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500章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

霉运阴阳眼 第500章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

  张坤的特殊性从一开始就表明,张坤从来都不会是一个普通人。

  梁老爷子附身,继承了梁老爷子一辈子的武术精华,而这些时日的努力锻炼,则补足了身体上的缺陷和不足,再加上入天人合一。

  可以说,张坤此时一身实力,早已经超越了年轻一代所能达到的水平,而是和那些武学宗师站在同一层次。

  如此,可以说吴鹤洪此时面对的,就是一个武术精湛的武学宗师,他如何有赢的可能

  即使张坤此时身上还穿了玄武甲,但是,前些日子张坤就找到了他心目中的那个平衡点,早就开始一步一步习惯了玄武甲的存在。

  虽然多少还有一些影响,但是却也足以让张坤一身实力发挥出七八成的功夫。

  而一个武学大宗师,即使只是七八分的功夫,那也不是一个小小吴鹤洪所能抵挡的。

  所以吴鹤洪惨了,很惨。只见他浑身手忙脚乱,不停抵挡着张坤刚猛的攻势,一身上下早已经被汗水浸透,额头的汗渍更是将其头发弄得格外凌乱,嘴里更是早已经气喘吁吁。

  此时的吴鹤洪又哪有刚来时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

  而这一切,不仅仅是运动所致,更多的则是怕。

  是的,怕,心惊胆战,面露恐惧,眼中带着惊骇,心里一股股寒气直冒,那浑身上下的汗水,更多的是由内而外的冷汗。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这不可能。

  吴鹤洪心里偶尔会发出怒吼,那吼声,充满着不可置信。

  他不敢相信,他居然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面前这家伙看上去明明和他差不多的年纪,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居然会被压制成这个样子

  他是吴鹤洪啊,沧州有数的年轻高手,甚至有着问鼎苍梧大赛的人,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而此时纵观张坤,双眼冷冽的盯着吴鹤洪,再没有刚才的淡然,手上永春拳法一招一式无不带着赫赫风声。

  龙筋虎骨金刚劲原本就是永春中最是刚猛的拳法,在加上现在张坤体魄逐渐提升,张坤用起来更是威力不凡。

  八招,九招,好,差不多了,第十招。

  张坤心里默念,然后双眼一亮,浑身气势陡然一变,紧接着只见张坤缓缓吸气,然后浑身肌肉仿佛瞬间为之一涨,最后,一拳。

  “碰”一道身影猛的倒飞了出去,直到三四米后才噗的一声跌落地面。

  整个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安静的仿佛落针可闻。

  跟着吴鹤洪来的几人,看了看倒地后,却并没有再站起来的身影,再看看那一脸平静站在原地的张坤,全都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中的唾沫。

  吴鹤洪输了,输的干脆利落。

  对于这个结果,郭槟梁却没有丝毫意外。

  吴鹤洪输了很正常,张坤输了,那才奇怪。

  要知道,他可是见证了张坤每一天进步的人啊。在见证了张坤的进步和实力之后,他要是还认为吴鹤洪能赢,那才是脑子进水了。

  所以对于输赢,郭槟梁心里早有了预计,并没有丝毫吃惊的样子。

  反倒是张坤那最后一拳,郭槟梁看到时忍不住就是双眼一亮。

  在那一拳里,郭槟梁好像看到点不太一样的东西。好像知道,但又好像不太明白,似懂非懂。

  郭槟梁几乎呆住了,脑海里不停的回想着张坤那一拳的风采。

  好像,好像真的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在里面,他感觉到了,但是又好像无法完全抓住。

  郭槟梁此时心里仿佛猫挠一样,痒的要命。

  他有种迫切的冲动,想要弄明白那一拳中所蕴含的东西。他隐隐有种感觉,如果自己能够弄明白这些,那么他的拳法有可能更上一层楼。

  可是看了看张坤,又看了看远处静静站立的众人,再看看倒地不起的吴鹤洪,郭槟梁最终还是压下了内心的冲动。

  现在可不是一个求道授业解惑的好时候,更何况这地方也不对。

  郭槟梁心里暗暗叹息一声,不过他眼珠子一转,却是暗暗下定决心,等离开后,他一定要找个机会向张坤好好请教。

  而一拳打飞吴鹤洪后,张坤的目光慢慢转头望向远处众人。

  平静的目光注视下,所有被张坤看到人全都不由自主心底一颤,心头仿佛伫立万丈悬崖,口鼻间更是忍不住屏紧呼吸。

  望过众人,然后又看了看短时间内恐怕站不起身的吴鹤洪,张坤带着平静的笑容转头看向郭槟梁:“梁师兄,我们继续吧。”

  “哦,好,好。”沉浸在张坤最后那一拳风采中的郭槟梁如梦似醒,连忙点头。然后两人看也不看旁边众人,径直朝着往常的路,继续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跑去。

  虽然因为吴鹤洪的关系,耽误了近十来分钟的样子,但是张坤依旧在八点之前赶到了青岗,然后又如往常一样,开始了一天的集训。

  太阳一点一点升高,到了将近十一点左右,张坤正在进行抗打击训练,八道身影围在他身边不停的进攻,而这时,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远处,由远及近,然后在来到众人七八米外停了下来。

  站定后,来人目光慢慢扫过众人,然后最终定格在张坤身上。

  而就在那人目光望来的一瞬间,张坤身影陡然一顿,仿佛瞬间僵硬了起来。过了一会,张坤慢慢站直了身子,然后脖子一点一点转头朝着来人的方向望去。

  而周围陪练的几人似乎也察觉到气氛的异常,不约而同的全部停手,然后似乎有点不知所措的相互望了望,最后也顺着张坤目光的方向朝着来人看去。

  来人是一个四五十来岁的大叔,略显高大的身子上穿着嫩白色练功服,灰白的头发下的脸庞棱角分明,显得格外威严,而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那一双眼。普通平淡中,却仿佛隐藏着骇人的锋芒。

  “你就是张坤”来人突然开口道。

  张坤眼神一凝,丝毫不敢怠慢,双手抱拳沉声道:“是我,敢问前辈是”

  听到张坤的话,来人嘴角扬起一股冷笑:“我吴秀峰,不才,吴鹤洪的老子就是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