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552章 热血,冲动,固执,倔强

霉运阴阳眼 第552章 热血,冲动,固执,倔强

  擂台之上,宫本摇了摇脑袋,昏沉的脑子清醒了一些,然后转头望向仍旧趴倒在地的张坤,嘴角咧出一丝冷笑。

  想不到居然能和我打成这样,还这么年轻,果然不愧是天纵之才,若再让你多练两年,说不定我还真不是对手。

  不过可惜,要结束了。

  宫本冷笑着,正要上前结束这场比武,不过,他身子刚动的瞬间陡然一僵,整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股强烈无比的杀意,从远处东方陡然出现,死死的锁定着他。

  宫本脸色不变,但心地却猛的一沉。

  狙击手。

  宫本一动不动,若是往常,遇到这种情况,他肯定立马闪躲,以他的速度,只要不是狙击手在锁定的第一时间开枪,他总能想办法躲开,甚至让狙击手根本无法锁定。

  可是现在,和张坤一战,他的实力急速下降,却是已经做不到这些了。

  所以他只能站在原地,然后等,等待最佳的时机。在狙击手开枪的瞬间,那零点几秒,将是他唯一的机会。

  而就在宫本被狙击手牵制的时候,张坤模糊的双眼渐渐恢复清明,他的眼前渐渐出现观看席上的众人。

  阴沉的崔彬端,黯然的薛斋,苦涩的吴秀峰,低头不言的郭长生,右手高举的吕老爷子。

  望着高举右手,满眼杀意的吕老爷子,张坤混沌的脑袋仿佛电击一样陡然回过神来,张坤猛的张开嘴想要大叫。

  可是在他开口的时候,因为胸腹的挤压,因为肋骨的断裂,因为内腑的受伤,开口之时,一股气血陡然涌了上来,鲜血再次喷洒。

  张坤的异常顿时吸引了前面众人的目光,所有人全都望向张坤,吕老爷子看到张坤又一次吐血,心里一揪,同时眼神中闪烁的杀意更加明显,高举的右手正要紧握,发出必杀的指令。

  张坤心里大急,嘴里充斥着血腥之气,开口不能,张坤只能猛的摇头。

  可是在摇头的时候,因为用力过甚,导致脖颈处传来剧烈的疼痛,张坤脑海一晕,差点昏迷了过去。

  不能说话,不能摇头,张坤只能用着祈求的目光望着吕老爷子,脖子用最小的力气一点一点摇着,嘴巴带着血丝张合:不要。

  张坤不停的张嘴,不停的摇头,满是伤痕的脸上充满祈求。

  吕老爷子浑身一僵,他望着那个十七岁的少年,抱着幸福陪着她度过快乐生日的少年,那站在手术台上,拼尽一切挽救幸福生命的少年,那个在花园里,轻摇着秋千,陪着幸福一起欢笑的少年。

  此时的他,浑身伤痕,眼角开裂,嘴唇渗血,地面一滩血渍,他在干嘛

  你一个学生,一个医生,一个神棍,你他妈什么时候武术界的事也要你来管了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屁,你就一臭小子,一个十八岁不到的臭小子,你他妈还没成年呢。

  这天底下是不是没有你就不用转了

  而且,五个月不要命的训练,拼死一战,你做的够多了。

  不想以后抬不起头来你他妈有什么抬不起头的。

  要说抬不起头,那也是中国武术界那些“高人”,居然要你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来承担这些不应该属于你的责任。

  中国没人了吗

  如果以后我这一摊子家产交给你监管,谁敢让你抬不起头

  吕老爷子咬牙,怒视着那不争气的小子。

  都这样了,你真不要命了啊。

  你不要命,幸福还想要她的大哥哥呢。

  吕老爷子眼中凶光闪现,高举的右手正要猛的握下。

  可是,眼睛一睁,呆呆的望着张坤不停摇头的脸上,那眼角滑落的一丝晶莹。

  吕老爷子呆住了,正要紧握的手僵在了那里。

  你哭了为什么要哭

  吕老爷子呆呆的望着那一丝晶莹泪滴,划过脸颊,划过嘴角的血渍,慢慢由晶莹变的红润浑浊,然后哒的一下,滴落在地砖之上。

  老爷子的心仿佛瞬间空了,脑海一片空白,眼睛里只有那一滴血泪洒落的花纹。

  老爷子的手僵在了那里,举着,想握,但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阻止他,那一拳却始终握不下去。

  他望着张坤,呆了很久。

  少年人的热血,冲动,固执,倔强吗

  可是,值得吗

  老爷子带着老人斑的脸一点一点沉了下来,突然,老爷子露出一丝苦涩,高举的右手慢慢,慢慢的放了下来。

  也罢,命是你自己的,你想怎么就怎么吧。

  老爷子再次恢复了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微微闭上眼,拄着拐杖,不言不语。只是脸上的阴沉死死不散。

  看到吕老爷子收回手,张坤脸上一松,然后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嘴巴轻轻张合:谢谢

  而看到吕老爷子闭上双眼再也不看他一眼,那一脸心死的模样,张坤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老爷子,我何尝不知道您是为我好,可是,今天我既然站在了这里,那么此时此刻我所代表的就不在是我一人。

  我可以没脸没皮的继续活下去,但是中国武术不行。

  既然是我自己执意要一意孤行发起了这次挑战,那么一切苦果自然都将由我自己承受。

  而且,比武还没结束,我还没有输,也不会输。

  我不想死,也不能死,老爷子,看着吧。

  张坤嘴角咧出一丝笑容,然后深呼吸,强忍着胸前肋骨断裂传来的剧痛,然后双手撑地,一点一点慢慢站了起来。

  ...