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496章 新的目标


    长生师叔离开后,张坤一个人呆坐在浴桶里,满脸苦涩。

    原本前两天发觉,似乎已经快要追上郭槟梁师兄的步伐,还曾沾沾自喜过。可是当今天穿上玄武甲后,张坤才发现,原来让他沾沾自喜的成绩,也不过如此。

    一副三十公斤玄武甲就将他弄的欲仙欲死,可是现在郭长生师叔告诉他,在三十公斤玄武甲之上还有两个等级。

    尤其是八十公斤玄武甲,仅仅说出这几个字,张坤就觉得一股压力扑面而来。

    虽然郭长生师叔也说,八十公斤的玄武甲,估计现在整个沧州都没人能穿戴起来,但是,郭长平师叔可是穿过五十公斤的。

    而且长生师叔也直言,郭长平师叔绝对比不上宫本田冲,那么,宫本田冲的话又如何?

    也许就像郭长生师叔说的那样,八十公斤不确定,但估计也差不了多少。

    果然,自己原本将宫本田冲低估的有点厉害啊。

    原本以为自己只要能追上郭槟梁师兄的体魄,那么自己对阵宫本田冲的挑战起码能有个七八成的胜算,可是现在看来,七八成?能活着走下擂台都比较困难吧。

    郭长平师叔都能穿戴的起五十公斤玄武甲,那么宫本田冲即使穿不了八十公斤的负重,但六七十公斤应该没问题吧。

    如此对比,那家伙的体魄到底会强成什么模样?

    而且,空手道原本就是注重强化瞬间的爆破力,即使身体只有五十公斤的力,可是如果是空手道的话,却有可能发挥出七十,甚至**十的威力。

    果然,是这些天的“些微”进步让自己骄傲了吗?

    没错,也许在某些程度上的进步,自己要比郭槟梁师兄,甚至大部分的人要强。但是,他可是开了挂的啊,能有如此成绩也是理所当然吧,所以自己到底在沾沾自喜个什么劲啊。

    而且,自己比郭槟梁师兄要强,那又算的了什么?

    郭槟梁师兄在年轻一代堪称人杰,但是,自己将来所要面对的可不是和自己相同年纪的家伙啊,而是那个已经在武术界创出偌大名头,拥有大师称号的宫本田冲。

    空手道大师,对应中国武术界的话,那就是宗师称号吧。

    而且早在五年前,那家伙就打遍大半个中国无敌手,更连中国武术界有名的梁老爷子也败在其手下。

    泱泱中华,武林高手何其多,而宫本田冲能打遍近半个中国无敌手,这岂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能形容?

    那么,自己到底发什么疯,居然觉得只要自己体魄能达到郭槟梁师兄的程度,就能有七八分的胜算?

    没错,自己是继承了梁老爷子的全部武学,但是,继承后自己到底能发挥出几分水平?

    记得当初郭长生师叔说过,郭长平师叔在梁老爷子手里撑不过百招开外,那么自己呢?上一次交手的时候自己还是被郭长平师叔压着打吧,更别说百招之内获胜了。

    如此想想,即使泡在温热的浴桶中,张坤却依旧满脸冷汗。

    如果自己一直是这种心态,那么等到擂台那天,自己还想不想活着走下来了。

    张坤几乎能想象,假如自己不幸打死于擂台,那么老爸老妈,妹妹外婆会伤心到什么模样,也许,周雅琪也会难过的吧。

    已经没有了哥哥之后,再连男朋友也没了的话,也许她真的会很难过。

    恩,自己应该还算是他男朋友的吧,虽然当初是有说过要分手,但现在不是又和好了吗,即使没有点明,但其实自己早已经将周雅琪当成自己的女朋友了,而周雅琪应该也会这样想的吧。

    所以,想要不让这些关心自己,爱着自己的人伤心,那么自己就要努力啊,更加的努力,不能有丝毫的松懈才行。

    张坤眼睛慢慢转向放在浴桶旁的玄武甲。

    八十公斤吗?虽然想着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很有压力,但是,八十公斤就八十公斤吧,起码将这个作为终极目标应该没问题的吧。

    就这样决定了,一切朝着八十公斤而奋斗。

    虽然到现在还没人能穿的动它,但自己可不是普通人啊。普通人能看的到灵魂吗?不能吧,所以别人做不到的事,自己也许可以呢。

    没错,就是这样,张坤啊,要努力,不仅是为了自己,为了梁老爷子,也为了那些关心着你,爱着你的人。

    张坤苦涩的脸突然冒出一丝笑容,嘴角轻轻上扬,望向那今天让他吃尽苦头的玄武甲,此时也没那么害怕了。

    三十公斤玄武甲之后就是五十公斤了,然后就是终极目标的八十公斤,就这么前进吧。

    张坤突然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在浴室冲去身上残留的药液,然后走到浴桶前,然后拿起那黑色的布袋,一点一点穿了起来。

    这次没有郭槟梁师兄的帮忙,张坤穿的很慢,因为他要注意,穿着好后的玄武甲不能对身体的运动有任何影响,所以想要将它们固定在一个合适的位置可不容易。

    黑色的布料慢慢讲张坤身体缠绕,张坤轻微活动着手脚,确认并不会对肢体的运动有什么影响后,这才慢慢躺到床上。

    倒在床头,望着窗外明亮的月光,张坤慢慢闭上双眼。

    睡吧,明天还有更多的训练在等着自己。

    ……

    一夜无事,第二天,张坤猛的睁开双眼,抬头望去墙壁的挂钟,四点四十五。

    张坤腾的一下翻身而起,然后活动了一下因为第一次穿着玄武甲睡觉而导致的腰腿酸软,便开始麻利的穿着起了衣服。

    十分钟后,郭槟梁师兄准时赶到张坤门前,望着已经准备就绪的张坤,郭槟梁师兄上下打量了张坤一眼。

    “准备好了?”

    张坤点了点头,昨日还有点嘻嘻哈哈的笑容,此时却满是平和,甚至略带着丝丝严肃。

    郭槟梁师兄看了很久,终于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开怀的笑容:“如此便好,那么出发吧!”

    于是,两道身影,在夜幕下,开始朝着遥远的大道跑去,等待着朝阳第一缕光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