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471章 青石药浴
  青石药浴?

  在听到郭长生师叔的话,张坤立马双眼一亮。

  青石药浴,听起来就有几分与众不同的感觉。

  而且,青石泉的效果就已经让张坤很是吃惊了,那再加上药汁的青石药浴,能达到怎么样出人预料的效果?

  想到这,张坤立刻迫不及待了起来。

  “不过,因为是熬炼体魄的药水,所以,在沐浴的时候,可能会有一点小小的刺激性,师侄需得有个心理准备!”郭长生又轻声道。

  但是对此,张坤却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无事的,师叔尽管放心,师侄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么不管前方有何等苦难,师侄都一定会坚持下去。”

  “一点小小的刺激,难不倒我!”张坤甚是豪迈的道。

  “好,有志气!”从今天见面以来,一直没有给张坤好脸色的郭长平师叔猛的大叫一声,脸上总算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点了点头:“这才是我梁大哥徒弟的样子嘛。”

  而旁边郭槟梁却满是古怪的神色,望着张坤,有不忍,有叹息,好像还有种不堪回首的黯然……。

  而郭长生也满意的笑了笑,转头望向郭长平,只见长平师叔点了点头,便走到岩洞一个角落,然后不知道按了个什么开关,只见岩洞的墙壁缓缓打开一个小的隔间。

  郭长平走了进去,十几秒后,便提着一个木制的小桶出来。

  小桶并不大,大概也就五六升容量的样子,但是郭长平师叔却好像万分仔细,十分小心的样子提着,不急不缓慢步来到坑前,期间,桶内偶尔荡漾起点点波纹,但却没有任何一丝一滴晃荡出来。

  张坤望着郭长平师叔手中的木桶,随着接近,一股淡淡的清香便当先冲来。张坤深吸一口,只觉得浑身一阵舒爽。

  “好香啊!”张坤喃喃道。

  看到张坤的模样,郭长生笑了笑:“这青石药浴是我通臂拳自古传承下来的古方,利用多种珍贵中药材熬制而成,对熬炼体魄,锤炼筋骨,有非比寻常的效果。”

  “再配合这天然的地心热泉和钟乳石滴,更是将药效发挥到了极限,如此便组成了我们沧州武林最为著名的青石药浴。”

  郭长生一点一点解说,张坤脸上盼望的神色也就更加迫不及待了起来。

  “准备好了吗?”郭长生接过木桶,然后脸色严肃了起来,沉声道。

  张坤深呼吸,点了点头,便只见长生师叔提着木桶,沿着小坑边缘开始慢慢倾倒。

  药汁是漆黑的,略显粘稠。黑色的药汁倒入泉水中,缓缓的,以肉眼也能清晰分辨的速度,一点一点融入。

  相溶的速度很慢,甚至郭长生师叔手中木桶的药汁全部倒完,但小坑泉水中黑色的部分还是没有进展到张坤身前。

  一点一点,一点一点。

  四人八只眼睛,全都死死的盯在那渐渐散开的黑色药汁上。

  张坤的心跳也逐步加快。

  到了,快到了,马上就要融过来了。

  青石药浴啊,到底能表现出什么样的效果呢?

  说不定泡完之后,自己就能体力大增,然后拳打大冢,脚踢宫本。

  望着那一点点融过来的药汁,张坤不知不觉陷入某种幻觉之中,脸上也露出类似的傻笑。

  可是陡然……,张坤脸色猛的一僵,眼睛瞬间睁得老大,脸色开始泛红。

  一声惊天痛吼,张坤身子猛的弹起,可就在身子即将跃出水面的时候,两道人影却瞬间按住张坤两边肩膀,各自拉住一手,然后猛的发力,将张坤再次按入水中。

  张坤的身子在水中猛力挣扎,脸色更是红的像煮熟的虾子。

  “痛,好痛啊,师叔,让我出去,让我出去……。”张坤拼命的挣扎,眼眶都完全红了起来,整个身子不停的颤动,脚更是时不时的想要蹬出水面。

  可是,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位师叔,一人一边,将张坤死死的按在坑里,整个身子浸泡在已经完全变成漆黑的药浴中。

  郭长生面色严肃,望着不停挣扎的张坤:“张师侄,想要成的人上人,就必须吃的苦中苦。”

  “你想要在几个月之内体魄增强,这药浴一关是绝对必不可免的。”

  “我知道这很痛,但是你也得忍着。”

  “想想你师傅,想想你来的目的,想想你的小命。”

  “五个月后,你想要挑战小日本,师叔不拦你。但是,在此之前,你也必须给我泡完这药浴。”郭长生难得的万分严厉道,语气中,没有丝毫情面可讲,按着张坤的双手也没有丝毫一点点放松。

  可是,郭长生的一席话,张坤却没有听进去分毫,因为此时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他脑子里充斥着身体各处传来的无数痛苦。

  如电击,如刀砍,如剑刺,如蚂蚁撕咬,如万蛇噬心,如骨肉分离……。

  总之,张坤好像感觉,全世界所有严刑拷打,都在此时同一时间降临自己身体。

  他好痛,痛不欲生。

  他想叫,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已经无力叫喊。

  他奋力挣扎,可是双手被抓,双脚也慢慢开始乏力。

  张坤脑子已经渐渐混沌,眼神中看不到任何景象,耳中一片宁静,唯有的就是那无边无际的痛苦,可即使那痛苦此时也仿佛慢慢变的遥远。

  最后,张坤双眼缓缓闭上,身子也无力的放松了下来,死寂一般。

  “晕过去了……!”郭长平望着一动不动的张坤,轻叹一声。

  郭长生脸上严肃的表情慢慢收敛,望着即使晕迷的张坤,眉头也仿佛能感受到痛苦一般深深的皱起,他也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晕过去了也好,第一次泡青石药浴能不晕的毕竟是少之又少。”

  “更何况,他这初次的药液,我们还是加了一倍的量,不晕过去我才奇怪。这样也好,至少不用承受那难言的痛苦。”

  说完,郭长生缓缓的,轻轻的放开张坤的手臂,一点一点将其小心的浸入漆黑的药浴中,另一边郭长平也同样如此。

  两人望着昏迷在药浴中的张坤,不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守候在一旁。

  只有旁边的郭槟梁,从头到尾望着张坤不停的痛吼,剧烈的挣扎,此时居然也是浑身汗水。看向张坤泡着的黑色药浴,眼神中不免闪过一丝难言的神情。

  当初他也是这么过来的,如何能不知道其中的滋味。

  这青石药浴好则好矣,但浸泡其中的痛苦谁又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