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526章 爸,晚安!


    牛肉馆,说是带着个馆字,其实也就是个大排档。

    其主营各色牛肉菜肴,以货真价实,份大量足而闻名,深的附近中低端消费人群的喜爱。

    而到中午,张德海带着一大票汗水淋漓的工地汉子挤了进来,算上张坤,共计十五人。

    他们找了张最大的桌子,然后插了几条凳子,勉强算是挤了下来。

    因为是提前订的餐,所以人一到齐厨房便开始上菜了。

    姜丝牛肉,凉拌牛肉,大片牛肉,牛肉炖红薯粉,牛肉烩三丝,土豆牛肉,牛肉干锅,外加一些蔬菜类,满满一大桌子,看的人垂涎欲滴。

    别小看虽然总共才十个菜品,但每一份都是大盘,份量十足。

    这一桌下来,足足花了张德海六百多块,其中消耗的牛肉起码十斤以上。

    香浓的牛肉,再每人来上一瓶冰镇爽口的啤酒,在这酷热的八月,当真是一番享受,所有人俱是大快朵颐。

    下午张坤三人继续搬砖,直到夜幕降临,明月高悬。

    十点,其他人都开始准备收尾,张德海这才来到张坤身旁。

    “一会我带你去找宾馆开个房,辛苦一天了,好好休息”张德海拍了拍张坤背上粘着的水泥,轻声道。

    张坤先是一愣,随即摇摇头:“不去”

    顿了顿,张坤又道:“我今天不是看到工棚里还有空板子吗,去宾馆干嘛”

    “再说了,辛苦一天,好不容易赚点钱,这要是全送宾馆里,那我不是白干了”

    张德海愣了,随即笑了起来:“行啊,你小子也知道赚钱辛苦了嘿,不过,钱要省,但该花的时候也还是要花的。”

    “工地条件不好,这大热天的,连台风扇都没有,更何况,晚上蚊子一大堆,你小子还是去宾馆好好呆着,免得大半夜的我还要去给你找地,到时候可就不好找了啊”

    张德海如此说,张坤却还是摇头:“不去,我就睡工地”

    张德海吧的一下嘴巴,双眼一瞪:“你这小子。”

    张德海想说些什么,可是望着张坤那认真的双眼,最终砸吧了下嘴巴,然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

    “还是那倔的要死的臭脾气,好,你要睡,我让你睡,但是先跟你说好了,到了半夜,我可不陪你再去找宾馆”

    张德海狠狠道,张坤脸上立刻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看着张坤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张德海狠狠的脸顿时变得无奈了起来:“臭小子。”

    确认张坤不会再改变主意后,张德海无奈只能去帮张坤收拾个床铺出来。

    所谓的床铺,其实也就是几块空心水泥砖加上一块大大的三合板,然后再铺上一张凉席外加一张薄薄的毛毯。

    等到老爸收拾好,张坤也和其他那些收尾完成的工友,一起拿着水管集体冲凉完毕,然后张坤坐在临时铺就的床板上,双手抱膝,看着老爸张德海在工棚内微弱的灯光下,拿着一个记事本,在上面写写画画。

    上面会纪录一些工程进度,工友上班加班情况,还有一些特殊事件及处理结果。

    捣鼓了小半个钟后张德海才一人拿起毛巾出去冲凉。

    深夜,工地灯光渐渐熄灭,工棚内,其他工友已经渐渐入睡,而张德海也已经躺在了床板之上。

    张坤枕着自己的衣服,肚子上盖着薄薄的毛毯,透过头顶依稀射入的月光,望着远处老爸的身影。

    爸,晚安

    张坤心里默默道,说完双眼一闭,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之后两天张坤也一样帮着老爸的工程队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大多是体力活,偶尔也会做点调控升降机或者开搅拌机之类的半技术活。

    这三天里,张坤除了吃饭,从没有离开过这个工地,即使是吃饭,也要和老爸形影不离,有时上个厕所,也要和老爸搭个伙。

    就这么到了第三天夜晚。

    月色已经来到正中,凌晨两点,所有工友都已经进入了熟睡状态。

    疲劳了一天,夜晚是身体唯一的休息时间,所有人都陷入了最深层次的睡眠状态,即使有个别工友呼声如雷,但所有人都仿佛毫无所觉。

    而在那些极少数打呼噜的人中,张德海也是其中一个。

    “原来,老爸睡觉也是会打呼噜的啊”静静站在张德海床边的张坤脸上露出一丝轻笑。

    月光下,张坤穿着短衣短裤,静静站在床边空地,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床上熟睡的身影。

    他的双眼死死望着,一动不动。

    张坤脸上由轻笑,慢慢变为沉默。

    月光在缓缓移动,张坤望着熟睡的老爸,沉默的脸颊,莫名两丝清流出现。

    滴,滴,滴。

    一滴一滴清流滑落脸颊,坠落地面,散成一朵朵晶莹的泪花。

    工棚内始终沉默。

    “爸,那我回去了啊”清晨的阳光中,工地里,张坤背着旅行包,向张德海挥了挥手。

    “终于舍得回去了,这些天不知道耽误了我多少事,赶紧滚蛋。路上注意安全”张德海没好气的道。

    “知道了,爸。”张坤嬉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朝着工地外走去,不过刚走几步,张坤顿了顿身子,然后转头望着身后还站在那里望着他的张德海,大声道:“爸,您也保重啊”

    张德海先是一愣,这小子对他也知道用敬语了

    张德海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容,不过当他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视线中的张坤已经渐渐只剩下模糊的背影。

    “这臭小子”张德海笑着摇了摇头。

    张坤走了,并不是回家,而是从西横直接来到了南山市机场。

    张坤坐在机场候机室,呆呆的望着玻璃窗外湛蓝的天空。

    而在张坤身前,一个久违了的身影悬浮在半空。

    梁老爷子低沉着脸,看着面无表情望着窗外的张坤。

    “张坤,我们不去了,回家吧”

    憋了很久,梁老爷子最终还是将这句话说出来。

    发呆中的张坤眨了眨眼,仿佛刚回过神来,愣愣的转头望向旁边一脸低沉的梁老爷子。

    张坤嘴角一扬,笑了,满脸说不出的轻松笑意,过了一会,张坤轻叹一声,然后开口了。

    “老爷子,我曾经听过一句话。人生一世,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张坤从来到这个世上已经十七年,这期间有着太多的事是我想,但却不敢做的。其中我有无所谓,也有过后悔。对那些后悔的事,我会伤心,会难过,但日子该过还是要过。”

    “可是,现在这件事我却不打算让自己再后悔。”

    “什么是中国武术,曾经有一个人用他的生命告诉了我。那么这一次就该轮到我用生命去告诉世界,这就是中国武术”

    张坤斩钉截铁的道,说完,张坤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望着手中的机票。

    南山市至燕京,八月十一日,十二点。

    燕京,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