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479章 天人合一


    “双臂伸直!”

    “蹲下去一点,没吃饭啊!”

    “两腿再架宽一些。”

    “抬头,挺胸,你这是扎马吗,你这是扎驴子!”

    郭长平拿着一根木棍,在一排马步前来回走动着,一双眼睛冷冰冰的望着,当某人姿势一有松动,或者错误的时候,立马便是一棍子过去。

    一时间七人众可是吃够了苦头,可是当走到张坤和郭槟梁面前的时候,郭长平冷眼上下扫视几下,然后冷哼一声,便转身而去。

    郭槟梁自然就不用说了,从小练武,至今已经二十多年,一身马步自然是早已经炉火纯青。

    而张坤,继承了梁老爷子的全部武学,要是连个马步都扎不好,那张坤也不用混了。

    两人的站姿,不管是上还是下,都仿佛最精准的教科书一般,让人挑不出丝毫毛病,即使郭长平师叔想要故意找茬,都最终只能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不过他却毫不气馁,站吧,站吧,等一个小时后,我看你还能不能坚持的住。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空烈日也慢慢升到了最高,炙热的阳光笼罩大地。

    青岗,扎马步的九人,除了郭槟梁外,此时已经全部满脸被汗水覆盖,浑身衣物更是早就湿透了,仿佛水里捞出来一般,而其中一些人,更是身子开始慢慢不稳了起来。

    其中两人,嘴唇间开始慢慢喘息,然后几乎同时,两人双腿一软,啪的一下坐地上,想要撑着再站起来,可是双腿发麻,却是如何也站不住了,最终相视一眼满脸苦涩。

    郭长平冷眼望着两人,冷哼一声,却是没有说话,抬起秒表看了一眼:五十五分,连一个小时都不到。

    郭长平将目光望向其他人,七人众其余五人也是开始慢慢晃悠了起来,看样子也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而张坤。

    郭长平双眼一凝,张坤此时也是浑身大汗,衣衫湿透,身子虽然依旧挺立,纹丝不动的样子,但鼻息却开始浓重了起来。

    “要撑不住了!”郭长平心里洒然一笑。嘿,让你早上得意洋洋的,行,现在就让你吃点苦头,知道一下自己和真正武师之间的差距,这样一来,看你还有什么信心骄傲自满。

    想到这,郭长平望了一眼张坤旁边的郭槟梁,除了额头稍稍的汗渍外,其余一切正常,背后衣衫都没有完全湿透,郭长平暗暗点头。

    阿梁的基本功还是不错的。

    这样一来,有了对比,想必张坤也就会更加明白谦逊和努力的道理了。

    随着时间推移,七人众果然接二连三的倒下,其中坚持时间有一个小时零三分钟,一个小时零五分钟,最长的一个,则是一个小时零十分钟。

    最终,依旧扎着马步的便只有张坤和郭槟梁两人了。

    没有完成训练任务,七人众相视苦笑一眼,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将目光望向了剩余的两人,不过很快他们便惊呼一声,满眼不敢相信的神色。

    大师兄郭槟梁自然是好样的,现在还仿佛一身轻松的模样,可是,那个变态……。

    张坤浑身大汗淋漓,鼻息喘喘着声清晰可闻,身子也开始一晃一晃的动了起来。

    那个变态居然要坚持不住了?开什么玩笑?他是变态啊,居然扎马步才一个多小时就不行了?

    七人目瞪口呆,相视一眼,却是如何都想不明白。

    以他们昨天看到过的情况,张坤明明是一个年少但却武术大成的变态,甚至比大师兄还要厉害,可是,可是为什么现在,他却好像如此不济?

    两个小时的马步,对他们而言也许算是一种绝对无法完成的挑战,但是对于能和大师兄比肩的变态,应该是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啊。

    他们想不明白,因为他们绝对想象不到张坤的特殊情况,只有郭长平淡然的脸下,一阵得意。

    要坚持不住了吧,哈哈,让你在我面前得瑟,这下好看了吧。

    郭长平暗暗得意,然后等待着张坤倒下的一刻,可是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郭长平脸色慢慢严肃了起来,望着张坤的目光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怎么可能……。

    好热,好闷,好痛,好软……。

    张坤脑子慢慢变的混沌,他双眼呆滞的望着前方,视线之内一片模糊,山啊,树啊什么的,都看不清楚了。

    手抬的好吃力,腿蹲的好麻,好酸,好胀。

    胸口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心闷的感觉一点一点加强,天空的太阳也越来越炽烈。

    沉重的鼻息,让张坤感觉每一次呼吸都好像在火炉边一样。

    到两个小时了吗,为什么还不喊停,为什么还没有说解散?

    要坚持不住了,好想一屁股坐下啊,躺下的话会更舒服吧。

    张坤已经觉得腿好像快不是自己的了,身子开始慢慢晃荡。

    而这时,朦胧间,张坤却好像听到耳边传来一些熟悉又飘渺的声音……。

    “人随心中马,马动人动,一起一伏,起时,趾如鸡爪,紧扣地面,宛如磐石,立如青松。”

    “起后又伏,脚如鸭蹼,脚掌宽而松,力从上而下,腰松,腿松,脚松,最后力灌入地。”

    随着声音,张坤朦朦胧胧的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一片广阔的草原,而自己胯下,突然出现一匹黑色骏马。

    骏马通体漆黑,皮毛油亮光滑,马颈后黑色的鬃毛迎风飞舞,载着张坤纵马奔腾,风驰电掣,耳边似乎还传来丝丝风泣之声。

    而张坤就随着这骏马奔腾,身子一起一伏,一起一伏,脚,腿,腰,一股劲道缓缓开始流转……。

    郭长平已经完全呆住了,他愣愣的望着站在草地上,扎着马步,双眼微闭,身子一起一伏的张坤。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郭长平在心里不停的喃喃着,双眼充满不敢置信的神色。而他手中的秒表,此时上面显示的时间:两小时十五分。

    而且,他现在的状态……。

    不可能啊,他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沉淀?

    郭长平不敢相信,他觉得现在好像在做梦,心神都完全无法凝聚,就连身边突然多了一道身影居然都没有察觉。

    来人呆呆的望着场中那一起一伏的张坤,看了很久很久,才神情凛然的吐出四个字来。

    “天人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