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508章 日本,冲绳
  吕老爷子来了,在张坤名声鹊起之后,顺着蛛丝马迹,悄悄来到了沧州,同行的还有周雅琪。

  两人在青岗不远的一个山坡上,远远的看了张坤一上午。

  他们静静的看着,望着那个和往常完全不一样的张坤,在努力的挥洒着汗水,然后两人离开了。

  他们静悄悄的来,然后又静悄悄的走,没有惊动任何人。

  因为,那个别样的张坤,他的努力,让吕老爷子和周雅琪最终选择了相信,等待和煎熬。

  他们选择相信张坤,等待着四个月后的比武到来,体会着痛苦的煎熬。

  而就在吕老爷子来的同一天,日本,冲绳,一片宽大的竹海中,有着一座硕大的门庭。

  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人,身穿黑色西装,不急不缓的穿过门墙正中的大门,顿时一片哼哈之声传来。

  只见门内左侧,一片硕大的空地上铺满了米白色的榻榻米,榻榻米上,上百人身穿白色练功服正在捉对厮杀。

  青年人目不斜视,从旁边走道继续前行,经过前院,中庭,然后来到最后面,跨过一道半月拱门,顿时一道篱笆院出现在青年人眼前。

  一条由白砂敷面的小道直通一座小小茶楼,道路两边缀以石组和适量树木。

  青年人身子径直前进,缓步来到茶楼前,然后蹲下腰轻轻脱下脚上黑色皮鞋,这才缓缓踏上木质茶楼踏板,然后在两道滑拉障子门前跪坐了下来,额头轻触地面。

  “老师,山本回来了”一开口,却是一口地道的中文。

  障子门内,是一间小小的茶室,四张半榻榻米紧凑铺地,大门正对一个檀木壁龛,左侧设有地炉,右侧布置着水屋,水屋内备置着供煮水,沏茶,品茶的器具和清洁用品。

  然后在茶室左侧,一张水墨画悬挂墙壁,水墨画上书一道临崖峭壁,画风冷冽,一眼望去,仿佛有身临其境登高望远之感。

  在水墨画旁,还挂有一竹制花瓶,花瓶内插着一朵白中带粉的鲜花,看上去竟有一股春意盎然之意。

  而在茶室正中,一身穿浅灰色锦缎服的中年人跪坐在一张矮小的红木茶几前,手拿一杯已经泡好的茶汤,缓缓倒入品茶杯中,期间轻嗅闻香杯中余香。

  茶汤倒好,中年人以三指取品茗杯,分三口,轻啜而下。

  饮毕,中年人放下茶杯,拿起茶巾盘上的白色毛巾轻轻擦拭完双手,这才慢慢抬起头望向那一直额头叩地的青年人。

  “起来吧”

  “是”得话,青年人才轻轻直起腰杆,笔直的跪坐在樟子门外。

  “这次的事情办得如何了。”中年人轻声道。

  “请老师恕罪,这次任务,弟子没能完成”年轻人山本头颅微低。

  中年人没有说话,安静的坐在那里,一时场面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青年人才低着头继续道。

  “弟子上周去往中国南湖后,那个打伤小师弟的凶徒早已经消失不见,弟子通过多方面的关系,都没有查到那人丝毫踪迹。”

  “后来弟子找到池家,想要通过中国公安内部网络寻找到那人的信息,结果却被南湖内地一个大家族所阻,最终不得不放弃。”

  “所以,弟子从头到尾,都没能见到那人一面,还请老师恕罪。”

  听到这,中年人终于轻唔一声,不过却始终没有说什么。

  “不过,那人似乎猜到弟子会去找他,所以他拜托别人,给弟子留了一封信”

  山本说着,从西服内衣口袋里摸出一张白色信封,双手拿着慢慢站了起来,迈着小布走到中年人对面,将信封轻轻放在茶几之上,然后倒退着一点一点回到障子门外,跪到原来的地方。

  茶室内中年人看了一眼茶几上的信封,但却没有拿起,而是望向山本:“说说你对那人的了解”

  “是”山本恭敬的点头:“据弟子调查,那打伤小师弟的凶徒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青年,高一米七五,南湖本地人,擅长拳法。”

  “根据弟子从那人和小师弟对战时的了解,那人拳法精湛,但体力似乎有所不足,总体实力比小师弟要强,但如果和弟子相比的话,弟子有九成胜算”

  “唔”中年人轻唔一声,却不说什么,反是拿起了茶几上的白色信封。

  信封没有密闭,中年人从开口出拿出一张似乎是由a4纸对切后剩下的一半纸张,翻开对折处,显露出里面的内容。

  白纸上最中留有六个明显的大字:八月十二,燕京。

  内容简单明了,一个代表时间,一个代表地点。

  若是不知内情的人来看,也许会莫名其妙,一是时间不具体,二是地点太广泛。

  不过中年人却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样就够了,因为到时候只要他出现在燕京,那么自然会有人领他前往目的地。

  反倒是他对这六个字的字形略感兴趣。

  普通的黑色中性笔所写,字迹不算潦草,但也绝对说不上好看,算不上什么某某字体,也就是方方正正而已。

  看到这几个字,再联想山本所说的描述,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站在一张桌子前,拿着黑色中性笔,随手写下这幅简单到极点的战帖形象就出现在中年人脑海。

  而除了正中六个大字外,白纸右下角还有六个小字:梁氏永春张坤。

  中年人右手慢慢擦过那六个小字,嘴角露出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

  梁氏永春有意思。

  而这时山本说道:“老师,弟子这次没有找到那凶徒,但是那凶徒既然敢说出挑战的话语,那么中武大赛那天,那人自然会出现,到时候还请老师让我,去好好教训其一顿,为小师弟报仇”

  说完,山本额头紧凑地面,满是恳求之色。

  “不”中年人神情淡然,慢慢放下手中的信封,然后嘴角一扬:“我,亲自去”

  话一出口,障子门外的山本猛的抬起头,脸上露出惊骇之色,满眼不敢相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