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463章 胡闹


    而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位都这样了,就更别提旁边站着的郭槟梁了,在听完张坤的话后,他已经脑子一片混沌。

    三个月偷师就能学会永春?而且凭此就能和自己师傅打个不分上下,见鬼,这是在做梦么?

    郭槟梁强忍着想要掐自己一把的冲动,但双眼却是忍不住死死盯着张坤。

    变态,绝对是变态!

    而当震惊过后,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却是暗暗点了点头。

    如果这样的话,倒也能说的通了。

    想必当梁大哥第一次和张坤交手的时候,张坤恐怕就已经表现出了超强的学武天赋。

    能不强么,才偷学几天,就能拿着永春和梁大哥交手十几招,简直就是变态啊。

    虽然梁氏永春一直都是家传武学,但是,当梁大哥发现一个年轻人在偷看几天,居然就能灵活善变的运用永春后,会是什么感觉?

    再加上,那时候梁大哥恐怕已经在为梁氏永春的传承问题烦恼了吧。

    自从梁大哥的儿子过世后,梁氏永春便没了继承人,梁大哥为此都不知道忧愁成什么样子了,常说自己是梁家的罪人,死后也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而在这种时候,突然一个武学天才出现在他面前,如果不是顾虑着梁氏家规,恐怕梁大哥会第一时间就把张坤抓回港岛,然后悉心传授。

    不过,虽然还是顾虑着家规的约束,但是梁大哥在发现被人偷师后,却依旧在公园每天打拳,恐怕也无不是想要让张坤多偷师几天的原因吧,也算是一种默许的态度了。

    如此想着,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终于了却了心里的疑惑。

    而暗中一直盯着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的张坤此时也是心里一松,看来他和梁老爷子商量出来的故事,总算是把身份问题蒙混过去了。

    倒不是张坤想要欺瞒几人,实在是真正的情况确实有点无法说出口。

    能说什么?因为自己能看见灵魂,然后碰到了梁老爷子,后来答应他完成心愿?

    得了吧,真要这么说,现在自己还能不能坐在这里都是个问题,没把自己当成神经病轰出去就算是轻的了,搞不好,直接电话给神经病院,然后自己又要被精神病了。

    再说,能看见灵魂是张坤一生中最大的秘密,除了那次被周雅琪撞破“破门入室”,不得不说出事实外,张坤甚至连父母都没有告诉。

    好吧,其实是有说过的,但是那时候还小,而且,老爸老妈是如何都不肯相信,最后还把张坤第一次送进了医院脑神经科。

    所以从那以后,张坤就再也不在父母面前谈论这些事情,将其当成了自己一个人的秘密。

    考虑到这些因素,所以张坤才特意和梁老爷子串供,商量出了这么一个故事,而现在看来,身份问题应该算是过关了。

    张坤顿了顿,让两位师叔吸收完他刚才所说的话后,便又再度开口。

    “后来有一天,师傅打完拳后,突然又出现在我面前,对我说,想要收我为徒,问我想不想去港岛那边发展。”

    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这才对,如果是他们发现了张坤这样的良材美玉,肯定也会动收徒之念,不,是想尽办法一定要把张坤收入门下。

    而梁大哥,即使往日里再古板,思想再僵硬,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决定破除旧归也是有可能的。

    毕竟相比梁氏永春就此断绝,一个所谓的家规也就不算什么了。

    不过接下来的话,却再次让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顿时惊呆了目光。

    “可是,我没同意!”张坤轻叹着摇了摇头。

    “一是当时年纪还小,不想离家远门。而且,那时候学武也就是一时爱好,从没想过要将学武当成未来的生活,于是就拒绝了。”

    “师傅当时也没多说什么,只说以后如果改变主意就去港岛找他,然后第二天就离开了,我也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可惜了……。”听到这,郭长生摇头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说可惜的是什么。

    “然后,直到一个多月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得知师傅三年前战败日本人,并不治身亡的消息。”

    本着做戏做全套的思想,张坤似乎也随着他的故事,一点一点代入其中,居然当真双眼开始泛红。

    “之后我去了港岛,终于确认了事情的真实性,然后也得知了师傅的家庭情况。”

    张坤脸色略微黯然:“恐怕,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梁氏永春最后一个传人!”

    郭长生轻叹一声:“没错,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确实如此。”

    “自从梁家大侄当年车祸去世后,梁家便没有第二个永春传人,然后,梁大哥过世后,我本以为梁氏永春就此成为绝响,却想不到还有你的存在。”

    “恩!”张坤黯然点了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继续道:“知道这个消息后,我想了想,便去了师傅墓前,三叩首,当着师傅的面,向他行了拜师礼。”

    “师叔,您说,我这算是师傅的徒弟了吗?”张坤眼眶微红的抬头望向郭长生。

    “算的,算的,梁家大哥想必地下有知,也定会同意,当初他本就有收你为徒的心思,不会错的。”郭长生连连点头。

    “那便好!”张坤点了点头,然后突然转头望向了旁边的郭长平:“长平师叔,刚才交手,您觉得,我永春学的如何?”

    郭长平微微颔首:“师侄确实是天纵之才,虽然才学了三个月,但是一手永春,却是有了梁大哥**成的功夫了。”

    “好,长平师叔这样说我也就放心了。”张坤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我也觉得,自己现在的实力,纵是比不上师傅当初,但也差不了多少,所以,几天前,我向宫本田冲下了挑战书,五个月后,我要向他挑战,为师傅报仇!”

    张坤轻声道,声音不大,但是话刚说完,整个厅堂却是瞬间凝滞了下来,落针可闻。

    过了一会,郭长平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满脸通红,右手指着张坤,怒喝两字。

    “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