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466章 筑基炼体
  且说张坤一句话,顿时惊得众人目瞪口呆,但是张坤却不解释什么,反而转头望向郭长平。

  “长平师叔,刚才你我交手,不知道师叔发现了没有,我打永春,大多用的是巧劲,绵劲。”

  张坤话出口,郭长平脑海里自然而然的回想了一下,顿时眼中闪过一丝惊骇的目光。

  张坤轻笑一声:“没错吧,师叔。可是,永春并不止有轻柔绵巧的伏虎手,也有刚猛的龙筋虎骨金刚劲。”

  张坤这么一说,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顿时相视苦笑一声。对此他们自然是知道的,而从这里便可以看出,张坤刚才恐怕确实是没有用出全力了。

  这家伙,刚才一战,恐怕是确实还留有余力的。

  不过说到这,张坤却突然转移了话题,望向郭长生:“长生师叔,师傅离开之前曾和我说过一件事。”

  “他说,北河沧州是中国武术之乡,这里出过大师无数。而且,凡是每一个能从沧州打出去的武师,其体魄之强健往往要比同龄人都要强上三分。”

  “为什么?因为沧州有一种独门秘法,能够将一个武者的基础打的十分牢固,远超常人,甚至因此,沧州还曾获得过‘天下武功基础最沧州’的名号,不知是否如此?”

  说到这,郭长生却是脸露傲然,点了点头:“梁家大哥说的确实不错,沧州能在武术界获得如此地位,自然不是偶然。”

  “如此便好!”张坤点了点头,然后又转头望向郭长平:“长平师叔,刚才说到龙筋虎骨金刚劲,其实并不是师侄留手不用,而且根本就不敢用。”

  “为何?”郭长平脸色一愣。

  张坤没有说话,然后慢慢抬起双手,将手臂衣袖慢慢拉拢了上去,露出了里面白色的绷带。

  “你手上有伤?谁干的?”郭长平脸色一沉。

  张坤摇了摇头:“并不是伤的关系,主要是因为师侄本身体魄和师叔相差太远。”

  “师侄偷师师傅学武的时候,便已经年近十五,早已经错过了最佳学武的年龄。再加上,又没有经过从小习武,熬炼体魄的阶段,所以,即使师侄学了永春,但一身体魄,比之其他武林同道,却是差的太远。”

  “如果战斗对象是一般人的话,师侄自然可以用龙筋虎骨金刚劲秋风扫落叶,但是如果对上师叔这种高手,师侄若用出金刚劲,唯一的后果就是三两招便会败北。”

  听过张坤的话,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只见郭长平身子猛的跃起,瞬间出现在张坤身前,然后一把抓住张坤双臂,这里捏一下,那里握一把。

  随着检查,郭长平脸色越发阴沉,然后终于轻叹一声,转头向郭长生轻轻点头。

  张坤脸上也露出一丝无奈:“所以,就因为师侄的体魄跟不上,无法运用自如的用出龙筋虎骨金刚劲,即使我自认一身永春已经不在师傅之下,但每和高手战斗的时候,一身实力却只能发挥出六七成,甚至还有不如。”

  “所以我得出一个结论,只要我体魄跟得上去,我一身实力起码能上涨四成。”这句话,张坤说的甚是斩钉截铁。

  顿了一会,张坤才继续道:“师傅曾说过,我的情况,就好像无根之木,即使永春现在学的再快,但到了一定程度后便再难精进,除非找到办法,加强体魄,才有可能去追寻武道巅峰。”

  “后来师傅走之前曾经指点我,如果以后还想在武道一途更进一步的话,就到北河沧州,来寻找两位师叔。”

  “原来如此!”郭长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张坤轻轻吐出一口气,然后话题又转:“当初我知道师傅的事情后,曾专门去了解过挑战的详细情况。”

  “师傅当时已经寿上六十有四,一身武功早已经不在巅峰,体力不济,所以最终才会棋差一招,败北小日本。”

  “但即使输,也仅仅是败在那一招之上,师傅和小日本的实力,恐怕也就是左右之间。如果换个环境,换个时间,再战一场,到时候还是不是师傅输都还不一定呢!”

  “甚至,如果师傅能再年轻四五岁,那结果恐怕就真的难说了。”

  “所以,我自认为一身永春已经不在师傅之下,只要我的身体能达到师傅那种程度,我和宫本田冲的挑战,胜负如何也就是五五开而已。”

  “甚至,如果我的身体能达到梁师兄那种程度,我甚至能有八成胜算,让小日本来的,去不的。”张坤满脸愤愤道。

  “所以?”郭长生望向张坤。

  “所以,师侄斗胆,还请两位师叔助我一臂之力!”说着,张坤腾的站起身来,双手抱拳,单膝向着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跪了下去。

  在跪下的一瞬间,张坤心里暗暗叹息一声,从小到大,自己老爸老妈都没跪过,结果现在却没办法跪了下来,虽然只是单膝下跪,但张坤还是觉得心里一阵别扭。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没办法啊,和小命比起来,张坤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现在只能期待这一番故事能够蒙混过去,然后顺利让自己体魄增强,最后打倒小日本。

  不过再想想,自己既然已经拜了梁老爷子做师傅,那这两位倒也算是货真价实的师叔,这一点上自己可没欺瞒两人,那么跪一跪师叔也算正常吧。

  如此胡思乱想着,张坤总算倒也不觉得有那么难受了。

  而此时,厅堂正中,红木椅上的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望着张坤,然后对视一眼,郭长生点了点头,慢慢站起身来,走到张坤身前,双手将张坤拉起。

  郭长生双眼仔细打量着张坤的脸颊,最后叹息一声,然后神色一定,沉声道。

  “好,师侄既有此愿,师叔定不让你失望就是了。”

  张坤一愣,然后脸上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然后只见郭长生大喝一声:“阿梁!”

  “在,师伯!”远处阿梁立刻恭声应道。

  “一会你带着你张师弟安排住下,今天先熟悉熟悉环境,然后明天开始,你带着张师弟去青岗。”

  “我要开启青石门,为张师侄,重新筑基炼体!”郭长生大手一挥,沉声道。

  听到青石门三字,郭槟梁浑身一颤,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但最终还是咬牙应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