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498章 无妄之灾


    “不过,这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称号,你问过我了没有”

    一道充满冷冽的低吼传来,张坤和郭槟梁全都愣住了。

    郭槟梁眉头一皱,双眼一瞪,望向身前拦住众人最前方的身影:“吴鹤洪,你在搞什么鬼,什么年轻一代第一高手五年一比的苍梧大赛还没开始,哪来的年轻一代第一高手”

    听到郭槟梁的沉声闷喝,拦在最前方的吴鹤洪不怒反笑:“梁师兄,你也知道苍梧大赛还没开始啊,既然如此,你们那什么张坤凭什么就敢自称年轻一代第一高手”

    怒喝说完,吴鹤洪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转头望向郭槟梁身后的张坤,一声冷哼:“才来沧州几个月啊居然就敢自称年青一代第一高手,那要是再给你待上一段时间,岂不是就成了整个沧州第一个高手了”

    郭槟梁的眉头皱得更深,看着吴鹤洪那越来越大的声音,沉声一喝:“吴鹤洪,你到底给我说清楚了,张师弟这些日子从早到晚都是和我在一起习练武艺,他什么时候自称过年轻一代第一高手了”

    “嘿”对此吴鹤洪讥笑一声:“梁师兄,我们习武之人,敢作敢当,既然话都说出来了,怎么就不敢承认了”

    对此,郭槟梁却是直接冷哼一声:“没做过的事,我们何须承认。”

    “哈哈,没做过梁师兄,都到了这种时候,再否认又有什么意义”

    吴鹤洪冷笑数声:“前几日,我可是亲耳听见,贵馆的李子聪开口说,你们通臂拳馆新进的张坤,年轻有为,武艺精湛,实力高强,是当之无愧的年轻一代第一高手,这句话可不仅是我听见了,当时在场的还有很多人,梁师兄大可出去打听打听。”

    听完吴鹤洪的话,张坤脸色还没什么变化,他来通臂拳馆的日子还短,再加上这些日子全都沉浸在熬炼体魄上了,所以拳馆里他认识的人,或者说叫的出名字的人都是屈指可数,那什么李子聪,张坤实在想不起是哪位了。

    可是郭槟梁的脸色却是陡然一变,身为通臂拳馆的大师兄,他认识甚至说熟识拳馆的每一个人,所以当吴鹤洪说出李子聪名字的时候,他脑海里自然浮现出某个人的身影。

    李子聪,刚入馆两年多的一个新进学员,天赋很好,学武也很努力,所以实力在新进学员中也算的上顶尖,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便被选入了当初张坤刚来时的七个陪练人员之一。

    虽然因为张坤实力进步太快,初期的七个初级学员很快就被实力更强的中级学员顶替,但是,也就在那仅有的几天时间里,他们却也见识到了张坤堪称恐怖的实力。

    单打独斗之下,即使号称通臂拳馆二代实力最强的郭槟梁师兄都坚持不了多久,而以一打八,更是在不还手的前提下,居然都能维持不败。

    再加上隐隐传出,张坤刚来时,甚至和郭长平师叔打过,据说不相上下,于是,张坤神了,或者说,在那几个年轻人心目中被神话了。

    一个同样年轻,但实力强大到远超自己的武者,很容易就会被人奉为偶像,然后开始崇拜,憧憬,甚至,就连张坤那勉强算得上中上的面貌,也在偶像的光环下,变成帅气逼人。

    而成为了自己的偶像之后,他们自然就会开始变得关注了起来,关注着张坤每一天一点一滴的成长,前进。

    张坤的进步是恐怖的,这无可否认,即使他们所打听到的消息很少,但就是这一点一滴的消息,张坤强大的形象,在他们心目中一点点的加深,最后理所当然的,张坤渐渐成了他们心目中的沧州年轻一代武术第一高手。

    有了这种心目中的认知,然后理所当然的,在多喝了几杯了,便顺理成章的吐了出来,然后,然后就这样了。

    听完吴鹤洪的话,郭槟梁几乎瞬间在脑海里补充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与事实多少还有些差异,但大体上也差不了多少了。

    李子聪啊李子聪,这还真是喝酒误事。

    虽然在他心里,张坤的实力做个什么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绝对是当之无愧,但是,这也不用说出来吧。

    在他看来,张坤师弟也不是个爱慕虚荣的人,什么所谓年青一代第一高手的称号,对他而言毫无意义,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全心全意锻炼体魄,熬炼武术,然后面对四个月后的生死之战。

    在那场有着为师傅报仇,为中国武术正名,并决定自己生死的一战面前,什么年青一代第一高手,都是屁。

    所以,郭槟梁和张坤的训练从来都是早出晚归,训练场地都从不在沧州城内,就是为的不让他人打扰了张坤的训练,可是现在呢

    无妄之灾

    郭槟梁心里陡然冒出这么几个字。

    暗暗叹息一声,郭槟梁脸色一敛,然后沉声望向吴鹤洪:“那么你又想怎样”

    吴鹤洪却是大笑两声:“梁师兄,终于不再否认了吗”

    郭槟梁没有说话,而是冷冷的望着吴鹤洪。

    既然话确实是自己馆内的人说出去的,那么郭槟梁自然不会再说什么否认之类灭自己威风的话。

    虽然他讨厌李子聪酒后误事,但是说了也就说了,那又如何

    更何况,在他心目中,张坤顶个什么年青一代第一高手的称号,那还不是理所当然吗

    看到郭槟梁没有说话,吴鹤洪笑声慢慢收敛了起来,然后冷哼一声。

    “梁师兄,我吴鹤洪自幼习武,十几年来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从来都是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松懈,为的就是在那苍梧大赛上冲天而起,获得那骄阳称号。”

    “呵,现在倒好,五年一比的苍梧大赛还没开始,这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称号就没了我不服。”吴鹤洪脸色涨红,猛然怒喝。

    “我想怎样既然敢说出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称号,那么就让我见识一下第一高手的实力。”

    吴鹤洪双目怒睁,一字一句的道:“打赢我,我就心服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