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462章 练武奇才
  随着老者一阵豪爽的声音,身后几人便连声应是,说完急匆匆就去准备了,只留下那三十多岁,叫阿梁的中年人陪在一旁。

  吩咐过后,那应该是大哥的老者,看着依旧环抱着张坤的老人笑道:“行了老二,还不放手?你想抱到明天天亮不成,师侄才第一次上门,可别被你吓跑了!”

  听如此说,抱着张坤的老者这才慢慢松开抱着张坤的手,然后上下仔细打量着张坤的脸庞,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轻笑,拍了拍张坤的肩膀,这才转身回到中间红木椅上坐下。

  之后另一老者也招呼着依旧满脸疑惑的张坤在两侧坐下,所有人落座后,自然有人奉上茶水。

  “师侄是第一次来我们这吧,介绍一下,老夫郭长生,是你师傅的结拜兄弟,你便叫我师叔就好。”那位应该是大哥的老者开口道。

  听完介绍,张坤便连忙站起身来,躬身道:“是,长生师叔!”

  “恩!”郭长生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应下,然后又介绍起了身旁,刚才和张坤动手的那位老者。

  “这位是我二弟,郭长平,虽然没有和梁家大哥结拜过,但也算是生死之交,你便也称呼师叔就可!”

  张坤连忙应是,便恭敬的向着来着微微躬身:“长平师叔!”

  “这位阿梁,是你长平师叔的大弟子,郭槟梁,你叫声师兄就好!”

  “是,梁师兄!”张坤依旧恭敬。

  介绍完毕后,郭长生让张坤坐下,然后轻叹一声:“张师侄是否对我们刚才的试探有所疑惑?”

  张坤连道不敢,不过郭长生却笑着摆了摆手:“没什么不敢的,我也知道刚才的事确实唐突了一些,不过,我也自有我的理由。而且,有些事,我也需要向张师侄询问两句。”

  张坤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轻声道:“师叔请问!”

  “好,我且问你,你的永春是从何处学来的?”郭长生直接开门见山道。

  “自然是从师傅梁兴处学来的。”张坤想也不想的道。

  郭长生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梁家大哥学习永春?”

  “四年前。”这些东西,在来之前,张坤就和梁老爷子对过口供,所以说起来想也不想。

  四年前?

  不过听到这个答案,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却是眼神一凝,相互对视一眼,脸色便有些沉重了起来。

  郭长生严肃的转头望向张坤:“你确定是四年前?”

  张坤自然是点了点头。

  而这时,郭长平脸色却是冷了下来,冷眼望着张坤:“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四年前……。”

  不过郭长平的话还没说完,张坤便轻声打断,脸色略微黯然:“我知道,四年前,师傅和日本人决战输了,半年后不治身亡!”

  “哼,既然你知道,那你……。”张坤话一出口,郭长平便是冷哼一声,不过话还没说完,郭长平却是脸色陡然一变,然后猛的转头望向张坤:“你与你师傅学拳多长时间?”

  “三个月!”张坤轻声道。

  不过话一出口,厅堂内其他三人却是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你是说,你只和你师傅学拳学了三个月?”郭长生也是满脸不敢相信的神色。

  张坤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得到了张坤肯定的回复,郭长生和郭长平对视一眼,然后脸上严肃的神色才慢慢散去。

  过了一会,两人仔细打量着张坤,然后郭长平眼神恍惚,叹息一声:“如此天纵英才,梁大哥后继有人了!”说完,眼眶渐红,却是想起已经逝去的梁老爷子,一时真情流露。

  旁边的郭长生也是一时沉默,过了好一会儿,两位老人才收拾了心情,然后郭长生望向张坤:“好,师侄,我便暂且相信你只学了三个月拳,但是我还有一问,你可知道梁氏永春为什么会叫梁氏永春?”

  张坤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因为是家传武学!”

  “没错!”郭长生点了点头:“梁氏永春乃是梁家大哥的家传武学,其家规中注明,梁氏永春,传子不传女,传内不传外。所以你说你叫张坤,然后又会梁氏永春,所以我才会心声疑虑,你可否解释一二?”

  “是,师叔,事情是四年前在我老家,一天早上我出门跑步,经过一个公园,然后看到树林一个角落里,一个老人家在打拳,就是师傅,当时好奇之下,就停下来看了一会。”

  张坤说到这,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对视苦笑一眼:“偷师……!”

  张坤点了点头:“初时看了觉得很有意思,后来便又来看了几天,然后有一次被师傅抓到,师傅也说偷师,要教训我一下。”

  “然后动起手来,当时我年轻气盛,也不懂这些,就用起了这几天看到的招式和师傅对打了起来,打了十几招后,师傅就停手了,看了看我,后来没说什么便走了。”

  “然后,每天早上,师傅还是在那练拳,我也继续偷看,就这么学了两个多月!”

  张坤说完,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已经张大了嘴巴,完全合不拢了。

  合着张坤不仅是只学了三个月,而且还是偷师状态下学的,根本没有名师指点。

  天呐,这算什么?

  仅仅就这么偷师学了三个月,然后就学会了永春?

  而且还不是架子货,能真刀真枪和郭长平对放,在整个沧州都没几个,也就是说,论武术,张坤足以在这武术之乡都称得上前列。

  而且张坤还是如此的年轻,远远没到其武术巅峰,那要是再练个几年,还不是称霸武林?

  一想到这,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望向张坤的目光再次变了。

  这坐在他们面前的家伙应该不是人类吧,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妖孽。

  放在以前叫什么?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还是千年?

  两人苦笑一眼,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如此传说中的人物,也不知道该说欣喜还是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