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472章 仙丹
  当张坤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又处在一个黑暗的空间时,他就明白,估计自己又昏过去了。

  双手抱膝,呆呆的坐着,望着周围一片虚无,什么都没有,无物无声,无像无音,甚至低头望向自己,也是虚无一片。

  在这里,他所存在的只是一个念头,一股思想,一点灵智。

  他想象自己双手抱膝,想象自己席地而坐,想象自己在发呆,可其实这些都不存在。

  张坤知道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这么蠢萌呆坐,然后等着那一线开天辟地之光。

  等啊等啊,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第一线光明猛的从远方传来。然后随着第一道亮光,整个世界瞬间变的光明,刺眼的光芒让张坤想象着自己,不由自主的闭上双眼……。

  当再次缓缓睁开眼时,洁白的天花板立刻印入眼帘,张坤朦朦胧胧的看了一会,便心头一松。

  没有84消毒水的气味,应该不是在医院。

  虽然张坤曾在医院工作,就算现在,依旧挂着南山市中心医院副主任的名头,但是,张坤却绝对不喜欢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而当彻底清醒后,张坤转目四望了一会,终于发现,原来是在通臂拳馆的那属于自己的临时住所,一个小小但却还算温馨的单间。

  眼神顺着墙壁慢慢移到窗户,外面已经漆黑一片,夜幕笼罩大地。

  已经夜晚了啊,也不知道自己这次又昏迷了多久,几个小时?还是一天?

  不过感受了一下肚子的饥饿情况,张坤便大概明了了,应该还是当天,因为肚子虽然饿,但却没有那种饥肠辘辘的烦躁感。

  “醒了?”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张坤艰难的转过头,只见墙边沙发上,郭长生正静静的坐在那里。

  “长生师叔!”张坤艰难的双手撑着床板慢慢坐了起来,然后低低喊了一声。

  “恩!”郭长生应道,然后慢慢站起身来,走到床头,望着床板上的张坤:“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张坤感受了一下,除了身上某些地方还有些酸酸麻麻的感觉,其他总算一切正常了,没有再感受到那种想死一般的痛楚。

  “好像没有了!”

  “这就好!”郭长生点点头,不再说什么,房间里一时陷入了沉默。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张坤才略显迟疑的低声道:“长生师叔,我今天,是不是很丢脸……。”

  恩,居然被一桶药浴弄的晕过去了,想想还真是没面子啊。

  郭长生听到张坤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出来,不过最终看到张坤越来越红的脸,总算笑着摇了摇头。

  “行了,别多想,你今天表现的已经很好了。”

  “青石药浴能成为沧州的密中之密,并拥有增强一个人体魄,为习武之人炼体筑基这等逆天一般的功能,其药性之烈自然是非比寻常。”

  “从古至今,沧州武者凡是初次浸泡青石药浴的,百分之九十九都会熬不住昏迷过去,而那唯一的百分之一,无不是一时强者,心若铁石般的人物。”

  “所以,泡青石药浴昏迷过去,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你能够在坚持半个小时才昏迷,已经算是少有的坚强了。”郭长生说着,轻拍了张坤的肩膀,笑着点了点头。

  听到这,张坤脸上总算一松。

  虽然郭长生师叔的话明显带着安慰的样子,而且自己也没能成为那百分之一的一时强者之列,但至少还有其他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陪着自己,倒也不算太丢脸了。

  至于郭长生师叔说的半小时,张坤也就无视了。

  他感觉自己只坚持了一下子,然后就慢慢失去了知觉。半小时?估计是长生师叔安慰的话语吧。

  哎,不管了,晕就晕吧,反正也没被外人看了去,想来两位师叔和郭槟梁师兄也不至于到处去宣扬,倒也丢脸不到哪去。

  如此安慰自己,张坤总算放松了下来。

  心情一放松后,张坤立刻抬起自己的手,望着自己的拳头,然后使劲的握了握。

  已经泡过青石药浴了,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现在的体魄增长到什么程度。

  不过,握了握拳头,张坤脸色立马垮了下来。

  现在他虽然身上感觉不到痛了,但是总有酸酸麻麻的感觉,而且折腾了一天,现在张坤只觉得浑身发软无力,这又怎么能测的出来。

  不过很快张坤就眼珠子一转,然后恬着脸望向床边的郭长生:“长生师叔,你说,我今天这么辛苦的泡过青石药浴后,浑身体魄能增加几成啊!”

  张坤恬着脸的发问,不过迎接他的是,“啪”的一声,郭长生一巴掌拍在他额头,然后满脸哭笑不得。

  “增加几成?你以为这是仙丹呢?”

  “青石药浴是通过药液精华改善人的体质,然后一步一步增强人的体魄,是一个逐年累月的过程,哪有一步而成的。”

  “这样啊!”听到郭长生的话,张坤脸上明显露出失望的神色。

  逐年累月?我还以为泡一次自己就能成为真真正正的大高手呢,结果……还是要磨时间!

  而看到张坤失望的脸,郭长生想想也不好太过打击,便安慰道:“好了,别伤心了,虽然不能马上改变你的体魄,但多泡几次,总会有点明显的效果的。”

  郭长生原本想要安慰张坤来着,可是他话一出口,张坤脸上却猛的僵住了,面露惊恐:“还,还要泡?”

  对此,郭长生师叔却很是理所当然的道:“当然了,要不你以为青石药浴泡一次就能改变你的体质?别做梦了,这又不是仙丹。”

  “而且就算真有那种一次就能改变体质的仙丹,你敢吃么?那么剧烈的体质变换,足以把再厉害的高手也生生磨死!”

  虽然是这么说没错,但张坤一想到浸泡青石药浴那欲生欲死般的痛苦,还是苦着脸望着郭长生:“长生师叔,能不泡么?”

  “不行!”这次郭长生师叔却是说的甚是斩钉截铁,然后脸色严肃的望着张坤。

  “因为一点点痛苦就害怕向前,你忘了自己来这的目的了吗?你忘了要帮师傅报仇吗?不泡青石药浴,挑战宫本田冲你就是去送死。”

  “所以,什么都好说,就这个,没商量!”郭长生毅然道。

  “而且你时间只有五个月,所以,别人是半个月泡一次,你一个星期泡一次。”

  “就这么决定了,今晚你先好好休息,明天我还有新的训练任务给你。”

  说完,郭长生也不等张坤反驳,一甩衣袖便打开房门出门而去,将一脸痛苦的张坤孤单的留在床板之上。

  望着郭长生师叔离开后空荡荡的房间,张坤啪的一声倒在床上,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青石药浴,还要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