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529章 接机
  秦司长满脸堆笑,面向前方三拨人影。

  一个中央中校还好说,虽然其所在单位特殊,又是领导身边人,但他倒也还不怵,至多也就是不去招惹,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可是交通部常务副部长翁勇。

  就算不提那隐隐的传闻,光是副部长那三个字,就足以将他压的死死的,更何况在副部长前还加了常务二字。

  一个实权部委的二号人物,即使放眼全国,那也是数得着的大人物了。又岂是他一个小小文化部副司长所能招惹

  至于张老总大秘,那就更不用多说,那是即便是他们部委老大见了也要含笑招呼的。

  秦司长满脸笑容,但心里却不停打鼓,背后更是冷汗直冒。

  这三拨人,一拨比一拨厉害,没有一个是他所能招惹的。

  而且,看这三拨人的架势,似乎也是来接机的。

  这是有什么大人物要来

  可是那也不对啊,如果是有大人物的话,那肯定是走专用通道啊,甚至直接就是停机坪内等候了。

  虽说想要让机场打开专用通道,或者直接进入停机坪接机并不容易,那中央的中校和交通部办公厅二秘或者都差点,但是张老总大秘那绝对是没问题啊。

  张老总什么人,入了常的啊。

  虽然一时搞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没有去专用通道,但是只要一想到他们可能也是来接机的,秦司长身上的冷汗那是止都止不住。

  一个甚至需要张老总大秘亲自来接机的人物,你跟我说要拉横幅接待什么外宾

  一想到这个问题,秦司长就恨不得立刻转身就走。

  可是,不行啊。

  怎么,看到我就走,我是吃人啊,还是说觉得我是洪水猛兽

  你这是做给谁看呢还是说打谁脸呢

  秦司长绝对不想因为自己的冒失,然后造成类似这种的误会,真的不想。

  那中校和二秘还好说,领导的身边人虽然紧要,但不去招惹就是了。

  而常务副部长的秘书,厉害虽然厉害,但两人终归不是一个部委,所以秦司长倒也不怕什么。

  可是张老总大秘。

  也不说在张老总面前歪嘴什么的,领导眼里就没有他这种小人物。

  可是就算只是那位大秘本人,拿捏他一个文化部小小的副司长那也是轻轻松松的。

  那可是正厅,正厅。

  比他还要高一级呢,更何况还是在中央办公厅那种地方。

  秦司长想走,但不敢走,也不能走。接待任务还没完成,他回去也交不了差啊。

  就在这种尴尬的时候,旁边的郝司长突然碰了碰他的肩膀,说出了一个提议。

  “要不,我们去找机场方面,让他们帮忙开一个临时的小通道”

  郝司长话一说完,秦司长便是双眼一亮,连忙点头。

  好主意,开个临时的小通道,错开和领导们一起接机的尴尬,而且这样他们也方便展开接待工作。

  至于这样会不会显得怠慢了一些,那又如何,总归也不过是一些外宾而已,很普通的外宾。

  “那好,我有个老同学在机场工作,我去找他想想办法”看到秦司长点头,郝司长连忙道,说完,便急匆匆的转身而去,找他那老同学去了。

  十几分钟后,郝司长便在一个脸冒油光的微胖中年人的陪同下回来了,看去,正是这接机大厅的负责人。

  郝司长去找了他的同学,说清楚缘由后,他的那位同学便向他引荐了这位。

  负责人在来到秦司长等人面前后,握了握手也没多寒暄,便引导着这一拨人朝着大厅一边走去,直接来到靠墙的钢铁护栏前,然后招呼来几个大厅的工作人员,将护栏打开。于是一个一米来宽,可供两人出行的通道便出现了。

  这里原本就是一个员工通道,所以打开十分方便,只是进出口不大而已。

  打开了这个临时通道后,接机大厅的负责人便告辞离开了,只不过在快要消失的时候,他的双眼隐隐望向远处三拨人影,额头的汗水也再次淋淋流下。

  郝司长去找帮忙,那么自然是说清楚了缘由,这其中若有若无的就点出了那三拨人的身份。

  在知道那三拨人里,居然就包含了中央,交通部,中央办公厅的人后,他好不容易才压下想要凑上前去为领导服务的心理冲动。

  领导们既然来了机场,但是又没和他们打招呼,那么自然就是不希望有人去打扰。这时候他上去,那不是招人厌吗。做人,还有没有眼力价了

  不过他已经在考虑,一会是不是要充当一下门童,或者机场服务员之类的,帮领导提下包,送个行礼什么。不说在领导心里弄个什么印象,留个眼熟也好嘛。

  而在接机大厅负责人离开后,郝司长和秦司长便连忙着手安排起了接待工作。

  这原本就时间匆忙,再加上刚才耽误的一会,算起来,飞机差不多快要降落了,所以他们必须加快速度了。再次重申了一遍接待工作的明细划分,然后将一些需要准备的东西准备一下。

  不过考虑到旁边还有领导在接机,那么原本准备的那些较热闹的东西就不必拿出来了,比如献花什么的。

  毕竟万一这要是外宾和领导同时出来,你给一个外宾献花,那你把领导的面子往哪放

  所以类似献花之类动静比较大的,在郝司长和秦司长商量过后全部放弃。

  不过这横幅还是要拉的,没办法,来迎接外宾,多少还是要一点撑门面的东西,更何况这也是最起码的礼仪。

  于是两位男同志,手持横幅撑杆,左右一字拉开。

  远远望去,横幅红底黄字上书:热烈欢迎中日青少年武术比赛日方武术交流团来到中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