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452章 今天的事情,一切由我承担

第452章 今天的事情,一切由我承担



    “住手,他是日本来的投资商,重伤他的话,会引来国际纠纷的!”擂台下,迟斌猛的冲了过来,大叫道。

    他的话让会场整个都是一顿,擂台上的张坤也瞬间停了下来。

    看到这,迟斌脸色总算一松,但还是连忙道:“张坤先生,你手下抓着的,是日本来的投资商,是南湖省重要的客人。”

    “不能再打下去了,再打下去的话会出大问题的,到时候影响了投资商的投资意向,谁都会有麻烦……。”

    迟斌努力说着,额头也是微微汗渍,大冢吉川是他带过来的,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他也是要负责任的。

    比赛嘛,输了无所谓,他不关心。但是如果大冢吉川重伤的话,那就麻烦了,他可是五个月后中日武术交流会的参赛选手,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问题,别说南湖省,到时候说不定中央都会下来调查团。

    而身为带他们过来的自己,是绝对有责任的。虽然他不怕,但终归是麻烦不是。所以,能和平解决就最好。

    只要自己能把大冢吉川安全带回去,那之后随你们怎么搞,都和我无关。

    迟斌大声说着,擂台上的张坤慢慢抬起头来,脸色平静的望着迟斌:“日本的投资商?”

    “对对,日本来的投资商,对我们南湖省很重要,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迟斌连忙点头,不停的加重大冢吉川的身份,可是,说着说着,迟斌脸色陡然一变,只听擂台上咔擦一声……。

    张坤脸色平静,若无其事甩开大冢吉川已经被他拉的脱臼,软趴趴的左臂,然后淡淡的望向迟斌:“那又与我何干。”

    “你……。”迟斌被张坤一句话堵得脸色通红。

    张坤淡淡的开口:“我不知道什么日本来的重要投资商,我只知道,这里是擂台,是由我向空手道发起的挑战,在这里,不论身份,只看输赢。”

    “想要下去擂台,只有一方丧失战斗力,或者主动认输,否则,战斗只有继续。”

    “好,认输,我们认输……!”擂台下的迟斌便连忙道。

    不过,张坤却冷冷的望着迟斌:“你是挑战者吗?认输,必须是挑战者本身认输才能生效。”

    张坤的话刚说完,双手完全脱臼的大冢吉川连忙抬起头,张嘴猛喊:“我认……。”

    但声音还没说完,猛的一脚突然狠狠踩在他的脖颈,将他脑袋再次压回地面。而大冢吉川那还没出口的声音自然全都咽了回去。

    迟斌怒望着张坤:“你干什么,他认输了。”

    “有吗?我没听见!”张坤淡淡的撇了一眼迟斌,右脚死死踩着大冢吉川脖子,还用力扭了两下。

    “你……。”迟斌脸色终于变了,他开始意识到事情好像有点不受控制了.

    张坤是要下死手啊。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迟斌脸色一沉,然后转头望向身后五人,怒吼:“还看什么,上啊,把人给我抢回来。”

    迟斌身后五人哪敢耽误,纷纷朝着擂台冲去,不过他们身影刚动,顿时无数人影挡在他们身前,却是南湖省这边武术协会众人。

    一众人最前方,右手还吊在胸前的振坤冷冰冰的挡在几人身前,满脸寒光:“你以为我们都是死人?”

    振坤嘴里忍不住的怒火,本来一个好好的武术交流会,小日本一来,彻底黄了。

    而且,小日本手下,有多少人重伤?

    内伤?骨折?

    他们武术协会的会长刘鼎现在还昏迷不醒,李爽更是生死不知。

    怎么,我们的人能够挨打,小日本就不行?

    这才脱臼呢……。

    他看出来了,张坤是个不怕事的,今天他打定主意要给大家报仇。

    那么既然他的不怕,我们还怕什么?

    振坤嘴角露出一丝邪笑,望着对面几人:“迟斌,想要干扰擂台挑战?你就不怕今天你们几个,没一个能站着走出这个大门?”

    振坤是笑着说的,但是嘴里的寒气却让迟斌浑身一颤,他死死的盯着振坤,双手紧握,然后猛的一扬手,止住了旁边几人。

    “振坤,你敢?今天大冢吉川要是在这出了什么事,你也跑不了。”迟斌怒吼。

    不过振坤冷哼一声,死死望着迟斌:“我就不劳你担心了,你还是想想自己吧,李爽变成这样,今天的事,李家也不会就这样放过的。”

    对此,迟斌却是冷哼一声,毫不在意,他既然敢把大冢吉川望这领,而且还看着李爽一步一步重伤,就没怕过这些。

    李家是厉害,但我迟家也不是吃素的。

    “好,好,你狠。我打电话给外事局,给省招商办,这些话,你留着和他们说吧,今天的事,我看你们谁承担的起。”迟斌怒吼着,从兜里掏出电话。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擂台上猛的响起一阵惊天痛吼,大冢吉川高高的昂着头,脸色通红痛吼。

    迟斌拿着手机呆呆的望着擂台上,张坤慢悠悠的甩下大冢吉川的双脚,只见大冢吉川双脚从膝盖处开始呈不规则向两边弯曲。

    张坤轻轻放开他踩着的右脚,然后淡淡的转头望向迟斌:“外事局?省招商办?他们有意见的话,让他们来找我吧。”

    “今天的事情,一切由我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