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538章 金丝玉缕衣


    郭长生四人面色惊疑不定,因为他们只是因为薛斋说出孙琦的名字,然后再看到东西,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传说中的一件东西,但却始终并不能完全肯定。

    可是薛斋在看到檀木箱内的物品时,却一眼便能确定,这便是传说中的那件事物。

    正因为其确定,所以,当看到那事物时,即使以薛斋的涵养,却依旧忍不住满脸呆滞,然后不由自主的吐出五个字来:“金丝玉缕衣”

    “什么,真是金丝玉缕衣”听到薛斋不由自主吐出的五个字,郭长生也忍不住惊呼。

    而旁边众人,在听到这个名字后,所有人脸上都不由露出惊骇之色,目光顿时全部汇聚到了檀木箱内那白色事物之上。

    显然,虽然他们一开始并没有认出这东西是什么,但是他们却起码都曾经听说过金丝玉缕衣之名。

    在场众人,只有张坤依旧一脸疑惑。

    金丝玉缕衣到底是什么东西嘛听名字好像是一件奇怪的衣服之类的。

    张坤仔细将檀木箱内的银白物品看了很久,却依旧看不明白。

    可是,再一看周围人那一个个惊呆的目光,最终张坤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心,开口问了出来。

    听到张坤的问话,郭长生勉强回过神来,双眼依依不舍的从檀木箱内那白色事物上移开,然后脸色慢慢变的严肃了起来,望着张坤开口道:“要说这金丝玉缕衣,必须先说一个人,虎头少保孙禄堂,你可曾听说过”

    张坤茫然摇头。

    从张坤接触武术开始到现在,还不到八个月的时间,而这些时间里,他又大多是在努力锻炼自己,所以对于武术界的一些奇人异事知道的并不多,甚至可以用孤陋寡闻来形容。

    虎头少保这个名号倒挺响亮,可是孙禄堂这个名字,他却真真第一次听闻。

    看张坤如此模样,郭长生心里暗自轻叹一声,随即正色道:“要说起这虎头少保孙禄堂,那当真是我国武术界一大奇人。”

    “具记载,孙先生出生咸丰十年,八岁习武,十二岁开始修习形意拳,师从郭云深,潜心深造八年,后与门内外同人交流切磋,未尝一败”

    “后二十二岁,孙先生赴京,拜八卦掌宗师程庭华为师,研习八卦掌。却仅习数月,便得八卦掌之精微。后与人切磋较技,未遇其匹。”

    “次年,在程庭华大师的劝导下,孙先生效仿当年董海川公,访游天下。”

    “历时三年,孙先生踏遍中华十一省,访少林,朝武当,上峨眉。但闻有艺者,孙先生便不辞远避险阻,必亲访之。”

    “三年后,孙先生再回保定之时,其武功便臻造极至境,据传可腾身走临空,慧剑射神光。”

    “据一前辈书文记载,那时的孙先生,应该便已经入天人合一,达宗师之境时年,孙先生二十八岁。”

    “后孙先生娶妻生子,潜心习武十五年。其四十三岁,清庭举行天下英雄会,光邀南北各派武术高手前来比试,孙先生亦前往。”

    “经过轮番比试,孙先生技压群雄。就在那时候,孙先生便获得了虎头少保之称,并享天下第一手之誉。”

    “孙先生四十七岁,徐世昌慕先生武艺绝伦,聘先生为其幕宾。恰逢欧洲格斗冠军彼得罗夫途径奉天,经俄公使馆提议,孙先生与彼得罗夫比试一场。”

    “孙先生应邀前往,比试中,交错间,孙先生轻松获胜,当时这一消息,震惊海外。”

    “孙先生五十二岁,与太极拳名家郝维祯相识,并后机缘救助郝维祯于病困之间,挽其性命。郝维祯为感激孙先生救命之恩,便将其所习太极拳法相授。”

    “次年,孙先生参加世界大力士格斗大赛,以全胜战绩荣获总冠军,震惊世界”

    “孙先生六十岁时,日本天皇派遣全日本柔术冠军坂恒一雄前来中国向孙先生挑战,孙先生轻胜之。”

    说到这,郭长生仿佛慢慢进入了自己所述说的世界,整个脸上布满憧憬之色。

    过了好一会儿,郭长生才慢慢回过神来,看着张坤依旧一脸期盼的望着自己的继续讲下去的目光,脸上不由一红,随即咳嗽一声,然后继续道。

    “总之,孙先生一生传奇,大小比武数百场,无一败绩。所以,孙先生被公认为民国第一高手,享有武圣,武神,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等称誉。”

    “并且,据说孙先生一生三入天人合一,形意,八卦,太极俱都入了宗师境界,所以又被人称为三项全能宗师。”

    “好,好厉害”张坤已经完全目瞪口呆了,想不到,这世上还曾出现过这样的人物。

    一生从无败绩,公认天下无敌。

    拳打欧洲第一,脚踢日本冠军。

    英雄会惊全国,格斗赛惊世界。

    如此人物,一生风采,即使想想,都令人热血沸腾。

    “不过孙禄堂先生能有如此成就,除了其一身武术精湛外,还有一件东西占据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就是金丝玉缕衣”郭长生目光再次转向檀木箱中银白的物品,眼中神光闪烁。

    “据说,金丝玉缕衣是由特殊金属抽丝,配合南疆冰蚕丝,以特殊工艺制作而成。制成后,其面料柔软,无任何金属之质感,仿佛丝绸。”

    “却又有刀枪不入之能,火烧不破,水侵不湿。穿着在身,如果拳脚相加,十成力道凭空便会卸去一二成。仅此一点,金丝玉缕衣便可称之为当之无愧的奇物。”

    “孙先生穿此衣,纵横天下,不仅数百战无一败绩,更是造就浑身肌肤无暇,让所听闻者,无不惊叹”

    “所以,金丝玉缕衣对于我们武者而言,可谓价值连城,不可估量。”

    说来说去,郭长生总结来就一句话:太贵重了

    郭长生轻叹一声,然后正色望向孙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孙禄堂前辈的后人”

    “不错,正是高祖父。”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孙琦面露一丝轻笑,毫不犹豫的道。听着郭长生说起自家高祖父的一生,他也与有荣焉。

    “果然没错,那么你手里提着的,就是金丝玉缕衣”郭长生双眼紧盯孙琦,不放过孙琦脸上任何一丝变动。

    孙琦轻笑点头:“正是高祖父曾经穿过的金丝玉缕衣”

    看着孙琦说话间,脸色神情无丝毫变化,郭长生终于确定,他眼前所看到的檀木箱内,正是传说中的那件金丝玉缕衣。

    面对这件传说中的物品,郭长生却突然面露苦笑,黯然摇头:“孙先生,感谢你们的好意,可是,这东西太过贵重,我们恐怕不能接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