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497章 年轻一代第一高手

霉运阴阳眼 第497章 年轻一代第一高手

  张坤能这么快恢复过来,确实让郭槟梁很是吃惊。

  昨天郭槟梁可是清楚的感受到张坤有种被深深打击到的样子,可是今天就好像完全过去了一样。

  而且,莫名其妙的,郭槟梁居然感受到张坤身上此时浓浓的斗志。

  被打击之后,第二天居然就能爆发如此高昂的斗志,郭槟梁有点想不明白,难道这就是张坤成功的秘诀

  张坤很厉害,郭长生师叔再三强调过。当初自己信心全失的时候,郭长生师伯就很严肃的告诉过自己,和谁比都没关系,但是,千万千万不要和张坤去比。

  人比人会气死人的,郭槟梁深刻的体会过这句话,在这位张师弟身上。

  可是,习武天赋就已经如此夸张了,难道就连意志力都超出常人吗

  一天的挫折,第二天居然转眼就望,而且居然斗志突然变得高昂。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打不死的小强精神

  师伯曾经说过,一个真正强大的武师,不仅要有强健的体魄,精湛的武术,还要有永不言败的精神。

  而张坤呢,他的武术毋庸置疑,师傅和师伯都亲口肯定的。而他的体魄,郭槟梁亲眼目睹,一天一天飞快的成长。

  从一个月前来时,比之普通人还要弱小的身体,此时却已经蕴藏着不下于自己的强大力量。

  而今天,郭槟梁又发现了张坤那打不死的小强精神,这就是师伯说的永不言败吗

  不管承受了如何沉重的打击,却永远能第一时间走出来,然后斗志更加高昂,朝着更高的目标前进

  郭槟梁突然发现,张坤身上居然已经有了所有师伯说的,那种真正强大的武师需要的所有因素。

  郭槟梁转过头,望着身后,满脸汗水的张师弟,气喘吁吁的他,双眼中却有着坚定的目光,背负着玄武甲的身躯笔挺的跑着,明明很累的身子,却仿佛散发着无穷的力量。

  郭槟梁突然明了:这就是一个天生的武师,一个注定会站在武术巅峰的人。

  郭长生师伯说让自己不要和张师弟比,恐怕他早已经察觉到这些了吧,所以他才会让自己不要和张师弟比。

  确实比不上啊,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自己和这位张师弟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吧。

  郭槟梁难免心中的苦涩,微微叹息之后,郭槟梁就很快收拾了心情,望着身后那挥洒着汗水的张师弟,脸上露出一丝衷心的笑容。

  虽然也许一辈子都追不上这位张师弟了,但是,作为一个见证者,一个亲眼看着奇迹发生的人,他应该感到荣幸。

  他会看着这位张师弟,一步一步跨上巅峰,站在那无数人梦想达到却无法达到的地方。

  张师弟,加油啊

  张坤在很努力的适应玄武甲的存在。

  三十公斤的玄武甲均匀的分布在张坤身体各处,贴身的包裹,完全感觉不到甩动的感觉,就好像玄武甲长在身上一样。

  所以,穿上玄武甲,就如同突然胖了三十公斤,虽然依旧会很突兀,但张坤在很努力的适应着。

  跑步的时候,他聚精会神感受着浑身的力量变化,他在寻找,寻找他期待的那个点。

  身体突然变重了,原本前天跑步时,最适合的力量已经不适用于今天。

  一天的功夫,体重陡然增加三十公斤,那么,前日也许最合适的力量是十,到今天也许就要变成十二,或者十三。

  而张坤现在做的,就是将这个最合适的力量点找出来。

  用比较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性价比,力量付出的性价比。

  用最小的力量,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而不仅是长跑,还有深蹲,蛙跳,马步,甚至在抗打击训练中,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适应玄武甲,寻找平衡点。

  也不知道该说张坤确实是传说中千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呢,还是说,因为他本身能看见灵魂的关系,导致他的适应学习能力有一定的加成。

  总之,张坤在这一块的进展依旧让所有人跌破了眼镜,即使是对张坤报以非常大期待的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位师叔。

  穿上玄武甲的第二天,张坤依旧痛苦的煎熬,三十公里长跑他用了三小时十八分钟,而之后的训练,则如昨天基本一样。

  可是,到了第三天,情况陡然变了,三十公里长跑张坤再次突破到三小时以内,两小时五十八分,一天的时间提高二十分钟。

  而且,在后面的马步中,张坤似乎又隐隐触摸到了那种“悟道”的边缘,站着动马的时候,恍惚间,他似乎又能感受到心里那匹马的存在,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再就是深蹲,蛙跳之类的训练,张坤的进步让人讶然。

  而仿佛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张坤再次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玄武甲的存在张坤一点一点的适应着,他开始渐渐忘却身上的黑色布袋,一举一动间,仿佛又回到了以往的灵动。

  看到这,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位师叔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如何想,却又让人如何可知。

  唯一异常的就是,在训练之外的时候,两位师叔总是咧着嘴笑,笑的是那么开心,那么开怀。

  八十公斤玄武甲这东西做出来,也许不会浪费了。

  至于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好吧,虽然说这些都是传说中的境界,但郭长生却已经不再用这个打击郭长平师叔了。

  也许就算是他,在潜意识里也开始认为,如果这些境界真的存在的话,那么也许自己真有能见到的一天。

  而这时,穿上玄武甲后的第十天,天还没亮,张坤和郭槟梁两人准时从通臂拳馆出发,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可是就在两人即将跑出沧州的时候,突然几道人影出现在大路正中,拦去了两人前进的道路。

  “哟,这不是通臂拳馆的梁师兄吗,居然这么早就出门锻炼啊,果然不愧是我辈楷模”

  拦路的最前方一人笑嘻嘻的开口道,说完又转头望向旁边的张坤。

  “还有这位,你就是最近沧州传的沸沸扬扬,据说是沧州武术年青一代第一高手的家伙吧,果然是一身英气,羡煞旁人啊。”

  不过说完,来人笑嘻嘻的脸却陡然冷了下来,满脸寒霜,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丝难忍的煞气。

  “不过,这年青一代第一高手的称号,你问过我了没有”

  月光闪过,正好照射的来人那年轻的脸,满脸凶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