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437章 踢场
  突然而来的惊变,让体育会馆内所有人全都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轰然倒塌的大门。

  大门是很普通的木页对开门,中间上锁,固定在通道口两侧,并没有通过特殊加固。

  而此时,原本应该挂在两侧的大门残破的躺在地上,通道两侧的墙壁上,也是一阵石土飞扬。

  而在大门倒塌之后,突然出现的人群最后方,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正慢悠悠的收回右脚,同时左手轻弹,将裤脚上沾染的些微灰尘拍去。

  而此时,突然而来的一群人慢慢走出通道。

  来者共七人,全都是年轻男子,当先一人身穿灰色休闲服,满脸笑意,一双好看的眼睛对着体育馆内环视一圈,望着聚集的人群,脸上笑意更加的灿烂。

  而他最后的目光慢慢定格到体育馆四周挂着的横幅之上,嘴里大声读了出来:“南湖省第三届武术交流大会,好,真好……。”

  其大声的叫好,可是体育会馆内的其他人却全都冷脸望着,静悄悄的,无一人应声。

  这里聚集了南湖省各地的年轻武术爱好者,其中不乏各大门派,武术高手继承人,他们此刻心里都一阵恼火。

  来人气势汹汹,更是破门而入,完全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嘛。

  可是,他们这次到来,是应邀参加交流会的,说明白点,就是客人,身为客人就要有客人的自觉。

  虽然他们此时心里恼火万分,但却依旧静静的站在原地,等着此地主人来处理此事。

  整个场馆静悄悄的,就在这时候,一道怒气森森的身影慢慢从旁边走了出来。

  李爽,此时已经满脸铁青,站在场馆中,一双仿佛择人而噬的目光死死的盯在来人身上,眼角一颤一颤的。

  “迟斌,你想做什么!”李爽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慢慢吐出。

  李爽真的怒了,心里已经完全被怒火焚烧了起来。

  今天从头到尾他都诸事不顺,费劲心思举办的武术交流会,原本想创造点和周雅琪单独相处的机会,结果张坤来了。

  然后想要收拾张坤,结果却被张坤接二连三戏耍。

  现在好不容易抓到张坤,想要揍他一顿,结果先是振坤失手,被周雅琪找了过来。

  而当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即使拼着先得罪周雅琪,也要让张坤进了医院再说,结果迟斌又跳出来捣乱。

  因为迟斌的出现,体育会馆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然后望了过来。

  李爽可以冒着暂时得罪周雅琪的风险,先把张坤揍一顿,可是他却不能在众人目光睽睽之下,把张坤打进医院。

  虽然他有钱,但是有些事能做不能说,说开了,就是背地里做了无所谓,但是光明正大的做,即使他那有钱的老爸都不一定兜的住。

  而且,一脚踢爆大门,迟斌,你是想做什么?

  这里是武术交流会,是我李爽举办的武术交流会,你这么气势汹汹的踢上门来,把我李爽放在眼里了吗。

  面对李爽铁青的脸,迟斌却仿佛惊讶了一下,然后笑嘻嘻的道:“哟,李大少也在啊,瞧你话说的,来这做什么,这里不是武术交流会吗,我们自然是来参加交流会啊。”

  听到迟斌的话,李爽先是一愣,随即狂笑了起来:“我听到什么了,我们迟少爷居然要参加武术交流会?”

  狂笑着,李爽脸色又猛的变的阴沉,死死的盯着迟斌冷声道:“迟斌,武术交流会可不是你家后花园的化妆舞会,就你这豆芽一样的小身板?来来,先让我伸量一下,能接我几拳!”

  可是面对狂暴的李爽,迟斌却连连摆手。

  “nono,要参加武术交流会的可不是我,而是这位,大冢吉川先生!”迟斌微微侧身,一个身穿花色休闲装,满脸平淡的青年男子慢慢走了出来。

  “日本人?”静悄悄的会场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而这时,张坤在进来时曾看到过的刘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李爽身旁,静静打量着一身花色休闲服的大冢吉川,然后淡淡的望向迟斌开口道。

  “一个日本人也敢来参加我们的武术交流会,看样子名头不小啊,什么人物?”

  “问得好!”迟斌先是大声一叫好,然后笑指着旁边的人影道:“今天我就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位大冢吉川先生,是日本著名空手道刚柔流,宫城大师的弟子,同时也是五个月后在燕京举行的中日武术交流大赛的日方参赛选手。”

  “这次大冢先生是应我公司邀请,前来考察投资环境,打算在我们南山市兴建一所空手道会馆。”

  迟斌满脸笑容的说完,整个会场完全骚动了起来。

  日本空手道刚柔流,宫城大师的弟子?而且还是中日武术大赛的参赛选手?

  五个月后的中日武术大赛,在场不少人都曾有过听闻,那是一场中方和日方,武术界的比拼,是国家之间,关于武术界年轻一辈的较量。

  而其中的参赛者,无一不是一国武术界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别看现在体育会馆内容纳了南湖省近五百名武术爱好者,可是这么多人里,却没有一人获得代表中方,参与那场中日武术大赛的参赛资格。

  所以听到这,众人都脸色严肃了起来,望着那一脸平静的大冢吉川,再也没有丝毫的轻视。

  而此时,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梁老爷子听到迟斌的介绍也是脸色一愣,然后猛的转头,双眼仔细的盯着那大冢吉川,脸上突然阴晴不定了起来。

  而看到会场众人的反应,迟斌很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又继续道:“大冢先生在来到南山市后,第一时间知道了这场武术交流会,一时心痒难耐。”

  “所以特意让我带路前来,想要和我们与会的南湖省各大武术青年高手们相互交流一番,共同探讨一下中日武术的精髓,不知道诸位意下如何?”

  迟斌话说的十分好听,冠冕堂皇,又是青年高手,又是中日武术精髓。但,在场所有人却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接口。

  这时,站在最前方的李爽却是冷笑一声:“说来说去,还不就是来踢场吗?”

  迟斌双眼一亮,然后立即笑呵呵的望着李爽大笑道:“没错,就是踢场,但不知,你们敢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