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465章 狂妄
  北河沧州,郭长平满脸怒容,狠狠瞪着张坤。

  “你想做什么?挑战宫本田冲?去送死吗?”郭长平怒声道。

  “梁大哥好不容易有个传人,能将梁氏永春流传下去,你倒好,挑战宫本田冲,你是想要梁氏永春真的就此断绝?”

  “你以为你是在为梁大哥报仇吗?不是,你是在让梁大哥死后也不得安宁。”郭长平满脸怒容,不停的骂道。

  而旁边的郭长生也轻叹一声,拍了拍郭长平的肩膀,让其坐下,然后望向张坤。

  “张师侄,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原本有些话是不应该说的,但是,梁家大哥是我的结拜大哥,他现在不在了,那么有些事我便不能坐视了。”

  “你想要为师傅报仇的心,我们是可以理解的,这原本就是我们武术传承中,关于忠孝很重要的一环。但是张坤,你不觉得现在报仇,有点太早了吗?”

  “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说句不好听的话,张师侄你现在去挑战,那不叫报仇,叫送死。”

  “那宫本田冲身为空手道大师,绝不是浪得虚名,当初中国一行,他甚至打遍近半个中国,每战每胜,就连梁家大哥也败在他手里。”

  “而现在,刚才老二说了,你的永春能有梁家大哥**成的功夫,多少是夸大了一点。刚才你长平师叔和你打的时候,估计只用了八成的实力,可就算这样,你也只能勉力支撑。”

  “可是你知道吗,当初你长平师叔在面对你师傅的时候,从来没有撑到过百招以上,由此可见,你师傅的实力。”

  “而宫本田冲既然能打败你师傅,那么其实力也就不用多说了,对比一下,你自己想一想,凭你现在的实力,能打得过宫本田冲?”

  “张师侄,为师报仇,这是美谈,但是明知不可为而强行为之,那叫愚蠢。”

  “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量力而行的道理。”

  “而且,如果你师傅地下有知,也绝对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你要报仇可以,但是,不要急在这一时。”

  “如果你真想为你师傅做点什么的话,你现在首要做的就是找个徒弟,然后将永春流传下去,让梁氏永春,继续在这中华大地传承。”

  “然后,你想做什么就再去做,到时候,师叔绝不再阻拦,并定当亲自为你扬旗助威。”郭长生轻声向张坤开导。

  张坤沉默着,并不说话。

  他知道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位师叔是好意,但是,他可从没想过要将报仇做成十年计划之类的,时间太长,他还有很多其他的事要做。

  而且……,如果不打上一场的话,梁老爷子便不能升天,十年,梁老爷子能等吗?

  一个人孤孤单单度过十年,那种孤苦……。

  张坤默然了摇了摇头,然后抬头望向郭长生轻笑一声:“师叔的话我自然考虑过,但是,不行啊,我做不到!”

  郭长生眼神一凝:“为什么?”

  张坤沉默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我是师傅现在唯一的徒弟,那么有些事就该是我去做,退不了的!”

  “师傅一世英名,闯下偌大的名头,响彻中华大地,结果晚年间却被一个小日本破了。”

  “虽然我和师傅接触不多,但我也知道,师傅不是输不起的人。”

  “我不知道师傅会怎么想,但是这个面子,做徒弟的却是一定要帮他拿回来。”

  听到这,郭长生却摆了摆手打断道:“那你也可以推后几年啊,当你武功大成之后,再去干掉那小日本,那时候赢的把握也会大的多啊!”

  对此,张坤却是沉默的摇了摇头。

  看到这,郭长平忍不住怒哼一声,狠狠瞪了张坤一眼:“梁大哥就是个倔强的性子,现在好不容易收了个徒弟,结果还是个茅坑里的石头。”

  对于郭长平的怒骂,张坤却是微微低下头不去反驳,有些事,他确实不能说出口。

  不过,张坤深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其实,这次挑战,师侄也并不是没有一点把握。”

  “师侄虽然一心想要为师傅报仇,但也想留着有用之身,为师傅,为梁氏永春留下一线传承。”

  听到张坤的话,郭长平正要怒声反驳,但郭长生却是眼神一动,拍了拍郭长平,然后转头望向张坤:“怎么说?”

  张坤点了点头然后轻声道:“刚才长平师叔说,我一身永春,基本能有师傅生前**成的功夫,我是认可的。甚至说句自大的话,这评价甚至还低了一些!”

  “嗯?”郭长平脸色顿时一变,不过张坤却没有在意,而是继续道:“当年师傅离开之前便曾说过,那时候我便基本有了师傅七八分的水平。”

  “而这些年里,虽然只是偶尔练拳,却也时有收获,不时进步。我现在对永春的了解和运用,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绝不在师傅之下。”

  张坤如此说,得来的却是郭长平冷哼两个字:“狂妄!”

  但是张坤笑了笑却不反驳,而是继续道:“长生师叔说,刚才长平师叔试探我时只用了八成功力,可是长生师叔又岂知我就用了全力?”

  张坤话一出口,顿时其他三人全都目瞪口呆了起来。

  什么,难道刚才动手的时候,张坤还没有用出全力?

  见鬼,以他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便已经算是非常惊人了,难道他还有隐藏?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郭长平连连摇头,满眼不敢相信的神色。

  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能达到刚才那种程度,已经让自己大吃一惊了,现在他居然告诉大家,他还没有用出全力?开什么玩笑!

  旁边郭槟梁也是大口大口喘息着,睁大了双眼,死死望着张坤,眼神闪烁。

  只有郭长生脸色还算平静,但其内心到底如何,却又如何看的出来?

  ……………………

  ps:那啥,已经开始稳定更新了,亲爱的朋友们,能否可怜下司徒,真的好久好久没有收到过月票了,满地打滚卖萌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