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382章 奇葩老爸
  “还知道我是你爸啊!”张坤老爸,也就是张德海露出一丝怪笑,然后脸色猛的一顿,双眼再次狠狠的盯着张坤。

  “老实交代,这段时间都跑去哪了?”

  “爸,咱能先放开耳朵,再慢慢说行不!”张坤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对此,张德海很直接的否决:“不行,想要我放手,先把事说清楚了再说。”

  好吧,面对老爸的执拗,张坤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好吧,这段时间我去港岛了。”

  “那边港岛大学邀请我参加一个研究,所以耽误了期末考试。”

  “大学?还是港岛那边的?你小子没骗我吧!”张德海满脸怀疑的盯着张坤。

  对此,张坤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真的,我保证,而且学校可以给我作证!”

  好吧,老爸,别怪我骗你了,我也不想。可我要是说我去帮灵魂完成心愿的话,你估计又得把我抓精神病院去检查了。

  看到张坤如此信誓旦旦的模样,而且还说出学校能帮忙作证,张德海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然后哼的一声,右手慢慢松开张坤的耳朵。

  “哼,就算这样,你手机呢,要么是关机,要么就是欠费,怎么的,我给你的钱还不够交话费?”

  “这不是做研究么,禁止和外面联系。”张坤小声道,说完还用手揉了揉隐约有点痛痛的耳朵。

  老爸还真捏啊。

  这些东西,张坤在回来之前就想好了,自己旷课这么久,还错过了期末考试,肯定瞒不了老爸,所以他早就想好了借口,甚至在回来之前还特意拜托了吕老爷子。

  上次去帮幸福看病,吕老爷子帮忙找的借口就是港岛大学邀请参加研究,那么就再来一次吧,想来这个对吕老爷子而言应该是轻而易举吧。

  听到张坤的解释,张德海左右想了想,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才哼的一声点了点头。

  “算你小子走运,好了,最后一个问题,房子里那女孩子,怎么回事?”

  听到老爸的话,张坤一愣:“什么什么怎么回事,我才刚回来好吧,而且这句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她怎么会在这?”

  “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啊!”

  张德海怀疑的盯着张坤看了很久,然后开慢慢开口。

  “前天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丫头坐在我们家门前,我上去问了,她说是你同学,在这等你回来找你有事。”

  “我瞧着那模样,好像等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在学校做什么坏事,居然还让人家女孩子找上门来了?”

  “喂喂喂,老爸,咱不带这么污蔑自己儿子的啊!”张坤连忙不干了。

  “你这语气可不对,到底那是你女儿呢,还是我是你儿子啊。再说了,在学校,我可是三好学生,老实的很,怎么会干坏事?”

  “三好学生?你小子从上学以来就没从学校带回过一张三好学生的奖状,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三好学生?”张德海很是不屑的撇了张坤一眼。

  “而且,你要没做坏事,人家女孩子会追到咱家来?”

  “我跟你说,我们家虽然家教不是很严,但绝对不出二流子,你要是在学校里那个了人家就想甩手,小心老子我k你!”张德海狠狠扬了扬硕大的拳头。

  听到老爸的话,张坤眼角一颤。

  什么叫那个了人家?

  老爸,你……。

  张坤嘴巴张了张,但最终还是无奈的垂下了头。

  好吧,老爸,你赢了,我不跟你说。

  看到张坤低下头,张德海得意的笑了笑:“怎么样,我就知道是这样,不过……。”

  张德海突然一把揽住张坤的肩膀,小声道:“好小子,行啊,不声不响的就追了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有你老爸当年风采。”

  “这丫头,长的俏,说话也有礼貌,做事也利索,我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再说人家女孩子都追上门了,这是死心塌地啊。”

  “停停停……。”张坤终于忍受不住老爸的话,连忙喊停,然后哭笑不得的道:“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么回事好吧!”

  “还想瞒我?你老爸我这么多年过来,什么人没见过,男女之间就那么点事情,我还看不出来?”张德海满是不屑的望了张坤一眼,然后随手一推。

  “行了,我也懒得跟你说,人家女孩子等了你这么多天,你还不先去和人家说说话,我跟你说,不许欺负她!”

  张坤身子被老爸一推,不由自主的就迈进家里,不过听到老爸后面那句话,脸上不由闪过一丝苦笑。

  欺负她?我不被她欺负就是好事了。

  不过当张坤站稳身子抬起头来时,张坤猛然间愣住了,只见那个窈窕的身影静静站在屋中,双手还拿着扫帚,嘴唇轻咬的望着张坤。

  只是原本红润白皙的脸上,此时却有着点点憔悴的苍白。那一双原本明亮的眼睛此刻却隐藏着丝丝忧愁。

  就连之前主人最在意的秀发,此时都随意的扎成马尾披在身后,额头甚至还有几根调皮的发丝俏立,显示出主人在扎头发时的漫不经心。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依旧难挡其主人的美丽,甚至这一点点的苍白,一丝丝的忧愁,还有那“凌乱”的发丝,还平白增添几分往常从没见到过的怜惜之美,看起来是那么的楚楚动人。

  可是望着此时面前的人影,张坤沉默了。

  以往那个活泼,闪耀,朝气蓬勃仿佛女王一般的少女,此时却变成了如此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