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501章 火气


    吴鹤洪的老子

    听到这,张坤的双目为之一凝,这是打了小的,出来老的吗

    想到这个可能性,张坤心里忍不住就暗暗叹息:这算什么嘛,无妄之灾

    想想自己明明已经在抓紧一切时间熬炼体魄,可偏偏就会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找上门了,而这些事情从根本上还都完全与他无关,或者说,起码不是他挑起的。

    至少在吴鹤洪这件事上,张坤就事先完全不知情。

    不过现在既然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再多想也是无益,张坤反倒是沉下心来,抱拳道:“原来是吴前辈,不知道前辈找我,可是因为早上的事”

    听到张坤主动挑出早上的事来,吴秀峰脸上的冷意更足了,双眼一眯冷冰冰的望着张坤反问道:“你总不会以为我家那小子的打是白挨的吧。”

    听到吴秀峰的话,张坤眼角不由自主的就是一颤。

    你家小子的打不会白挨,什么意思比武切磋,愿赌服输,技不如人,怎么算是白挨了

    那要是我输了,我被打了又去找谁

    靠,这是欺负我外乡人不成

    张坤心里一阵恼火,脸色也就不那么好看了。

    他平时是尊老爱幼没错,但那也分对象,如果别人要是蹬鼻子上脸,那他也不是好欺负的。

    想到这,张坤面色一沉,口中语气也冷了下来:“那不知吴前辈有何指教”

    “指教是得好好指教”吴秀峰冷笑两声:“年纪轻轻就敢口出狂言,五年一比的苍梧大赛还没开始呢,你就自称年青一代第一高手,你这是完全没把我们沧州武术界看在眼里嘛。”

    对于吴秀峰的话,张坤脸色不变,淡淡的道:“第一,那什么第一高手的话我从没有说过。第二,对于沧州武术界的前辈和同道我也都是非常尊敬,不敢有丝毫小视。不过。”

    说道一半,张坤话风一转,声音变得略显冷冽:“如果前辈想要指教的话,晚辈自然不敢推辞,全接下就是了”

    张坤心里很火,从早上吴鹤洪的出现,就已经隐隐有那苗头,不过那时候张坤还能勉强压下,所以当时出手也还算是有分寸。

    而现在吴秀峰仿佛无理取闹的出场,则彻底点燃了张坤的怒火。

    他脾气好没错,但脾气好不代表他没脾气。

    原本张坤现在就处于和死神赛跑的关键时刻,四个月后和宫本田冲的比武很可能会分出生死。张坤不想死,即使不为了他自己,就算是为了爸妈,妹妹,外婆,甚至周雅琪,他也得拼了这一回。

    所以现在他是抓紧一分一秒在训练自己,增加实力,好让自己在四个月后的比武中活下来。

    可现在呢,早上是吴鹤洪拦路,现在又跳出个吴秀峰。

    好好好,不就是要打吗,行,来嘛,我全接下。

    张坤脸色阴沉,心里怒火高涨,双眼死死的盯着吴秀峰,双手双脚,不自觉的摆开了永春的起手式。

    吴秀峰很强,张坤感觉的到,从他望向张坤的第一眼,张坤就浑身汗毛直竖。

    即使没有面对面,但就是那背后一眼,张坤就仿佛感觉到身后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嗜血巨兽。

    张坤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他不知道什么叫气机牵引,也不知道什么叫高手之间的感应,但是张坤知道,眼前的吴秀峰,绝对是他遇到最强的武者。

    所以,他很认真的摆出了起手式,却是不敢再如面对吴鹤洪那般随意。

    而看到张坤如此,吴秀峰面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随即上前两步。

    场中一时凝重了起来,两人之间隐隐一道厚重的气压,甚至将地面的灰尘开始吹的飞扬了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远处一道猛喝传来:“住手”

    随着怒哼,两道身影快步走了过来,却是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位。

    走近后,郭长平师叔望着吴秀峰冷哼一声:“吴老鬼,你又搞什么名堂,跑我们这来做什么”

    遥遥望了郭长生一眼,然后吴秀峰转头看向郭长平冷声道:“不做什么,就是想和你们家这小家伙打一场。”

    听到这话,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位全都一愣,郭长平更是眉头深皱,转头看了一圈周围众人,沉声道:“怎么回事”

    而张坤看到两位师叔师伯到来,也慢腾腾收起了起手式,不过脸上还是阴沉着,静静的站在一旁。

    因为在他看来,既然师叔师伯都到了,那么这场架估计是打不了了,所以心里有一团火没处发泄的他,脸上自然阴沉着。

    只有郭槟梁听到师傅发问了,连忙小跑了过去,然后凑到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耳旁,将早上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听完郭槟梁的叙述,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眉头都是一皱。

    郭长生师伯沉思了一会,然后转头望向吴秀峰沉声:“真要打”

    吴秀峰却不回答,反是冷笑两声:“我家小子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呢。”

    听到吴秀峰的话,郭长生眉头紧皱,最终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而旁边的郭长平则冷哼一声:“技不如人,输了活该。”

    “不过,你既然要打,我们也不会怕你,张坤”郭长平师叔大叫一声。

    “在”张坤连忙站出来应道,语气高昂。因为他听出来了,似乎师叔师伯并不反对他打一场。

    那就是说心里火气终于能有发泄的地方了,张坤心里居然还隐隐有着一丝激动。

    看到张坤站出来后,郭长平师叔哼的一声,随即大吼:“脱衣服”

    张坤先是一愣,可马上就露出兴奋的神情来,二话不说,连忙一把扯下身上的拳馆制服。

    淡白色制服下,是全身缠的紧紧的黑色布袋,均匀的分布在张坤身体表面。

    “玄武甲”看到张坤脱下衣服后露出的黑色布袋,吴秀峰居然忍不住脱口而出。

    对此郭长平斜眼望了吴秀峰一眼,然后转头看向张坤怪笑一声道:“吴老鬼是你前辈,穿着玄武甲和前辈打可是大不敬。”

    “是”听到郭长平师叔的话,张坤二话不说,开始解开身上玄武甲的束缚。

    一片一片玄武甲扔在地面,砸出一声声重响,而随着这一声声重响,吴秀峰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沉色。

    “今天早上你也穿着玄武甲”吴秀峰突然开口。

    正解开右手臂上玄武甲的张坤轻轻抬起头,嘴角闪过一丝冷笑:“自穿上后,除了洗浴,玄武甲从不离身。”

    听完张坤的话后,吴秀峰双眼一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