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549章 未闻先觉
  宫本田冲的狂笑充斥全场,所有人都被宫本这一刻所表现出的强势为之一压,即使以武术宗师的气度,郭长生四人也是面色难看。品 书 网

  甚至连不是武术界内的吕老爷子,和早已经在体制内早就熬炼出“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的张总大秘,此时也是脸色变换。

  唯有一人,张坤静静的站立在擂台中央,淡淡的望着那狂笑不已的宫本田冲:“第一,诸位前辈之所以不与你一般见识,是因为今天的擂台是属于我的,你今天的对手只有我。”

  “第二,你,没有以后了。”张坤声音淡然,仿佛只是在述说一件很普通的事一般。

  宫本田冲的狂笑为之一窒,随即转头望向张坤,嘴角慢慢扬起:“你很有自信”

  宫本田冲慢慢说着,陡然身形瞬间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张坤身前,一脚狠狠踢向张坤胸口。

  张坤面不改色,双手在宫本田冲消失之时便自然而然交叉在胸前,双臂鼓起之时,宫本田冲一脚正好踢来。

  “砰”的一声,张坤脚下不动,身形却在石砖之上滑退一米来多。

  一脚势大力沉踢退张坤,宫本田冲脸带笑容,慢慢收脚。

  “有信心是好事,但如果一个人对自己太有信心,那就是自大了。而自大,有时候是会要人命的。”宫本田冲一脸轻笑的道。

  张坤慢慢放下双手,抬头望向宫本,双脚突然一晃,身子瞬间变得模糊了起来。

  宫本田冲嘴角咧出一丝冷笑,嘴里轻喝一声,胸腔鼓动,腰腹肌肉瞬间紧张,同时右手成刀,猛的劈向右侧空处。

  张坤的身影瞬间出现,左手成掌,手心向上,从左侧划弧带着破空之声击向宫本颈部,这是永春中有名的转腰云手,不过却是被宫本田冲一记手刀挡住。

  接下一记云手,宫本田冲冷笑一声,正要化掌刀为拳反势而攻,不过陡然一道黑影从虚空中现。

  张坤右肘轮圆,衣衫鼓动间,狠狠打向宫本面门。

  想要反攻已经来不及,宫本田冲双手以“三战”“转掌”化闭手形,接上了张坤一记肘击。

  龙筋虎骨金刚劲。

  闭手之下,宫本田冲依旧被巨力轰退三步。

  张坤冷漠站在原地,淡然的望着宫本:“刚才那句话还给你”

  宫本田冲眼角一动,脸色也渐渐阴沉了起来,冷哼一声:“口舌之勇”

  冷冷吐出四个字,宫本田冲终于不再说话,脚下化内八字,与肩同宽,互相垂直,是刚柔流中最著名的三战型中唯一的步法三战立。

  手上则双掌,一前一后,双眼如鹰视,带着刺目的神光紧盯张坤,同时,随着其一呼一吸间,一股沉稳的大势慢慢铺开。

  虽然不知道空手道有没有气机一说,但这种大势却正如武术宗师天人合一之后领悟的气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被气机覆盖,任何一举一动都会被感知,在古代有一句话就很好的体现气机的效果:未闻先觉。

  与此同时,张坤也慢慢摆出起手式。

  双腿自然分开,略于肩宽,全身肌肉关节放松,两手一前一后放在胸前,掌心相对,手指并拢,鼻呼鼻吸,全身入静。

  两人气机缠绕,陡然,宫本田冲脚下一鼓,人如猎豹扑出,瞬间来到张坤身前,一手单扬,仿佛螳螂之镰,划向张坤脖颈,另一手兜在胸前,带着破空之声由下而上勾去。

  宫本田冲瞬间发劲,全身外露的肌肤青筋鼓动,密密麻麻缠绕在身,看上去尽甚是恐怖。

  擂台外所有看到这一幕的都是双目一凝,因为只有他们才明白这代表着宫本田冲的武功已经到达出神入化之境界,细致入微,能通过毛孔内脏,控制体内每一条血管。

  他对身体的掌控,已然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这样的人,在中国武术界,无一不是武术宗师。

  宫本田冲来势汹汹,张坤也面无惧色,直面宫本中线,沉肩坠肘,含胸拔背,以小念头拍三品掌,寸劲勃发。

  两人瞬间短兵相接,张坤小念头,伏虎手,藤圈手轮番转换,以寸劲发力,融合摊、膀、伏三精要,注重中线、埋踭、朝面追形、左右兼顾、来留去送等实战要点,双手快如闪电,防守更是风雨不透。

  转看宫本田冲,刚柔流主攻霸手型,天卷,空卷,白龙,虎鹤,云手,十战轮番使来,口中更是哼哈不断,筋骨雷鸣,一招一式,一拳一脚无不势大力沉。

  擂台之上劲风舞动,拳爆之声宛如鞭炮轰鸣,擂台地砖更是剧烈震动,甚至擂台边缘一些石子都受到地面的震动纷纷跳了起来。

  两人身形闪动,快若奔雷,脚下步法变换不定,拳似轰雷,掌似锋刀,直看到擂台下众人如痴如醉。

  四大宗师眼神闪烁,脑海快速转动,看到偶尔妙招时,总是会想象着擂台上若是自己会如何对付。

  而其他众人更是目不转睛,吸收着张坤和宫本田冲对战中所表现出来的动作精髓,意境变换,招式转合之精要。

  张坤和宫本田冲俱是中日武术一时之选,都有着问鼎第一的实力,两人一战,可供旁人学习的太多太多。

  甚至远在擂台七八十米之外,那座宫殿内的欣梦桐和袁雅竹也是一脸目瞪口呆。

  “这就是武术宗师武术界真正顶尖高手的实力”袁雅竹喃喃道。

  袁雅竹虽然同是武术界内人士,但她也从没见过如此高水准的比武,尤其这一场还是生死之战,张坤和宫本田冲两人更是拿出了压底箱的本事。

  两大宗师对战,对她而言,冲击之大,简直无可想象。

  而欣梦桐,她虽然看不懂擂台之上两人的实力,但是她对于自己相机屏幕上拿两个模糊的身影完全惊呆了。

  居然速度快到连相机都无法捕捉的程度,要知道,她的相机可不是便宜货啊。

  这得快到什么地步啊

  而就在众人或沉醉,或惊讶之时,擂台之上场面陡然转换。

  宫本田冲“砰”的一声倒飞了出去,三四米之远,直到擂台边缘,才轰然落地。

  “好”擂台下木椅上一部分中青年兴奋大叫。

  “小日本被打飞了,好,张宗师好样的”

  不过最前方的四大宗师却全都眉头紧锁,一言不发,全都静静的望着擂台之上打飞宫本田冲之后站在原地的张坤。

  只见张坤静静站在原地,光滑的脖颈上,突然出现一道红线,接着,丝丝鲜血从伤口滑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