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503章 八极拳
  八极拳,又名“开门八极拳”,起源于明代,尊邋遢道人为一世。

  后经历代传人刻苦精研,以其独特的风格和练法,自成一家,并不断发扬光大,代代涌现出诸多的武术名家,在武术界影响很大。

  而近代历史上,最著名的八极拳名家便是沧州李书文。

  其练功成癖,寒暑不辍,深的枪法之奥妙,所以又被武术界内称“神枪李”。

  而李书文有三个弟子,也曾在近代革命史上扮演过独特的角色。

  其大弟子霍殿阁,曾经做过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溥仪的武术教师和警卫官。

  而李书文的关门弟子刘云樵,则在国民党政府警备队服役,并做过侍卫队教官,和警卫。

  还有李书文另一个弟子李健吾,却是曾做过贴身警卫。

  而这些在中国历史上都曾留下过辉煌纪录的重要名人,全都会选择八极拳传人做自己的保镖,则是因为八极拳精神的十六字诀。

  “忠肝义胆,以身作盾,舍身无我,临危当先”

  而有此拳法精要在先,故每一个八极拳传人,拳路大多刚猛无比。与人对打,通常也都是猛起硬落,硬开对方之门。

  此时场中吴秀峰也正是如此,金刚八式,一招一式用出来,无不虎虎生风,一拳一脚,俱都蕴含磅礴气势。

  吴秀峰打的很是畅快,他感觉自己今天出门,那可当真是惊喜连连。

  先是得知自家那骄傲自大的混小子终于被人揍了,而且揍他的还是个同样年轻的小子,更是十招败敌。

  当时吴秀峰就想,这是哪个山门里蹦出的武术奇才,好,要见识一下。

  而现在,打上门一交手,吴秀峰心里的惊讶简直无法形容。

  特么的,这哪是什么武术奇才,这特么的就是个怪物。

  20岁不到的年纪,居然能和自己打成如此模样

  要不是他确定自己双眼不会看错,他铁铁会把张坤当成哪个隐世的老鬼出山。

  想他吴秀峰是谁沧州大名鼎鼎的八极拳宗师,即使放眼整个中国,那都是说出去绝对不带跌份的。

  而今天他居然在这里遇到个能和他打的旗鼓相当的对手,还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

  这是后浪推前浪吗

  不,这是后浪要把前浪压死啊,靠。

  吴秀峰越想心里越是欣喜。

  自己是有多久没有打的如此畅快淋漓了

  整个沧州能和他打的可没多少,而能和他打成这样的更是屈指可数。而那些老家伙,又哪个不是爱惜羽毛,所以搞得他想要好好打几场都不容易。

  而现在,居然遇到张坤这样一个小怪物,吴秀峰哪里还不欣喜。

  一套金刚八式用完,吴秀峰连连大笑:“好小子,不愧把我家混小子打的现在还下不了地,果然有两下子,看来不出全力是不行了,小心了。”

  说着,吴秀峰拳风一变,却是不再局限于金刚八式了,而是将一身功夫全都用了出来。

  八极拳除了金刚八式外,还有著名的六大开,八大招。

  六大开分别指:顶、抱、担、提、挎、缠,算是八极拳中各个动作的基本动作,最是讲究灵活运用。

  而八大招,则是金刚八式之外的另外八大绝招,分别是:阎王三点手,猛虎硬爬山,迎门三不顾,霸王硬折缰,迎风朝阳掌,左右硬开门,黄莺双抱爪,立地通天炮。

  只见武力全开的吴秀峰顿时气势再涨,看的旁边众人如痴如醉。

  而纵观张坤,在吴秀峰开口后,却是冷哼一声:“谁怕谁啊”

  说完猛的深呼吸,随即只见浑身肌肉都为之一涨,却是用出了龙筋虎骨金刚劲。

  以龙筋虎骨金刚劲配合伏虎手,一刚一柔,就组成了最为难缠的永春。

  至此,张坤也算是用出了全部实力。

  吴秀峰兴奋,张坤又何尝不是如此。

  随着和吴秀峰的比斗,张坤只觉得浑身都不由自主的舒展开来,体内气机流转,一拳一脚,一举一动,张坤都仿佛有了一种全新的体会。

  拳走气随,见缝插针,有隙即钻,不招不架,见招拆招。

  在这场比斗中,张坤感觉继承自梁老爷子的永春,开始一点一点融入己身,完完全全化为自己的东西。

  战斗持续了十几分钟,两人始终不相上下,只见两人又硬拼一记,拳拳相对,巨力撞击之下,两人全都忍不住后退两步。

  不过两人都是高手,刚退开两步瞬间便站稳了身形,就要扬身再战,这时,突然旁边郭长生大喝:“住手”

  只见随着郭长生的声音,张坤和吴秀峰都顿下了前冲的身影,然后望向郭长生,只见他望着吴秀峰轻笑道。

  “吴老头,你和我师侄也打了这么久了,你们两人都是不相上下,你看现在也快中午了,今天这一场不如就作平手如何”

  吴秀峰眼神闪烁了一会,然后最终还是慢慢收起身形,站直了身子望向张坤。

  “小鬼,武功不错,我家那小子输的不冤。今天早上出门没吃饱,没力气了,今天就打到这,下次,我一定打的你拜头求饶”

  “怕你啊”张坤也慢腾腾的收起身形,哼的一声,毫不把吴秀峰的话放在眼里。

  神气啥,下次还不知道下次谁把谁打的拜头求饶呢。

  听着张坤的哼哼,吴秀峰双眼一瞪,得,你小子还真是蹬鼻子上脸哈,来来来,真以为我收拾不下你小子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郭长生便轻笑着走了过来:“行了,吴老头,你也难得到我这来,我那还埋了两坛子好酒,走,尝尝去”

  听到有酒喝,吴秀峰立马双眼放光,也懒得再放狠话,瞪了张坤一眼,然后便笑嘻嘻的搭着郭长生的肩膀便朝着远处走去。

  不过就在走去没多远,吴秀峰就远远听见身后郭长平的怒吼。

  “站着干什么,还不把玄武甲穿上亏了你这两个月训练,你就这么点成果连个随便跳出来的路人甲你都打不过,你还谈什么扬我国威再不努力,几个月后的比武,你就不用去了,省的丢脸。”

  听到郭长平的怒吼,以吴秀峰的身子都居然忍不住一个踉跄,眼角乱颤。

  那个什么郭老二,你说谁是随便跳出来的路人甲

  什么叫连我都打不过

  你特么有种的和我打一场,老子要是百招之内不把你打趴下,老子吴字就倒过来写。

  似乎察觉到吴秀峰的怒火,郭长生连忙笑呵呵的拉了他一把,却不说什么。

  望着郭长生的轻笑,吴秀峰眼神闪烁了一会,最终哼的一声,跟上了前面的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