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450章 教外传,诛蛮夷

霉运阴阳眼 第450章 教外传,诛蛮夷

  永春,属于中国传统武术中的南拳之一,起源于清朝中期年代,初始流传于广粤,福建等地。

  到近代后,由于一代代传人的推广,永春开始泛布全球各地,并分出各大流派,梁老爷子的梁氏永春便是在民国时期,入驻港岛,并名扬中外。

  擂台上,当张坤念出永春两个字时,大冢吉川眼神顿时一凝,然后一双眼睛仔细的将张坤上下死死打量了一遍,随即冷哼:“永春?”

  “对,永春。”张坤点点头,然后顿了顿轻轻抬头,望着大冢吉川又淡淡的道:“空手道偷师的那个永春!”

  “八嘎……。”张坤的话刚一出口,大冢吉川便立刻脸色通红,怒吼一声,甚至一时间直接吐出了日语。

  张坤依旧脸色平静,淡淡的继续道:“十九世纪初,佐久川宽贺远渡重洋,到清朝学习中国武术,有幸得以传授唐手,并将其带回日本,后经发展,唐手改名空手道。”

  “而唐手,在福建附近,还有个称呼,永春白鹤拳。”

  大冢吉川眼角乱颤,双眼通红的盯着张坤,咬牙切齿:“你在找死……。”

  张坤无视,慢慢双手合掌放在胸前:“今日永春传人,代师门前辈,教外传,诛蛮夷!”

  随着最后六字一出,大冢吉川怒笑而起:“外传?蛮夷?好好好,今天我倒要看看,一个永春传人,能做到什么,杀!”

  一个杀字起,大冢吉川浑身气势高涨,双目怒睁,身形暴起,一脚狠狠踢向张坤中门。

  面对大冢吉川杀来的一脚,张坤面无表情,双手合掌,掌心向着脚影拍去。

  脚掌相合,张坤脸色猛的一变,只觉得一股巨力从腿影传来,张坤脚下不稳,瞬间后退三步。

  一脚踢退张坤,大冢吉川眼角一扬,脚下毫不停留,又是两脚接连踢出,张坤以掌迎,臂挡,身影更是闪的飞快。

  让过了大冢吉川接下来的两脚,张坤瞬间退到擂台一角,暗暗摇晃了一下酸痛的手掌,同时眉头微皱。

  不行,这个身子太弱了,比拼力气的话,完全不是对手,看来得用点软劲了。

  而擂台中央的大冢吉川脸色高昂,双眼冷冷的望着对面的张坤。

  原来还以为又跑出什么高手,结果也不过如此。

  永春永春,今天就让你以后永远都发不了春。

  大冢吉川心里暗道,喝的一声身形猛的再动,脚影当先。

  而这时,张坤面色不惊,双手自然下垂,当大冢吉川脚到胸前,张坤猛的双腿分开,与肩同宽,双手内旋,一把抓住大冢吉川小腿,身子猛的后跨一步,双手用力一拉。

  大冢吉川踢来的身影瞬间不稳,但其面色不变,腰间猛的用力,踩地的左脚猛的腾空而起,袭向张坤脖颈。

  不过就在这时,张坤抓着大冢吉川右小腿的双手却是猛的一松,而后退的身影则是变退为进,身子瞬间冲进大冢吉川胸口。

  “碰!”双脚腾空的大冢吉川被张坤猛的一记贴山靠,冲飞了出去。

  被冲飞的大冢吉川脸色通红,半空中腰部用力,硬了扭转了中心,然后翻身落地。

  大冢吉川冷脸望着擂台中央,一脸平静的张坤,眼角一颤,冷哼一声,然后身子再次冲去。

  又是一脚,不过当张坤双手再次抓去的时候,来势汹汹的一脚却猛的往回一缩,然后中间一记掌刀直冲张坤面门。

  大冢吉川冷笑一笑,以为同样的招数我能中两次吗?

  不过他脸上的冷笑还没消失,“啪”的一声,大冢吉川左脸颊瞬间通红,大冢吉川整个人瞬间呆在了那里,紧接着,一道黑影冲入大冢吉川胸前。

  然后碰的一声,大冢吉川整个身子再次被张坤一记贴山靠撞飞了出去,狠狠落地。

  张坤站在原地,静静的望着大冢吉川慢慢站起来,其左脸颊一道清晰的五指红印。

  大冢吉川浑身颤抖,左手慢慢抬起,轻轻放在左脸之上,一阵火烧般的痛苦,大冢吉川双眼瞬间通红了起来。

  “你……该……死!”大冢吉川怒吼,然后猛的向前大跨步,身子再次冲向张坤。

  可是接连啪啪啪的声音,大冢吉川满脸印上通红的掌印,再一次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他额头已经开始冒出青筋。

  大冢吉川大口大口喘息着,他通红的双眼死死怒视着擂台中央那个身影,心里恨不得一口将其撕得粉碎。

  可是此时他却不得不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怒气,站在原地,努力恢复着自己的体力。

  面前这人是高手,真正的高手,远不是李爽之流所能比拟,甚至自己都不是其对手。

  可是,那人明明有很多次都能将自己放到,但他却偏偏每次都轻轻放过自己。

  想要戏耍我吗?该死的。大冢吉川银牙紧咬。

  戏耍?

  我是大日本帝国的武士,想要戏耍我,就要付出代价。

  大冢吉川在心里怒吼,同时浑身的体力在一点一点聚集。

  而此时,大冢吉川眼中戏耍他的高手也在暗暗叹息。

  这具身体,太弱了。

  张坤面色平静,但内心却暗暗摇头。

  如果是他生前,就面前这大冢吉川,三招之内必定放到,实在不行,了不得就是五招。

  而现在,直接攻击到大冢吉川面门就不下七八下,还不算两记贴山靠,结果对面的大冢吉川还能蹦能跳的。

  这算什么?挠痒痒吗?

  可是永春,其长处在于埋身搏击,拳快而防守紧密,马步灵活而上落快,攻守兼备,注重刚柔并济,所以气力消耗量少,战斗持久力强。

  但缺点是每一次的攻击都并不算强,原本这并不算什么,因为每一个永春传人,都会熬练身体,强壮体魄,所以这倒也不算是短板。

  但偏偏张坤的身子骨,虽然偶有锻炼,在普通人中也算得了中上,但是和练武人相比,就是个渣。

  肉松骨软体虚,六个字就概括了张坤的身体情况。

  用这样的身体来施展永春……。

  张坤暗暗叹息一声,这算是自己习武以来,最丢脸的一次比武了吧。

  可是,张坤眼角余光慢慢望向体育会场边缘,那一排排躺着一动不动的身影,张坤再次望向大冢吉川,双眼顿时一凝。

  “可这样又如何。”

  “大冢吉川……,今天我要是让你全须全尾的走出这个体育会场,我梁兴如何对得起永春历代前辈!”

  “如何对得起这些,英勇捍卫中国武术界的青年俊杰。”

  “如何对得起,那以死来证中国武术的家伙。”

  张坤缓缓闭上眼,脑海里回荡着那明明已经晕过去,但却依旧死死站立在擂台上的身影。

  “李爽……。”

  张坤猛的睁开双眼,闪过一丝凶光,死死盯着对面的大冢吉川。

  “宫本,今天我就先收点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