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545章 那个人,我认识

霉运阴阳眼 第545章 那个人,我认识

  紫禁城内,两道身影猫着腰快步走着。

  袁雅竹在前,耳朵竖着,观察四周任何一丝响动,偶尔奔跑中会猛然停下身来,然后拉着梦桐躲进角落,直到前方巡查的大兵哥哥走过后,才会悄然继续。

  有时候发现必经之路的门口有人守卫,两人则会寻找低矮处攀爬而过。

  一路走来,别看躲躲停停的,两人还真就慢慢接近了演武场。

  在爬过一道窗檐后,两人钻进一个大殿,金碧辉煌。

  两人小心的确认了一下周围没人后,便弯着身子,快步朝着前面一半撑开的窗户走去。

  来到窗户底下后,两人丝毫不顾淑女风范,径直坐在地上。

  这一番禁宫之行,袁雅竹还好,梦桐可是早就汗流浃背,满头柔顺的发丝都被额头的汗水弄的黏在了一起,白皙的小脸更是红彤彤的如同苹果。

  不仅体力上的辛苦,再加上一路行来,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唯恐被警卫发觉,精神上的损耗也让人十分难受。

  直到此时终于到达目的地,梦桐心里一松,哪还管什么淑女不淑女的,直接背靠着门板,坐在地上大口喘息。

  旁边的袁雅竹就要好的多,毕竟有武术底子在身,休息了一下后便恢复了正常,笑望着旁边大口大口喘息的好友:“怎么样,刺激吧”

  梦桐一愣,没好气的瞪了袁雅竹一眼,似是不满,不过很快她又扑哧一笑,然后连连点头。

  还别说,今天这一趟禁宫之行,虽然才十多分钟,但确实是梦桐有生以来最刺激的一回。一路上警卫无数,还要时刻担心被抓。

  要知道,如果她们两个被抓,即使是以她们的,那也是少不了一顿处罚的,这可是张伯伯亲自下令的任务。

  不过好在她们总算平安抵达目的地。

  休息了一会后,两人对视一眼,便慢慢站起身来,然后两个小小的脑袋伸出窗檐,一片巨大的演武场立刻出现在她们眼中。

  这座大殿离演武场不远,就一百米远不到,再加上地势颇高,所以站在窗户旁,从上而下,正好可以一览演武场全部。

  虽然因为距离的关系看的不是太清楚,但是再加上望远镜,那就完全足够了。

  袁雅竹一脸窃笑的取下胸前的军用望远镜,然后放在眼前,视线立刻前伸,举目望去,演武场一举一动无不在其眼中。

  袁雅竹看了一会后,便将望远镜交到梦桐手中。

  早已经对这场高规格的中武充满好奇心的梦桐,接过望远镜后立马兴奋的举起望了过去。

  一排排古色古香的木椅,一些奇装异服的汉子,有老有少,有胡须飘飘的老者,有精神奕奕的汉子,有古装长袍,有陈旧中山装,有新潮韩服,有笔挺西装。

  人物各异,但无不精神抖擞,一个个精气神饱满,看上去就不似一般人。

  倒也有一种华山论剑的感觉。

  梦桐满意点了点头,然后镜头转动,慢慢望向正中被红线圈出的擂台。不过当梦桐看到擂台中,那一身银白的张坤时,梦桐脸色陡然一僵,双眼猛睁,瞳孔放大,随即嘴巴猛的张开,正要一声惊呼。

  陡然间,一纤细小手猛的捂住她的嘴巴,然后一把将她拉了下来。

  袁雅竹紧紧捂着梦桐的樱桃小嘴,一脸紧张,待等了一分多钟后,周围没有任何异常,这才脸色稍松,然后满脸怒容望向梦桐。

  “梦梦,你搞什么,突然就要叫一声,要不是我发现的快,我们就被人发现了”

  梦桐被袁雅竹捂着,不停的挣扎,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尤其是听到袁雅竹的话后才想起,她们这次可是偷渡进来的,万万不能被发现,否则就惨了。

  想到这,梦桐立刻停下了挣扎的身子,然后努力平息着自己心里的惊骇。

  待袁雅竹觉得梦桐冷静的差不多后,这才慢慢放松了捂着的手。

  嘴巴终于被解放了,梦桐立刻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以补充刚才造成的吸氧不足。

  而袁雅竹在梦桐喘息了一会后,依旧一脸不满:“梦梦,你刚才到底怎么了,突然莫名其妙就差点叫出来。”

  “你别看我们离擂台远,五六十米,可如果你刚才真叫出来,我可以说我们百分百被人发现。”

  “那下面坐着的可都是一方武术高手,这么点距离,只要有稍微大点的动静,都逃不过他们的耳朵。”

  “更何况,里面还有四位宗师,宗师你知道吗算了,你不是武术界的人,跟你说你也不懂,你只要知道,那些都是变态,不能以常人对待。”

  袁雅竹一番语言轰炸,梦桐却仿佛一个字没听进去,一脸呆傻,然后陡然道:“那个人,我认识”

  袁雅竹一愣:“哪个人”

  “就是站在擂台上那个人,那个穿银白色衣服的”梦桐稍稍回过神来,然后脸带苦涩的道。

  “什么你认识他怎么可能”袁雅竹一脸仿佛见鬼的模样,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然后满脸怪异的望着梦桐:“你知道他是谁吗”

  梦桐摇了摇头。

  袁雅竹怪怪的望着梦桐,然后道:“你不知道,我告诉你,他是我国最年轻的武术宗师。”

  “好吧,也许说宗师你不懂,但这样说吧,我们整个国家十三亿人口,现有的武术宗师还不到二十位,从这个比例里你能看出什么吗近一亿人才几乎出一位武学宗师。”

  “可以说,这些宗师,每一位对中国武术界都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可谓泰山北斗,举足轻重。”

  “而且,你说的这位还不仅是武术宗师,还是近千年来最年轻的一位,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潜力”

  “自从他的消息传出来后,他几乎就成了我们武术界年轻一辈的楷模,所有人的信仰,神话般的存在,一辈子追寻的目标,你跟我说你一个不是武术界的,认识他”袁雅竹一脸哭笑不得。

  袁雅竹说了这么多,梦桐却依旧双眼略显呆滞,咽了咽口中的唾沫,然后呆呆的吐出一句话来:“我只知道他姓张,好像还不到二十岁”

  袁雅竹脸上的笑容一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