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486章 月光中的笑容

霉运阴阳眼 第486章 月光中的笑容

  没错,张坤到青岗了。

  既然发现自己原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努力,那么张坤决定改变这一切。

  而想要改变这些,那么休息日肯定是不能有的了。不能因为身体上一点点的影响就浪费一天,他现在的时间很宝贵,浪费不起。

  所以,张坤离开通臂拳馆后便踏上了跑步前往青岗路途,已经和梁师兄跑过三回,他路也认的差不多了。

  一个人,孤孤单单,迎着春风烈日,奔跑在马路上。

  而当他赶到青岗的时候,他看了看太阳已经到了正中,便直接去了往常这边呆的那个红砖瓦房,那里正好准备吃饭。

  房子的主人却是认的张坤的,知道他是跟着两位馆主学武,所以也没多说,便笑着添了双筷子。

  不过因为今天只有张坤一个人,他还是留了个心眼,在张坤坐下后,找了个机会便出门给郭槟梁打了这个电话。

  而得知张坤的消息后,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相视一眼,也甚是惊讶。

  “这小子……!”郭长平眉头微皱,说出这三个字后便停在了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反倒是郭长生略一思索便大概明白了张坤的心思,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面上却是轻笑着摇了摇头:“既然他在青岗,那便让他在那吃吧。”

  说完,他站起来招呼一声,便让食堂开始上菜。

  只是坐下后,郭长生脸色平静,脑海里却是陡然闪现张坤的身影。

  那小子,决心不小啊。

  不过陡然间,郭长生脸色突然一变。

  等等,张坤现在在青岗?

  现在是十二点整啊,而早上七点吃的早餐,就算吃的比较快,也才七点二十吧,然后又和老二打了一架,花了大概二十分钟,就算他七点四十出发……。

  四小时二十分钟!

  怎么可能,那家伙,昨天可还花了五小时三十五分钟,这才一天,怎么可能就缩短了一小时十五分钟的时间?

  难道是因为天人合一?

  郭长生陷入了沉思,站马步而入天人合一,确实是前无古人,郭长生也不知道具体能获得什么样的提升。

  但是站马步本就主下盘功夫,那么对于跑步这方面的提升倒确实有可能。

  郭长生想了想,也只能如此猜测了。

  而张坤在吃过饭后也确定了时间,略微有点皱眉。今天跑步,好像花的时间少一些了。

  但是具体少多少张坤却没有具体的数值,因为他没带手机,以往也没有带腕表的习惯,他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离开通臂拳馆的都不确定。

  他只是模模糊糊的猜测,自己今天似乎略有进步,但是到底进步多少,终归还是确定不了。

  还有就是,以往跑个三十公里,他每次都累的跟狗一样,可是今天,三十公里跑下来,虽然浑身汗水淋漓,但是却并没有往常那种腿将不是腿的感觉。

  虽然依旧有点难受,但是现在这种程度,却已经在张坤可以面色不变就忍受下来的范围了。

  不过想了一会张坤就将这个问题丢到一边,既然没办法确认,那么晚上跑回去的时候测试一下就好,正经是他现在深刻明白自己时间的稀缺,所以不能再浪费了。

  吃过午饭后,张坤甚至将午休时间都删除掉,稍微活动了一下身子,便去了远处空地。

  在跑来的路上他便已经确定了今天下午的训练任务,往日里都是训练两小时,而现在既然决定做地狱式训练,那么时间翻倍吧。

  四小时,两小时马步,两小时练习永春。

  自从继承了梁老爷子永春,张坤还从来没有正正经经打过永春的架子。

  决定了就做,先从马步开始,因为今天早上的发现,站马步似乎对他不算什么了,甚至还有一定的恢复作用,他便如此决定了,先站马步恢复点体力再说。

  当然了,如果被别人知道,他居然将站马步当成恢复体力的一种手段的话,绝对会惊得目瞪口呆。

  站马步,原本是锻炼体魄,熬炼人身体静载力的一种方式,对体力的损耗非常之大,而现在对张坤而言,却变成了一种恢复体力的方法。

  这也就是张坤这种没有获得过正规系统训练的“插班生”,才会有如此异想天开的想法,而其他凡是有一点常识的,都绝对不敢如此去想。

  不过,以马步得入天人合一的张坤还真就做到了。

  两小时的马步,张坤立马精神了,早上三十公里的疲劳都好像不翼而飞,之后便是打了两小时的永春,直到太阳偏西,张坤在那红砖瓦房户主家吃了点东西,便踏上了回通臂拳馆的路上。

  这时候他却是特地注意了时间,四点四十五出发。

  一人奔跑的路上是孤单的,虽然沿途会遇上很多其他人,但陌生人对张坤而言,就和路边的风景一样。

  太阳西落,月挂高悬。

  回到通臂拳馆的时候,张坤却是遇上了在大门口闭目养神的郭长生师叔,躺在一张摇摇椅上,手拿棕红紫砂壶一口一口小饮着。

  郭长生看到张坤,淡淡的点了点头,便让张坤进去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当张坤进入大门后,郭长生却是摸出口袋里一个样式比较古朴的怀表,望着上面的时间脸上却是一阵深沉。

  八点四十……,居然只用了三小时五十五分钟,比他中午猜测的时间还要少二十多分钟。

  天人合一,这效果强化的也有点太离谱了吧。

  一天的时间,从五小时三十五分钟,直接减少到四个小时不到。

  郭长生中午既然有了怀疑,那么自然也就上心了一些,他特意吩咐青岗那家住户,让他们关注了一下张坤离开的时间,然后他就一直等候在这里。

  他果然等到了,但是结果也确实让他很是惊讶。

  轻叹一声,郭长生将怀表收入口袋中,然后背靠着摇摇椅,随着摇摇椅慢慢晃动,双眼望着天空明月。

  在那半弯的明月中,郭长生似乎看到了梁家大哥的身影,在微微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