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504章 酒鬼


    青岗,隶属通臂拳馆的宅院中,两道人影推开属于郭长生房间的大门走了进去。

    吴秀峰满脸哼哼之色,随手拉开房间中央茶红木桌的一条椅子坐了上去,然后望着郭长生哼声道。

    “郭老大,你要是不给我个解释,今天我可不是你随便两坛子酒就能打发的了。”

    站立在桌旁的郭长生,一边小心侍弄着两坛刚从土里挖出来的酒坛轻笑道:“什么解释”

    吴秀峰双眼一瞪:“装蒜呢”

    郭长生嘿嘿一笑,不再接话,而是小心的揭开酒坛上的密封红布,然后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酒杯,将酒坛微微倾斜。

    橙黄色的晶莹液体慢慢流入酒杯,同时一股浓郁的清香瞬间漫布整个房间。

    “来,先尝尝,地道的二十年陈酿。”郭长生笑嘻嘻的将一酒杯放到吴秀峰面前,然后自己也端起一杯,轻放嘴边,细细品尝了起来。

    吴秀峰原本闻着满屋子的酒香,便早已经口中唾沫直咽,此时望着眼前的黄金液,哪里还把持的住,心里早忘了想要追问郭长生的话,一把端起酒杯,就将液体倒入口中。

    金黄的液体入口浓香,顺咽喉而下,先清凉后灼烧,再之后又转化为温润之感。

    吴秀峰双眼微闭,满脸红晕一闪而逝,尽是陶醉之色。再次睁开眼时,徐徐吐气,只留下两个字:“舒服”

    缓缓的放下酒杯,吴秀峰突然盯着桌面上某处,眼神开始闪烁,接着,其身影猛的一动,放下酒杯的右手瞬间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另一坛还未开封的酒便已经死死被他抱在怀里。

    “我的了”吴秀峰死死抱着未开封的酒坛,然后语气肯定的向着郭长生道。

    郭长生先是一愣,随即瞪了吴秀峰一眼:“好你个吴老头,我好心请你喝酒,你倒好,酒才刚开始喝,你就想着带回家”

    对于郭长生的质问,吴秀峰脸色一红,不过随即又立刻坚定了起来,回瞪了一眼:“不管,就是我的了”

    吴秀峰可不傻,要说郭长生请喝酒没错,但是这一坛子酒两个人喝和一个人喝,那可是差了一倍了。

    再说了,喝酒,这不是还有一坛子么,要喝喝那个就可以了。至于这一坛,自然是带回家一个人慢慢品尝来的划算。

    要说这吴秀峰除了嗜武之外,惟独就好这杯中之物,家里有什么好酒,自然是早就被喝了个精光。

    所以现在,他想要喝点好酒,还真只能这里蹭点,那里蹭点。

    而现在难得碰上一坛子好酒,他怎么可能放手

    所以他双手紧抱住酒坛,一双眼睛回瞪着郭长生,一步不让。

    “吴老头,你说我这师侄武功如何”不过,就在两人双眼狠狠对峙的时候,郭长生却突然幽幽的转移了话题。

    吴秀峰先是一愣,随即眼角一颤,最后狠狠吐出两个字:“怪物”

    郭长生笑了,对于吴秀峰的答案,满脸笑容。

    不过对于郭长生的笑脸,吴秀峰脸色一红,随即恶狠狠的道:“笑笑笑,你笑个毛线,年纪轻轻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居然能和我打成平手,这不是怪物是什么放眼全中国,估计也就这独一份。”

    “你要是有种的,你再给我找一个出来”

    说完,吴秀峰心里愤愤不平,想到自己一世英名,今天居然和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子打了个平手,这要是传扬出去,自己还不给那些老家伙笑话死。

    想到这,他哼哼两声,右手连忙拿起桌上开封的酒坛就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口灌入喉中,而这时候,他的左手依旧死死抱着那一坛未开封的酒坛子。

    一口美酒入喉,吴秀峰又露出满脸舒服的神情。

    放下酒杯后,吴秀峰突然眼神闪烁了一会,然后抬头望向郭长生轻轻吐出三个字:“宗师了”

    他没有说谁,但是郭长生自然知道,只见他轻笑颔首。

    “真入了天人合一”吴秀峰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句。

    郭长生自然笑着点头。

    吴秀峰倒吸一口凉气:“二十岁不到的宗师。”

    虽然在张坤和他打成平手的时候吴秀峰就隐隐有所猜测,毕竟身为沧州两大宗师之一,能和他打成平手的,也只有宗师了。

    可是现在郭长生明确点头,吴秀峰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惊骇,实在是二十岁不到的宗师这太过让人不敢相信。

    吴秀峰不敢说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最起码,至少吴秀峰在此之前从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数遍近代,明清,甚至更早,从没有二十岁以下宗师的记载。

    吴秀峰双眼略微恍惚,右手不自觉的拿起桌上的酒坛又给自己满了一杯。

    酒香下肚,吴秀峰缓缓吐出一口气来,这才稍稍恢复了平静,过了一会吴秀峰又恶狠狠抬起头望向郭长生。

    “你说他是你师侄你告诉我,到底是哪个老鬼,居然教出这么个变态出来。徒弟都这么厉害了,师傅肯定弱不到哪去,我一定要上门好好讨教讨教。”

    说到这,却是吴秀峰武痴的性子发作了。

    张坤就这么厉害了,他师傅说不定更厉害。有如此高手,若不能交手一番岂不是憾事

    对此,郭长生举起酒杯淡淡的抿了一口,然后轻声吐出三个字:“我大哥”

    “你不就是家中排行老大吗”吴秀峰先是一愣,随即脸色闪烁,仿佛恍然大悟,低垂着头喃喃。

    “永春梁兴”吴秀峰猛然抬头,双眼不敢相信的望着郭长生。

    郭长生淡然点头。

    看到郭长生确定,吴秀峰却连忙道:“可是,梁兴不是在四年前过世了吗”

    “没错,梁家大哥确实四年前就去世了,但张坤却是大哥生前收的第一个徒弟,也是最后一个徒弟”郭长生脸色黯然的道。

    吴秀峰的脸色也开始暗淡了下来:“永春大宗师梁兴,可谓是我今生最佩服的人,可惜。”

    吴秀峰轻叹一声,拿起酒坛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随即一饮而下。

    吐出满口酒气,吴秀峰脸上却又露出一丝轻笑:“不过梁兴能有张坤这徒弟,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再给那小子几年,梁氏永春必将再放光芒”

    吴秀峰满脸唏嘘,不过陡然间,吴秀峰脸色猛的一变。

    “不,等等,四年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