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386章 约会
  周天理。

  虽然张坤只和周天理通过一次电话,但是张坤现在非常肯定,电话那头的声音绝对是周天理无疑。

  那么,周雅琪没有回家?

  张坤脑海里猛的闪现出周雅琪的模样,微笑,阳光,自信,充满无限朝气。

  出事了……。

  张坤心头一跳,而此时电话那头,周天理依旧在怒吼,不过张坤却再也没有听进去一点,他直接挂断电话,然后快速找出周雅琪的电话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电话里传来电子声音,张坤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关机……,难道真的出事了?

  一想到这个,张坤终于坐不住了,他猛的站起身来望着老妈:“妈,你摩托车钥匙呢,借我骑一下!”

  正看联欢晚会正起劲的老妈一愣,然后转头望向张坤满脸疑惑:“这时候要出去?”

  “恩,有事!”张坤点了点头,不过老妈依旧眉头紧皱。

  这可是大过年的,而且这么晚了。

  不过张坤此时心里焦急万分,看到老妈犹犹豫豫的模样,忍不住催促了一声:“妈,我真有急事!”

  被张坤这么一叫,老妈才发现张坤脸上焦急的模样,再一想,儿子现在也大了,也许真有什么事呢,这不刚接了个电话。

  想了想,老妈立刻掏出钥匙扔了过去。

  “呐,路上注意安全,还有,早点回来!”

  “知道了!”接过钥匙,张坤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而望着张坤如此风风火火的模样,老妈再次一愣:“这到底什么事啊,急的跟个猴子似的。”

  不过这时候老爸张德海突然得意的笑道:“儿子这八成是去约会了,这么匆匆忙忙的肯定没错。”

  “啥,约会?”老妈眉头立刻一扬,然后一双眼睛瞪向张德海:“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说,张坤去约什么会?”

  “还能约什么会,当然是和女孩子一起啊!”张德海满是无辜的道。

  “女孩子,什么女孩子?”老妈眼角一颤,然后眼睛冒火一般望向张德海。

  在那熊熊燃烧的目光中,张德海浑身一颤,然后苦笑一声,一股脑把那天看到的事全说了出来。

  “也就是说,我们家张坤也到了被女孩子倒追的年纪了,而且,那女孩子长的真不错,和我们家张坤,那当真是绝配!”

  说到这,张德海又变得眉飞色舞了起来,手舞足蹈的描述起了那天他看到的场景,还有周雅琪的模样。

  不过张德海却没注意到老妈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只见老妈终于忍受不住怒吼一声。

  “张德海……,你就是这样带孩子的?张坤才十七岁,你就让他交女朋友?这是早恋,早恋!”

  正满脸兴奋的张德海被这么一吼,脸上兴奋的神色顿时缩了回去,不过他还是小声嘀咕:“可是,十七岁也不小了啊!”

  “你说什么!”张坤老妈双眼一瞪,张德海立刻全部缩了回去,不过这时,一直坐在旁边的外婆突然笑呵呵的插嘴道。

  “好了好了,德海说的也没错,十七岁不小了,在我们那年代,十七岁都能做爸爸了,再说,张坤年纪不小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外婆突然插话,老妈的怒火终于没有爆发出来,只是满脸无奈的望着外婆。

  “妈,您那是什么年代,现在是什么年代,张坤才十七岁,学习才是最重要的,谈恋爱什么的,可以等他上大学再说啊。”

  不过外婆却直接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什么年代不年代的,我只知道,我们那时候的人能十六七岁结婚,现在的人就也可以。”

  “这年代进步了,难道人还退步了不成,我就不相信!”

  “对啊对啊,老妈才是老封建,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是从高中就开始谈起的,到大学,都能直接结婚了。”丽雪也从外婆身后冒了出来,插嘴道。

  而此时张坤老妈完全愣住了,呆呆的望着面前三人。这,这搞什么嘛,难道现在早恋支持的人还多一些了?还是说,是我真的太于社会脱节?

  ……

  而此时在港岛,周家别墅,周天理望着传来滴滴声的手机,眼角不由一颤。

  “混蛋,居然挂我电话?”

  “居然敢挂我电话?”周天理咬牙切齿:“张坤,行,你有种,这辈子你是别想进我周家大门了。”

  周天理满脸阴沉,周家在港岛也算顶级豪门,身为周家掌门人,他什么时候被别人挂过电话。

  而现在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挂了电话,周天理心里原本就一肚子火气,此时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不过这时旁边一个人影突然插嘴道:“周叔,张坤那里行不通,那您看,是不是我去一趟内地,争取把七七接回来。”

  周天理狠狠发泄了两句后,脸色再次渐渐冷静了下来,沉思了一会,但还是摇了摇头。

  “算了凌虚,她不想回来,你去也没用,除非我亲自跑一趟,但是……。”

  周天理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苦笑:“那丫头,过年都不回来,也许有张坤的原因在里面,但更多的,估计还是在心里记恨我呢,我要是去的话,恐怕连她的面都见不到!”

  听到周天理这句话,旁边的刘凌虚也露出一丝苦笑。

  虽然很不想这么说,但,还真的很有可能是这样。

  自从周棋狸猫换太子的计划败露后,一些事情就再也经不起推敲了,然后周雅琪似乎就知道了些什么。

  从那之后对父亲周天理,周雅琪总是冷冰冰的。甚至就连面对他,周雅琪都是一副无视的模样。

  想到这,刘凌虚忍不住叹息一声:算了,不管是我还是周叔,两个人去都不合适,这时候,还是让该去的人去吧。

  张坤,一切还是拜托你了,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