤闲聊几句。

    一路上看着这些熟悉的人影,张坤的心也开始慢慢平静了下来,一个一个笑脸闲谈。

    不过在经过李信家时张坤略微失望,因为李信居然和他父母去外婆家了。

    不过很快张坤就收拾起了失望的心情,因为,他看到家了。

    土砖,瓦片,两层楼的小房,一眼望去,还是自己离开时的模样。

    张坤加快脚步,家越来越近,而当最终站在家门前时,张坤却突然愣住了。

    房门是打开的,而在房内,一个窈窕的身影正拿着扫帚在打扫房间。

    望着那个熟悉的背影,让人难以忘怀的马尾辫,张坤呆了,痴痴的站着。

    她为什么会在这?

    而就在张坤发呆的时候,突然张坤只觉得右耳一疼,一只巨大的手狠狠提着张坤的耳朵。

    “好小子,你还舍得回来?老实交代,这段时间你都跑哪去了?打你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欠费。”

    “行啊,翅膀硬了是吧,说,这些日子干啥去了,居然连学校的期末考试都不参加,能耐啊!”

    说话间,一个硕大的脑袋恶狠狠的出现在张坤眼前,一双眼睛仿佛牛眼珠子一般,狠狠的瞪着张坤。

    “痛痛痛。”看到突然不知道从哪跑出来的中年男子,张坤右手紧紧抓着自己耳朵,满脸痛苦的神色。

    不过望着张坤那满脸痛苦的模样,突然出现的身影却是双眼恶狠狠一瞪:“痛啥,我还没用力呢!”

    听到那人怒吼,张坤脸色立刻一僵,然后尴尬的笑了笑。

    “不叫了啊?”那人怪笑的望着张坤。

    张坤连忙摇头,然后脸上立刻露出讨好的神色:“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