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488章 药水出问题了


    泡在温热的小坑中,望着郭长生师叔一点一点将黑色的药汁倒入泉水,张坤咽了咽口中的唾沫,嘴里不停的深呼吸,强压着心中想要逃离的冲动。

    可是面对张坤如此模样,在场的其他三人却没有觉得异常。

    害怕是对的,不害怕才是异常。

    在场三人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即使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距离年轻时泡青石药浴已经三四十年过去,可回想起那时的感觉,依旧有一种不寒而栗的痛苦从心底里涌出。

    直到最后一滴药汁融入水中,郭长生立刻放下黑桶,和郭长平两人一左一右站在张坤两侧。

    张坤的心跳的飞快,望着黑色药汁一点一点蔓延过来,心头的恐惧也在一点一点增加。

    快了,快了……。

    张坤急促的喘息,终于,黑色药汁蔓延到张坤身前。

    双眼猛的圆睁,嘴巴仰天痛吼,身子不由自主的朝上跃起。

    虽然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但是当痛苦真正来临的时候,张坤依旧忍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

    好在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第一时间双手压了下来,将张坤死死的按在坑中。

    挣扎,不停的挣扎,痛吼,无尽的痛吼。

    张坤好痛,浑身痛的欲生欲死,无尽的痛苦从全身各处不停的传来,将他脑海里所有的思考全都踢到了一边。

    他奋力挣扎,口中不停怒吼,可是四只铁臂却死死的将他压在药浴中。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张坤脑海里开始慢慢变的混沌。

    他脑海里无数的混乱思绪开始出现,而那无尽的痛苦在这混乱思绪前开始一点一点退却,张坤脑海中终于勉强找回一点思考的空地。

    无数的痛苦依旧不停的传来,但是开始恢复思维的张坤却模模糊糊中,从那无尽的痛苦中,仿佛品尝到了一丝成长的欣喜。

    那欣喜之色时隐时现,张坤不由自主的想要全心全意去感受。

    欣喜之意开始渐渐变强,张坤仔细感受去,那是身体各处肌肉,无数细胞在散发。

    是身体的欣喜吗?

    朦胧间,张坤如是想。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欣喜之意越来越浓烈,脑海中那无穷混沌的思绪也开始渐渐理顺,痛苦也好像不再显得那般强烈。

    陡然间,张坤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朦胧白光中,无穷的光芒照射四周,他呆呆的睁着双眼,望着周围空白一片。

    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不着缕的自己蜷着身子飘荡在半空,随着周围温和的光芒照射,张坤感受到了一种温柔,一种爱意,一种欣喜。

    他喜欢这种感觉,沉浸在那无穷温柔中,张坤渐渐睡去,安心的睡去。

    那周身的痛苦仿佛在这光芒的照射下开始退去,混沌的思绪化作最原始的念头围荡在张坤周身,无数欣喜之意轻柔的包裹着张坤身躯。

    张坤仿佛回到了过去,那某种遗忘而又怀念的时刻。

    ……

    青石门中,郭长平望了一眼渐渐安静下来的张坤,心头一松,然后看向郭长生轻叹口气:“晕过去了。”

    郭长生感受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便和郭长平两人轻轻放开压着的双手,后退两步。

    郭长生望着坑中的张坤轻叹一口气,不过陡然,其眉头微皱,呆呆的望着张坤的脸。

    柔和的一咧轻笑,安静的沉睡,仿佛婴儿。

    这家伙,晕过去居然还能笑的如此开心?

    郭长生心中莫名闪过一丝疑惑,但是也仅仅只是一丝,可是他却抓不住分毫,他总感觉好像哪里有种不对劲的样子。

    双目盯着张坤上上下下,仔细的看了很久,最终郭长生只能暗叹一声便放弃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始终站在药浴坑旁双眼盯着张坤,很快便过去了两个小时,漆黑的药浴开始慢慢变成带点灰灰之色。

    郭长生眉头微皱,郭长平也满脸严肃,两人相视一眼,郭长平低声道:“不对啊,这才两个小时,可是药效好像快要完了。”

    药汁变成灰色,就表明青石药浴的药效快要消耗完毕。

    可正是因为如此,两人才很不解,因为以往青石药浴的药效一般要四五个小时才会完全融入浸泡者身体,可是现在才过去两小时。

    “药水出问题了?”郭长平低声问道。

    不过对此郭长生却肯定的摇了摇头:“药水不会出问题,我亲自配制熬成,中间没有出任何意外,不可能错的。”

    不过说是这么说,但是郭长生望着渐渐变成灰色的药浴,心里的疑惑却更甚。

    他隐隐感觉到好像确实哪里出了问题,但就是想不出来问题出在何处。

    过了一会,郭长生摇了摇头,然后道:“不管了,既然药浴变成灰色了,先把张坤弄出来吧。”

    “好!”郭长平点了点头,然后轻身走上前去,就要伸手将张坤拉出来,不过就在这时,身后的郭长生突然脸色一变,猛的大叫:“老二,小心!”

    郭长平先是一愣,不过随即身子猛的后窜,只见坑中昏迷的张坤陡然动了起来,双脚在坑底用力一蹬,整个身子突然腾空而起,跃出水面,一个后空翻落在坑边空地。

    张坤光着身子,仅着内裤,静静的站在那里,双眼微闭,浑身灰色药液缓缓流下。

    惊见异常,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对视一眼,眼神都闪过丝丝惊讶。

    以往两人都没遇上过类似的情况,晕迷的人居然还会自己跳出药浴?

    过了一会,还是郭长生上前两步,轻声开口:“张坤?张师侄?”

    随着郭长生的声音,静静站在那里的张坤慢慢睁开双眼,眼神中一片平静。

    看到张坤睁开眼来,郭长生眼神略微闪烁,正要开口,可是此时张坤却缓缓吐出一口气来,轻轻张口吐出三个字来。

    “好舒服!”

    听到这,郭长生和郭长平对视一眼,满脸骇然。

    …………………………………………

    ps:更新的有点晚了,抱歉,依旧是两更。最后求月票,这个月月票有点不给力啊。

    好吧,求大家月票给力,司徒也尽量更新给力,如何?

    这样吧,求点刺激,更新换月票吧,每二十张月票加更一章,司徒也找点压力,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